• 第19章 嗯,不去!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6本章字数:1252字

    简容烟漫不经心一笑。

    “说来听听。”

    “这场相亲,我是被家里逼着来的。简少你风流倜傥,年轻有为,我真的望尘莫及,高攀不上。”海棠压低声音,“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

    简容烟笑容清冷,疏离。

    “恰好,我对你这种没长开的黄毛丫头,也没兴趣!”

    海棠心里那叫一个爽。

    “那就下周六吧。我们不见不散。”

    “一言为定。”简容烟带着下属离开茶楼。

    海若连等候多时也不见简容烟,心急火燎推开包房的门。

    “都这个点儿了,简少怎么还没来。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用问了,爸,简容烟刚才来过,看我不顺眼,就走了。”

    海若连一脸诧异,“怎么会不顺眼呢?你们有过语言交流?”

    “有啊,简容烟说她喜欢的是妩媚妖娆的小妖精,我这个没长开的黄毛丫头入不了他的眼。”海棠故意摆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海若连长叹,语气尽是无奈。

    “我们回家吧。”

    “爸,我还有一大堆功课呢,我回学校啦。”海棠还惦记着君靖离的午餐。

    “回吧,回吧。”海若情绪低落。

    海棠如同出笼的鸟儿奔出茶楼。

    君靖离早就在西餐厅的包间等她。

    “你来的好早。”海棠笑着给他打招呼。

    他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双目幽深。

    海棠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相亲去了?”

    “喔,为这事儿呀!”海棠终于醒悟,笑道,“我是迫于家庭的压力,也就是应个景。我看不上简容烟,简容烟也看不上我。”

    “以后再也不许去!”他握住她的手,目光变得灼热。

    “嗯,不去!”海棠心里像灌了蜜一般甜。

    “点餐。”他把食谱递过来。

    “君靖离,我还要借你那辆法拉利用一下,下周六我和‘夜枭’要比一场。”

    “我说过,不许再参加那种危险的赛事。”他口气坚决。

    “就一场。”海棠语气软绵,几近哀求,“我保证,这将是我人生最后一场赛车。”

    他摇头。

    “可我已经答应了。”海棠放开他的手,“刚刚我才知道,简容烟就是‘夜枭’。他堂堂的北城地下车神,败在我手里,很是憋屈,再比一场,我一定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愿赌服输,简容烟他庸人自扰,不许你瞎掺和。”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简容烟就是‘夜枭’?”海棠问。

    他浅笑,沉默。

    忽然,一阵手机来电铃音响起。

    他不耐烦地划开手机,“有事,琳达?”

    “君总,霍妙媛小姐执意要见您。她说要和您谈酒店合作的事项。”

    “告诉她,今天是我的休息日。所有公事等到明天。”他径直挂断。

    海棠隐隐约约听到了“霍妙媛”三个字。

    霍妙媛可是北城第一名媛。

    她是四大家族“霍家”唯一的宝贝女儿,早年留学法国,两年前回到北城接手霍氏,现已在上流圈子风生水起。

    侍者把两客牛排和餐点送上。

    海棠忽然间没了食欲。

    “没胃口?”君靖离发现了她的异常。

    “你先吃,我去门口透透气。”海棠刚起身,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摁住。

    “吃饭。”君靖离指了下她面前的牛排。

    海棠拿起刀叉,胡乱扒了两口。

    “走吧。”

    君靖离简单吃了点,牵起她的手,走出西餐厅。

    时值深秋,正午的太阳已经不算刺眼。

    “海棠。”

    一个熟悉入骨的男子声音传入海棠耳膜。

    巡音望去,竟然是宫之言。

    他高大笔直的身躯,得体的休闲装,身上洋溢的青春和朝气令人不敢直视。

    君靖离已经替她打开车门。

    她静静望着几米外的宫之言,嘴巴张了几次,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