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买下了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9本章字数:2004字

    1:一辆豪华的高级轿车停在了酷天俱乐部门前,立刻有服务生上前去开门。

    穿着一双维力斯限量版手工定制皮鞋,再往上看是健壮的身躯。

    英俊如同刀削出来的脸,十分有型,双眼深邃如同星洞,和他直视让人不由自主的被他吸进去!

    “季总,今天赏脸肯陪我一起来拍卖,实在是三生有幸!”

    说话的男子也是长相十分出众,只不过,他浑身上下露出一些痞痞的感觉,却没有了这个沉默男人的威严。

    “凌墨,我今晚要出差!”

    凌墨笑得像一只狐狸,两眼弯弯的,嘴角上扬,有一种花朵突然盛开的惊艳感。

    “不会耽误季总太多时间,只是我看中的那宝贝,很多人都想和我争,想用低价格买到心爱的玩意儿,还得需要季总帮忙给我撑场面了!”

    季随常皮笑肉不笑:“凌墨,你这算盘主意打得不错。低价收买高价东西!”

    “这都是季总教的!”凌墨讪笑,带着季随常就进入了酷天俱乐部。

    这不是一所真正的俱乐部,里面是一个地下黑市,这个黑市只有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才有资格进来这里。

    地下黑市一般卖一些走私物品,这也是前几天季随常从凌墨这里得知的,想要将他打压了,还没来得及,凌墨就找上门来,求他今晚陪他拍买古上清河图。

    凌墨从怀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卡,立刻有几个服务生过来给他们带路。

    不得不说这里十分隐蔽,厕所旁的一面墙后是一扇门,推开门就是长长的楼梯蜿蜒往下!

    季随常和凌墨一起下去之后这才看到了这黑市是有多大,仿佛是在开小型的演唱会一般。

    密密麻麻的坐了一些人,有些人是季随常眼熟的,也有一些人是眼熟季随常的。

    凌墨找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坐下,招呼季随常也过来坐下,季随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排除了一些危险这才走过去坐下。

    凌墨解开了衬衣上最上的两颗扣子,露出漂亮清晰可见的锁骨。

    “这里存在多久了?”

    “一年多吧,不知道幕后老板是谁,我以前去查过,查不到,应该是个不简单的!”

    “岂止是不简单啊,我有一种直觉,这人肯定是大来头,说不定是我熟知的人!”

    说话的期间,季随常已经点燃了一根香烟。

    “你熟知的人?”

    季随常已不在说话,只是随意点头,因为已经开始拍卖了。

    在拍卖期间,季随常已经清楚的了解了这个黑市拍卖的势利有多强大了,因为拿出来拍卖的,有的是他们下了命令追回的东西。

    不行,必须要赶快把这里打压了,季随常这样想着。

    终于,凌墨垂涎的古上清河图拿了上来,起价是一百万,凌墨已经投标为两百万。

    立刻有人跟价,被吵到了五百五十三万。

    季随常不耐烦的挠头,低沉的男性声音十分性感和磁性。

    “五百五十三万两千!”

    季随常一说话,立刻没了声音,季随常是谁,季氏太子爷,势利都大,传闻也是在hēi社会独占一片天,就这样的一个太子爷,谁敢和他抢东西。

    所以,他们很默契的全部静声。

    五百三十万两千,最终以这个价拍卖了下来,凌墨还嫌季随常出手得太慢了,应该一百万就给拍卖下来,季随常扬唇微笑,伸手比了一个数字。

    凌墨立刻气急,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他以为把季随常拉来自己会低价买,接过,怎么会知道季随常也惦记他的钱!

    “噢,我要离开了,准备出差!”

    季随常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他想,他今天到这里来得目的已经达成了,那么就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里。

    “季总不留下来看看最后一个宝贝?他们刚才一直讨论,以往的那些压轴奇珍异宝,变成了一个雏女!”

    季随常双眼一冷,看了过去,台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用黑布遮住的大大笼子。

    居然这么大胆,贩卖女童?

    凌墨嘿嘿一笑,他就知道给季随常说了以后,他绝对不会放手不管的,谁让他想要自己的钱的,当然他也要耽误他。

    几个男人走了上去,掀开笼子上面的黑布,里面赫然是一个穿着学生制度的女孩儿。

    长发飘飘,大眼睛里全是水汪汪的眼泪,小脸可怜兮兮的,看上去受了什么惊吓。

    女孩儿缩着脖子,抱着自己的身子,慌张的东张西望着。

    “我去,这女孩儿可以,真正的学生妹!”

    季随常还没有说话,凌墨早就是按耐不住了,这个长得跟一个精致娃娃似得女孩儿,显然很得这些男人的喜欢。

    季随常眼眸一沉,早已坐不住了,这里必须要立刻打压了,不过,当下之急,需要将这个女孩儿解救出来。

    季随常多看了几眼笼子里的女孩儿,心里也有一些怜惜。

    “想必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女孩儿是一个雏,起价自由,越高就得!”

    早已有男人跃跃欲试了,可是季随常先他们一步,将这个女孩儿拍了。

    竞价一块钱!

    全场鸦雀无声,就连凌墨也在此中,他不相信这个季随常居然用一块钱,这女孩儿不管是从外貌,还是身材都是上好的,起价一百万都不足为奇,可是季随常却给人一块钱竞价,怎么会有这样扣的人。

    没有人在竞价,就算是这个女孩儿他们真的很想要,但是在立兰市里,没有人敢和季随常成为敌人。

    所以,这个女孩儿以一块钱被季随常拍卖了下来,最生气的是主办方,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最后这个女孩儿却赔了,明明是那么有把握能大赚一把的!

    凌墨严肃的走过去,拍着季随常的肩膀:“季总,你真的很抠,太抠了,仗势欺人,在下佩服,你不是要出差吗?那女孩儿交给我来照顾吧!”

    季随常怎么不知道凌墨打得小九九,只不过他不戳穿罢了,拒绝了凌墨,他就去后台房间找那个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