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你们当朕是死的吗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1本章字数:1528字

    果然,第二日含元殿早朝,小皇帝祁雪沧看过太监递过来的奏折后,顿时大发雷霆,将奏折甩在王禹脸上,底下官员一见皇帝发火都在下面俯首战战兢兢。

    “你们当朕是死的吗!都敢明目张胆的中饱私囊了!”祁雪沧坐在龙椅上,指着王禹,气得手掌发颤。

    “老臣冤枉啊,老臣冤枉,老臣恳请皇上彻查此事给老臣个清白。”王禹见祁雪沧发火,惊恐地俯在地上,直呼冤枉。

    “皇上息怒,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也没有办法。不如派人去彻查此事,看看究竟是为何。”祁清岑及时的安抚了祁雪沧的情绪,底下官员都松了口气。

    “那秦王觉得谁去比较好?”祁雪沧见秦王说话了,便压下自己的火气,敛色问道。

    底下官员皆俯首缩脖,都盼着别被秦王点中。

    简奕澜觉得一个冷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只觉不妙,就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臣以为,不如让右相去解决此事,相信右相身为皇上的肱骨之臣一定能将此事办的圆满。”

    简奕澜抬头就见秦王微微一笑,惊出她一身冷汗。

    如今秦王摄政,祁雪沧本来就是个傀儡皇帝,听了秦王的提议自然频频点头。“好,就这么定了,朕认命简奕澜为钦差,命简奕澜彻查此事,将坍塌的堤坝重新修建。”

    简奕澜心想,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前天刚轻薄完祁清岑,今日就来了报应,谁不知道此事牵扯甚多,不小心就会得罪人,而且涒州地势险峻,渭河堤坝本就不好建,皇帝又不提让户部拨款,定然难上加难。

    祁雪沧见简奕澜不说话,盯着她,瞪眼疑惑道,“简爱卿可有不满?”

    “臣遵旨。”简奕澜见祁雪沧又有要发火的预兆,无奈跪地接旨。

    下了朝,简奕澜刚迈出含元殿,左相徐意就跟在她身后,笑得眼都没了,满脸老褶堆在一起,阴阳怪气地说道,“简大人可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呀,你要是办好这件事,皇上就更加重用你了。”

    简奕澜瞥了一眼徐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劳徐大人操心。”

    简奕澜话刚说完,就听祁雪沧身边的太监总管李公公在身后扩声一喊,“右相大人留步,皇上请您去趟御书房。”

    简奕澜目不斜视,甩甩袖子,转身昂首跟着李公公走了。

    徐意看着简奕澜神情高傲的甩袖走了,鄙夷地“呸”了声,直念“奸相!”

    这边简奕澜随着李公公走到御书房,简奕澜抬步进去就见,祁雪沧手中拿着杯热茶蹙眉坐在楠木靠椅上,似在等着她。

    “微臣让皇上久等了。”简奕澜大礼参见。

    “老师,你来了。”祁雪沧摆手示意简奕澜坐下。

    “谢皇上。”简奕澜坐在祁雪沧左手边的椅子上。

    “老师,简老将军可好?”祁雪沧抿了一口杯里的茶,微笑的问候着。

    “多谢皇上关心,家中祖父身体还硬朗。”简奕澜恭敬回答。

    “简老将军身体好就好。”祁雪沧放下手中茶杯欣慰点点头。

    简奕澜俯首没有出声。

    祁雪沧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打着身旁的桌子,低缓说道,“老师你可还记得简家是如何到达今天这样的位置吗?”

    简奕澜心中咯噔一下,忙俯首跪在地上恭敬说道,“自然是承蒙先帝和皇上的恩典才让简家安稳度过。”

    祁雪沧面色不变停下敲打着桌面的手指,平和说道,“既然老师记得,那就该知道,既然是先帝和朕赐予的恩典,那朕就有权利收回去。”祁雪沧说完停顿一下,眼神锐利的看着简奕澜。

    简奕澜只觉自己脊背微湿,刚要开口,便听祁雪沧微微一笑说道,“老师不必害怕,简家对我大岚朝,对朕都有着极大的功劳,朕是不会忘恩负义的,只要老师能继续专心为朕效力,朕是不会亏待简家的。既然当年先帝承诺保你简家百年安稳,朕也不会轻易违背这个约定的。”说完摆摆手让简奕澜退下了。

    “臣谨遵圣训。”简奕澜俯身行礼退下了。

    简奕澜退出去就心想,恐怕皇上是听到前日自己和秦王的事情了,担心自己与秦王走得太近来警告一下自己,看来这回涒州建坝的事情必须要办的让皇上满意才行。

    简奕澜走出宣政殿后回首望了一眼御书房的方向,心中叹道,祁雪沧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她身后叫着老师的那个单纯的少年了,他正成长为一个帝王,这......可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