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你还真当自己是男人啊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1本章字数:1581字

    简奕澜出了皇宫并未回右相府,而是在隔右相府两条街的简府下了马车。

    简奕澜刚下马车,就见简府的老管家阳伯出门迎来,“少爷,你回来了。”

    “嗯,阳伯。”简奕澜冲阳伯点点头,刚要进门,阳伯就拽住了简奕澜的胳膊,附耳小声说道,“少爷,老爷子现在心情不太好,你小心点儿。”

    “放心吧,阳伯,没事。”简奕澜听完摆摆手大步迈进了门。

    简奕澜在月牙湖边找到了正钓鱼的老爷子。

    她刚走近,迎面打过来一个石子,她侧身闪过。刚站稳,又有个石子打过来,她随手抓住一个,又赶紧弯腰躲过一个,站直后冲着扔石子的人得意一笑。

    正笑着,一个石子“啪”击中了头部,疼得她龇牙咧嘴,揉着脑袋,冲射石子的人埋怨道,“爷爷,我可是你亲孙女,您下这么狠的手干嘛呀。”

    简世烈撇撇胡子,说道,“哼,小兔崽子,这还是轻的呢,你胆子还不小啊,还敢去青楼,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呢,你就不怕自己嫁不出去。”

    “本来就嫁不出去。”简奕澜小声嘀咕着坐到简世烈身边。

    “你说什么?”简世烈瞪眼喊道。

    “没说什么,您说的对,说的对。”简奕澜缩脖乖巧。

    “行了,跟你说正事,今天早朝皇上是不是又让你收拾烂摊子去了。”简世烈盯着简奕澜低声问道。

    “嗯,您这消息还挺灵通。”简奕澜回答道。

    “哼,能不灵通吗,盛达那个老不死的,在你来之前就跑我这儿来,说要叙叙旧,谁跟他有旧可叙,分明就是跑我这儿来嘲讽你。”简世烈冷嗤说道。

    “没事,这件事我还是能解决的。”简奕澜拍拍简世烈的后背安慰道。

    “这皇上总是让你收拾烂摊子,这不是欺负人呢嘛,看你一天到晚累都累瘦了,实在不行我豁出去这张老脸求求皇上。”简世烈说道。

    “没事,当年都答应先帝了,也不能违背承诺呀。”简奕澜冲简世烈眨眨眼。

    “哎,你呀。”简世烈欣慰点点头。

    “爷爷,我今天就是来跟你道个别,明日我就要去涒州了。”简奕澜说道。

    “去吧,去吧。”

    简奕澜在简府待了一个时辰就走了,回了右相府管家王武说尚书大人王禹已经在厅堂等候多时了,简奕澜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抬步向厅堂走去。

    厅堂中,王禹已经喝了十几杯的茶了,正不耐烦地在厅堂里来回踱步。

    “让王大人久等了,王大人坐。”

    “没有,没有,简大人为皇上奔忙,本官等也是应该的。”两人拱手寒暄了一阵,相继坐下。

    坐下后,王禹身后的随从田平摆摆手,让跟他一起来的小厮抬上来两尺高的木箱子,小厮打开木箱子,里面金光灿灿,整整一箱黄金。

    “王大人,你这是要?”简奕澜挑眉诧异问道。

    “简大人,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涒州之事还望简大人能多帮助帮助。”王禹满脸堆笑,一脸老褶的挤到了一起。

    简奕澜敛眸浅笑,低声问道,“这涒州之事与王大人有何关系?”

    王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轻声说道,“就是本官手底下总有几个犯糊涂的人干一些犯糊涂的事儿,希望简大人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简奕澜抿了一口香茗,敛眸摇头,“可是我不能随便收王大人的钱呐。”

    王禹一看简奕澜这幅模样,眼珠转了几转接着说道,“这钱不过是暂时存放在简大人这儿的,并没有其他意思。”

    简奕澜挑挑眉,抬头问道,“存放在我这儿的?那什么时候还呢?”

    王禹满脸堆笑谄媚说道,“不着急,不着急。”

    简奕澜若有所思的看了王禹一眼,懒懒说道,“那我就帮王大人存着这钱。”

    王禹赶忙点头,心满意足的走了。

    袁飞站在简奕澜身旁看了看离开的王禹欲言又止。

    简奕澜早就看见袁飞站在一旁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沉声说道,“有话就说。”

    袁飞点点头,“主子,这王禹分明是个贪官,你为什么要帮他。”

    简奕澜似笑非笑,抿了一口香茗,轻声说道,“我说帮他存钱又没说帮他。他既然能取之于民,我就敢用之于民。”

    袁飞恍然,“我明白了,主子。”

    “对了,最近让大家都小心点,我不在的日子里不能掉以轻心。明天你跟我一起走,家里若发生什么事情,就让七香去找兵部尚书张居里大人。”简奕澜一一嘱咐道,“还有这次去涒州让木一在暗处跟着我吧。”

    “是,主子。”袁飞应道。

    简奕澜嘱咐完刚好走到了书房,她摆摆手让袁飞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