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你的头 没事吧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1本章字数:1565字

    木一看着简奕澜被掳走,转身就要追去,没成想黑衣人越来越多,将他拦在了原地,等他解决完之后,二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大侠,我不是故意打你头的,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被面具男拎着领子逃走的简奕澜,颤着音求饶。

    面具男不理她,依旧拎着她向林中跃去。

    约过一刻中,面具男将简奕澜的随手扔在地上,停在一颗老杨树下,负手而立,似在等着什么人。

    简奕澜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嗯,寂静一片,只有侧对着她的面具男,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她弓着身子站起来,掂起小脚,偷偷摸摸的向着离面具男更远的方向挪去。

    “去哪?”面具男的声音在简奕澜身后幽幽响起。

    简奕澜僵住,干笑两声,缓慢回过身去,“大侠,你的头”,她点点自己的头接着说道,“没事吧。”

    面具男冷哼一声,“你说呢?”

    简奕澜感觉自己从他的冷哼中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抬手轻扇了自己一嘴巴,暗暗埋怨自己,让你丫嘴欠,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刚把手放下,树林中突然又蹿出好多黑衣人,阵仗比刚才那帮还大。

    这些黑衣人俯首单膝而跪,领头的黑衣人恭敬说道,“主子,我们来迟,请主子责罚。”

    “回去再说。”面具男撇了眼简奕澜,“把他也带上。”

    “是,主子。”

    又被黑衣人拎起来简奕澜,欲哭无泪,心想,怎么就那么倒霉啊,砸谁不好,偏砸个这么不好惹的,这刚离狼口又入虎口。

    一行人赶到地方时,天已经微微亮,城门也已打开,简奕澜抬头默念着城门上的两个大字“涒州”,觉得略微有些熟悉感。

    进城前,黑衣人就都陆续不见,简奕澜更是不敢多问。

    入了城后,两人走到城中正街,面具男领着简奕澜到一个叫“天机阁”的地方。这地方好似一个茶馆,一层典雅朴素,二层三层设有个个雅间。

    面具男径自走上三层,简奕澜自知现在也跑不了,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到了三层,简奕澜愣了,原来这整个三层是一个房间,二人前脚刚进房间,后脚一个老板模样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

    沈玉进来就见面具男头发上透着点点血迹,担心问道,“主子,你受伤了?”

    “无事。”面具男摆摆手,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冲窝在一边的简奕澜勾勾手指,低声说道,“你,过来。”

    简奕澜全身一震,不情愿的走到他面前,“大侠,有什么吩咐?”

    其实这面具男是祁清岑,世人都知道天机阁这个情报组织,却没人想到他是这“天机阁”的阁主,。

    祁清岑本是为了解决涒州分阁阁中最近有人莫名失踪的事件,没想到碰见了简奕澜。

    也没想到碰见的竟然是失忆了的简奕澜。

    他看着简奕澜小步挪到他面前,不禁笑了起来,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简奕澜必定是又犯病了,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哪有半分身为右相的威严气质。

    沈玉看主子笑了,心中惊异,这位公子是什么人,竟能让主子笑出来。他又望着祁清岑的伤口思索片刻,转身取了些包扎伤口之物回来。

    祁清岑看着这包扎之物,神色不明的瞥了眼简奕澜,“还不给我包扎。”

    沈玉更惊异了,这主子平时都不喜欢别人碰他,这公子恐怕来头不小。

    简奕澜看着祁清岑透着血的脑袋,认命上前,心中叹道,哎,谁让是我砸的呢。她看着祁清岑有些忐忑的搓着手,小心问道,“大侠,你这面具不拿下来我没办法包扎呀。”她心中其实有些害怕,人家既然带面具,就是不想让人认出,这么问不会惹恼他吧。

    祁清岑抬眸看了看简奕澜,手缓缓附上面具,将面具取了下来。

    简奕澜没想到他真的把面具卸了下来,面具下的脸朗目疏眉,倒是让简奕澜惊艳了一把。

    祁清岑根本不担心简奕澜认出他,他冷冷瞥了简奕澜一眼,“还愣着干什么?”

    简奕澜顿了顿,去寻了热水将手巾浸湿,一点一点将祁清岑脑后的伤口清理干净,越清理越能看出伤口的狰狞。简奕澜有些心虚,手上动作愈发轻,声音也轻了不少,“你疼不疼?”

    祁清岑淡淡的扫了一眼她,没说话,心里却在想,简奕澜你也有今天呐。

    简奕澜见他不说话,也摸不准他的性子,只得认真将伤口包好。

    她刚包扎完祁清岑的伤口,这肚子就叫了起来,声音响亮异常。

    祁清岑神色平静的看了眼她,却冲旁边站着沈玉说道,“备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