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奥,这么巧啊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1本章字数:1560字

    小乞丐看着简奕澜深情脉脉的,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的馒头,脸都绿了,护着馒头连滚带跑的消失在拐角处。

    “你别跑啊,我又不跟你抢......”独留下简奕澜伸手挽留。

    简奕澜暗自伤神了会儿,捂着自己瘪瘪的肚子,在地上画饼,心想既然咱没钱买,咱画一个还不行吗。

    正当她要给自己的饼上画点葱花时,一辆通体乌黑的马车停在了她面前,还停了许久。

    不过简奕澜没理,依旧沉浸在是这饼是甜味还是咸味的艰难选择中,突然一个低沉寒凉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还不快上来。”

    简奕澜闻声抬头,心想这不是那个面具男的声音吗?她顿时眼睛亮了亮,看到那辆马车的眼神仿佛是看到了一只烧鸡。

    她屁颠颠的跑上马车,直勾勾的盯着祁清岑等着投喂。

    祁清岑被她看的有些发毛,面上却不显,嘲讽道,“我还是高估了右相手底下人的效率呀。”

    简奕澜自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目光也因饥饿有些呆滞。

    这副样子落在祁清岑的眼里就是犯了病的简奕澜心里极其迷茫,他看着迷茫的简奕澜,心里突然泛出一个念头,邪魅一笑。

    而简奕澜则看着祁清岑蓦然一笑,心扑通一跳,背脊泛起丝丝凉意。

    祁清岑又懒懒的看着简奕澜,缓缓开口,“你在我脑袋上砸个坑,打算怎么补偿我?”

    “我不是帮你包扎上了吗?”简奕澜心虚开口。

    祁清岑惊异于简奕澜的厚脸皮,“你用的是本座的药,用的是本座的布。你还整了本座,这笔账怎么算?”

    简奕澜缩了缩脖子,更加心虚。

    祁清岑看简奕澜这熊样就知道镇住她了,接着说道,“本座也不为难你,你帮本座做件事就好。”

    简奕澜转转眼珠,然后抬起眼皮,小声问道,“管饭吗?”

    “......”祁清岑惊异于简奕澜这点出息,被她噎住说不出话,只咬牙蹦出一个字,“管。”

    “好,什么事,你说吧。”简奕澜立刻痛快答应。

    祁清岑缓了缓心情,睨了简奕澜一眼,淡淡说道,“当今圣上因涒州渭河堤坝崩塌的事情派了位钦差大臣到这涒州,可是现在这钦差失踪了,你要做的不过就是假扮一下这位钦差。”

    “啊?”简奕澜听完后震惊,就算她犯病了也明白这假扮钦差大臣可是死罪啊,“这,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呀。”

    “这件事办成了,本座就告诉你一个任何你想知道的消息,天机阁是位于五国情报组织,只要你想知道的,天机阁都能得到,你早上也看到了,天机阁的消息可是价值不菲,你并不吃亏。”祁清岑胸有成竹。

    简奕澜转转眼,心里盘算,确实不吃亏,虽然现在没什么想知道的,但是不代表以后不想,重点是,至少现在管饭呐。

    她点点头,“成交。不过无凭无据的,我帮你办完事,怎么证明你欠我一个消息呢,你要是赖账,我上哪哭去。”

    这点小事倒是难住祁清岑了,他身上现在没什么信物,只有一个象征秦王身份的玉佩,这玉佩自然是不能给她的。突然他似想到什么,从衣襟中掏出一个通体白色的玉质短笛。

    他将短笛递给简奕澜,“事情办完后,你拿着这短笛去五国任意一家‘天机阁’都可兑换到你想要的消息。”

    简奕澜接过这短笛,这玉质短笛细腻温润,隐蔽处刻了一个“秦”字。她猜测面前这位姓秦,当即朗声叫了声,“秦大哥。”

    祁清岑听后一愣,却也不纠正她,他沉声对简奕澜说道,“你不用有其他小心思,这五国皆有本座的眼线,你想逃是逃不掉的。”

    “是,秦大哥。”简奕澜小心思被戳穿也不在意,依旧朗声答道。她说完后,思索了一下,蹙眉问道,“秦大哥,那我这假扮钦差是易容还是怎么?”

    祁清岑神色不明的看了简奕澜一眼,淡淡说道,“没事,这件事巧得很,你与那钦差长得一般无二,用不着易容。”

    “奥,这么巧啊。”简奕澜觉得哪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她这犯了病的脑袋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哪不对劲。她点点头,接着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假扮呐?”

    “现在。”祁清岑低声说道,可能是看简奕澜的表情太呆滞,又解释道,“我们现在就是往府衙去的。”

    其实祁清岑误会简奕澜了,她只是听到,现在就去要假扮钦差,心中有些小兴奋罢了。

    不过,简奕澜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可能是大岚朝历史上唯一一位自己假扮自己的钦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