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本座没你这么弱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1本章字数:1597字

    祁清岑本来只是看简奕澜要摔倒,随手捞了她一把,却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他看着栽在小溪里的简奕澜扶着地面坐起,溪水浸湿了衣服和头发,而她的脸颊和耳朵却微红。祁清岑挑眉,心想,这是脸红了?她平常不是脸皮挺厚的吗,有什么可脸红的,难道是我刚才搂了她一下?都是男人这有什么?

    而这边简奕澜正坐在溪水里起不来,因为刚才有些激动将脚崴了,她只能抬头求助祁清岑,“我脚崴了,能不能扶我一把。”

    祁清岑被简奕澜从思绪中拉回,他抬眸看向简奕澜,她坐在溪水中瑟瑟发抖,碎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羽睫微湿,睁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祁清岑愈发觉得她像他养的那只黑尾白猫了。

    他冲简奕澜伸出手,欲将她拽起来。

    简奕澜握住祁清岑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她上了岸后觉得更冷了,环臂抱住了自己,身上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她暗自庆幸还好胸前没湿。

    祁清岑看她冷得都快缩成个球,抬手将外袍脱了,罩在她脑袋上。

    而简奕澜只觉眼前一黑,什么东西罩在自己头上,抬手拿下来才发现是祁清岑的外袍,她看着祁清岑轻声问道,“你不冷吗?”

    只见祁清岑牵着马沿着溪流抬步往回走,冷声留下一句,“本座没你这么弱。”

    简奕澜一看他都这么说了,翻手就将外袍披上了。

    两人照着原路返回了涒州城,可是等回到了天机阁门口,简奕澜身上披的外袍也湿透了,她尴尬的举着手里的外袍,心虚说道,“要不我给你洗洗再还给你吧。”

    祁清岑睨了她一眼,冷声说道,“麻烦。”说完就转身进了天机阁内。简奕澜一看这情况,只能自己拿着祁清岑的外袍默默地往府衙走。

    祁清岑进了阁内,沈玉就迎了出来,“主子。”他眼尖瞥到祁清岑的衣角湿了一块,俯首说道,“主子,你衣服湿了,我去给主子备件衣服。”

    祁清岑听后低头看向衣角,心想可能是刚才骑马时沾到简奕澜身上的水了,他叫住正要转身离去的沈玉,沉声说道,“简奕澜刚走,你让人在后面偷偷跟着她。”

    “是。”沈玉应道,心中又有些疑惑,主子这是让我们保护还是监视右相大人?他看着转身而走脸色不太好的祁清岑没有问出口。

    而这边,简奕澜回到知府府衙后又从后门偷偷溜了进去,她回到客房后赶紧让丫鬟烧水泡了个澡,可是这样第二日起床时还是鼻子堵得难受。

    而简奕澜出门时,又碰见了刘丰之,刘丰之见简奕澜面色萎黄,上前关心道,“右相大人可是昨夜没休息好?”

    简奕澜摆摆手,沉声说道,“无妨,本官只是受了寒。”

    刘丰之转转眼珠,俯首劝道,“右相大人惹了风寒,应该好好休息,涒州城的百姓会心疼的。”

    简奕澜瞥了刘丰之一眼,暗忖假惺惺,沉声说道,“不劳刘大人费心了,对了本官今日可能不会回这府衙了。”

    刘丰之听后惶恐,连忙俯首恭敬问道,“右相大人,可是下官招待不周,还是下官做错了什么惹得右相大人不高兴,下官一定好好改正。”

    简奕澜沉声说道,“并不是你的原因,只是本官最近想去渭河附近游玩一番,这府衙离渭河太远,实在是不方便。”

    刘丰之了然点点头,“既然这样,不如让下官先去在渭河边……”

    刘丰之还未说完,就被简奕澜摆手打断,“不麻烦刘大人了,本官今日就要走,刘大人请回吧。”她说完就带着所有京城随行的人员向着渭河方向行去。

    简奕澜一行人到了渭河,临时搭建了个工棚,她让袁飞将渭河附近有名望的百姓都叫到工棚里。

    两刻钟后,袁飞带进来六,七个百姓,简奕澜让人将渭河的地形图挂在墙上,轻咳两声,从方椅上起身说道,“昨日白天本官和有治水经验的百姓讨论过建造堤坝的方案,昨夜时,本官思索再三,觉得将玉盘山凿穿引流这个方案可行,而且本官也找到了可以加快工期的办法。”

    这几人一听有办法解决,都纷纷谢道,“钦差大人英明。”

    简奕澜接着朗声说道,“不过这要建堤坝的话,自然也需要大家帮助。”

    话音一落,这几人面面相觑不出声了,心中思索,莫不是要抓壮丁。

    在众人犹豫时,一个年轻人突然上前朗声说道,“大人,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这建坝是为百姓谋福祉的事情,我们自然支持”。

    简奕澜听后点点头感到欣慰,她仔细打量着那个年轻人,赫然就是昨日提出凿山引水想法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