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爹,你别走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575字

    简奕澜抬眸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风衍。”那年轻人拱手上前答道。

    简奕澜点点头,又冲他身后的百姓朗声说道,“本官自然是不可能让你们白干的,本官每天会给建堤坝的百姓按市场价格分发双倍的工钱。”

    “发工钱?”一听发工钱,刚才还在犹豫的众人便有些按捺不住,他们本来就因为刘丰之的剥削,家境困难,若是能有工钱便能补贴家用,于是除风衍外的其他人也都站出来纷纷赞同。

    简奕澜见大家都同意了,便让大家现在回去统计一下人数,明日开工。

    袁飞见大家都走后,附身轻声问道,“主子,这工钱是用刘大人送的那些金条吗?”

    简奕澜默了默,瞥了眼袁飞,“怎么,户部没有拨款吗?”

    袁飞愣了一瞬,低声说道,“主子,你怎么忘了,皇上没让户部给涒州拨款。”

    简奕澜心中惊异,面上却不显,沉声说道,“本官当然记得。”她心中却想,这没钱怎么建堤坝呀,不如就按他说的,用刘丰之贿赂的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她不紧不慢地说道,“那就用刘丰之送的那些金条为工人发工钱。”

    “是,主子,那王大人送的那箱怎么办?”袁飞问道。

    还有王大人送的一箱?简奕澜心想。而后轻声说道,“建堤坝定有用得到钱的地方,就用这箱吧。”

    “是,主子。”袁飞应道。

    将各个事情处理好后,简奕澜一行人就到了离渭河附近县里的客栈,收拾好决定暂住在此处。

    一日劳累,简奕澜早早就入睡了,可是她却睡得极不安稳。

    祁清岑来到简奕澜房间时,就见躺在床上的简奕澜额头上布满薄汗,脸色潮红。他早上听沈玉说简奕澜好似受了风寒,内心莫名烦躁,也不知为何就走来了她这儿。

    他坐到床沿上,将手附上简奕澜的额头,果然滚烫。又见简奕澜嘴唇干裂,想了想,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坐回床沿,将简奕澜扶起来,不禁放轻声音说道,“起来,喝杯水。”

    简奕澜羽睫微颤,缓缓睁开眼,她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眼前有些恍惚,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微微一笑,温声淡淡叫道,“爹……”

    祁清岑听她这样一说,面色一黑,手微微一抖,溅出杯中几滴水。

    他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本座不跟生病的人计较。”说完抬手将水缓缓喂进简奕澜嘴里。

    喂完简奕澜后,他放下简奕澜欲起身将杯子放回桌上,却没想到袖子被简奕澜拽在手里。

    祁清岑看着她攥着他的袖子,似在发抖,不安地呢喃着,“爹……你别走,爹。”

    他这才想起简奕澜的父亲简墨,几年前出使楼兰国时意外客死他乡。他突然觉得简奕澜和自己有些同病相怜,看向她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他把手中的茶杯先放到一旁的凳子上,将衣袖慢慢从简奕澜手中拽出,轻柔的把她的胳膊放回床上,又用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

    祁清岑做完这些后,顿了顿,深深看了简奕澜一眼,眼神中透着让人看不懂的目光,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出了简奕澜的房间。

    等到祁清岑回到天机阁时,沈玉跑来禀报,“主子,你几日未在京城,皇上已经有了怀疑。”

    祁清岑思索片刻,沉声说道,“既然这样,我们明日回京。”

    “是,主子。”沈玉应到。

    翌日一早,简奕澜就被头疼疼醒,她总觉得自己昨晚梦见什么,可是醒来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简奕澜掀被缓缓坐起,凝眉环视周围,发现有些不对劲,她看着床边凳子上的杯子沉思片刻,沉声唤道,“七香。”却无人应答,她这才想起七香还在养伤,她揉了揉眉头站起来,又抬手将衣服穿好。

    刚穿好,门外就传来袁飞的声音,“主子,该起了。”

    简奕澜应道,“嗯,进来吧。”

    袁飞让小二将烧好的水端了进去,简奕澜简单洗漱后,轻声问道,“袁飞,我们现在这是在哪?”

    主子这是睡糊涂了吗?袁飞愣住,不过转瞬又恭敬回答,“主子,我们现在是在涒州。”

    “涒州?”她心中思索,大概是遇到了刺客后昏过去了吧,她又敛眸沉声问道,“本官昏迷多久了?”

    袁飞又愣住,蹙眉轻声回道,“主子并未昏迷呀。”

    “未昏迷?那现下是初几了?”简奕澜又轻声问道。

    “回主子,今日二月初五。”袁飞应道。

    “初五?”这都过了几日,难道,我又失忆了,简奕澜思索片刻,抬眸看着袁飞轻声问道,“袁飞,我这几日都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