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回京,出京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471字

    主子不会是犯病了吧,袁飞蹙眉将这几日简奕澜做过的事情一一道来。

    简奕澜有些惊异,自己失忆了还能办成这么多事?她消化了一下袁飞说的话,稳定情绪淡声说道,“那现在,去工棚吧。”

    “是,主子。”袁飞应道。

    去工棚的路上简奕澜还在觉得不知道什么地方很奇怪,可是问袁飞又说没什么事情,她摇摇头不再去想。

    到了工棚,简奕澜领着众人按照昨天得出的方案如期开工,她让风衍带人火烧岩石,使岩石爆裂,在玉盘山开出个缺口,又让工人废物利用,将河底淤泥挖出来建造堤坝。

    渭河这边建堤坝的动作自然传到了刘丰之的耳朵里。

    刘丰之紧眉在厅堂中开回踱步,身旁万远也眉头紧锁,沉声哀叹。

    “你叹什么气,还不赶快想办法,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右相大人明摆着和王大人作对,因为你我还白白送了他一盒黄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刘丰之瞪大眼睛停下脚步,嘴上骂骂咧咧,骂完不解气还抬腿踹了一脚。

    万远被骂的脖子一缩,赶紧弯腰俯首小声说道,“大,大人,要不咱通知王大人吧,看看王大人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刘丰之骂累了,转身坐在太师椅上消气,他思索片刻,觉得有道理,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声回了声,“嗯。”

    他说完半天,看万远还站在旁边,气不打一处来,伸腿又踹一脚,沉声吼道,“还不快去通知。”

    万远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道,跑出去安排。

    正当刘丰之让人快马加鞭进京通知王禹时,祁清岑已经回到了京城。

    “这几日京中有什么动静?”祁清岑边迈进秦王府们边向一旁迎来的封赭问道。

    “回主子,前几日左相以滥用职权的名义弹劾了中书侍郎裴青,不过被皇上驳回了。”

    “皇上年纪虽小,但也是玩平衡术的好手,他还指望着右相党派牵制左相势力,必定不会通过弹劾。”祁清岑走回书房,撩袍坐下,轻声说道,“还有其他事吗?”

    “还有就是南翊国五公主前来和亲,皇上让驻守在南方边疆的盛殊将军护送五公主进京,大约下个月会到。”封赭回道。

    “嗯,为了两国休战,这个五公主和亲是必然的。”祁清岑沉声说道。

    “南翊国还传出话来,说五公主早就听说过主子的种种传闻,十分仰慕主子,她要求和亲的对象一定要是主子。”封赭说道。

    “一定要是我?本王可不会随便娶一个女人。”祁清岑冷哼,接着问道,“皇上什么反应?”

    “皇上没有给出答复,只是让盛将军护送五公主来京。”封赭答道。

    “皇上怕是最不希望本王与那五公主和亲的人了,娶了那公主等于得到了整个南翊国的支持,他不会放任本王势力扩大。不过刚好本王也不想娶那五公主,他倒是帮了本王的忙。”祁清岑敛眸淡声开口。

    封赭汇报完后,就俯首退出书房去办祁清岑交代的事情。

    翌日早朝,左相派和右相派依旧像往常一样斗得热火朝天,尚书省夹在中间看虎斗。

    祁清岑坐在高台下老神在在不出声,皇上祁雪沧被底下官员吵得头疼,怒声一吼,底下顿时安静起来,祁雪沧低头看向祁清岑,朗声问道,“皇叔今日为何如此安静,可是受了风寒还未好?”

    祁清岑敛眸淡声说道,“臣只是最近听说涒州一带最近经常有百姓失踪,发现时都被抽了骨头,心中有些胆颤罢了。”

    “竟有这样的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大岚国里做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祁雪沧声音微怒。

    “臣现在还不知是何人所为,臣请求皇上准许臣将此时调查清楚。”祁清岑拱手请求。

    “既然如此,那朕就准许皇叔去调查此事”祁雪沧浅笑说道,他心想也不知秦王要耍什么花招,不如让简奕澜去盯着他吧,又朗声说道,“对了,简爱卿也在涒州一带,朕就让他协助皇叔一同调查此事吧。”

    祁清岑知道不让人跟着,皇上是不会放心他的,于是点点头,拱手说道,“臣谨遵圣旨。”

    下了早朝,祁清岑简单准备一番,就带着些人向涒州方向出发了,而一行人牵马出城门时,刘丰之从涒州派去的人也刚好进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