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右相大人看够了吗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3本章字数:1409字

    祁清岑走后,刘丰之懊恼蹙眉,转身回到书房,突然他似想到什么,让人把管家和万远叫进来,匆忙吩咐了些什么,而他自己也匆匆忙忙离开书房。

    祁清岑客房中,和祁清岑一同来到涒州的封赭俯首低声问道,“主子,不用注意刘大人吗?”

    祁清岑敛眸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淡声说道,“这知府府衙里的碧螺春都赶得上本王府里的品质了,可想而知这刘丰之平时捞了多少油水,不过倒是不用特意注意他,本王觉得这刘丰之翻不起什么风浪,简奕澜早晚要对付他的。”

    “是,主子。”封赭颔首退了下去。

    翌日清晨,简奕澜简单洗漱一翻,就将渭河堤坝的任务交给袁飞,而她自己坐上马车向知府府衙行去。

    可到了知府府衙却没看到刘丰之出来恭迎,简奕澜思索片刻,直觉有些不对劲,按理说以刘丰之的官职是必须要来向简奕澜请安的,可是刘丰之却没有迎接,着实有些奇怪,她抬眸向门口迎出的管家问道,“你们家刘大人呢?”

    管家俯首恭敬说道,“回右相大人,我家主人在老家中的母亲病重,所以这几日我家主人便回乡去看看家中的老母亲了。”

    母亲?简奕澜沉声问道,“这刘大人不是孤儿吗?”

    管家慌乱一瞬又淡定说道,“回右相大人,其实是我家主人的养母。”

    “奥,原来如此,看不出来刘大人还挺有孝心的。”简奕澜挑声说道。

    “是的,我家大人平时就挺有孝心的。”管家敛眸说道,说完还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那既然这样,本官就去寻秦王殿下了。”简奕澜轻声说道。

    管家高兴于简奕澜不再追问刘丰之的事,而忘记了拦住简奕澜,频频点头称是。

    简奕澜绕过前厅,来到东厢房,问过旁边经过的丫鬟,找到了祁清岑的房间。

    她敲了敲门,就听里面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进来。”简奕澜没多想,推门迈进。

    她推开门后,就见祁清岑披着墨黑长发地坐在床沿,幽深的墨瞳注视着她,妖艳却冷峻,仿佛是九天中误入凡间的仙人,让不敢亵渎。

    而被简奕澜认为是仙人的祁清岑正心中疑惑怎么是她?

    祁清岑昨夜因为处理公文睡得太晚,所以今早便晚起了一个时辰,他刚从床上坐起就听门口传来敲门声,祁清岑以为是封赭就开口让他进来,却没想到推门而进的人竟然是简奕澜。

    他疑惑过后,便抬眸盯着门口呆愣的简奕澜沉声说道,“右相大人看够了吗?可别把口水流下来。”

    正盯着祁清岑看得入迷的简奕澜突然反应过来,耳根慢慢蔓上淡淡红晕,敛眸俯首上前说道,“参见秦王殿下。”

    祁清岑看着简奕澜低缓问道,“右相大人今日为何来得如此之早?”

    简奕澜抬抬眼皮轻声说道,“秦王殿下,如今已是巳时,微臣来得不早了。”

    “竟是巳时了。”祁清岑轻声说道,“既然如此可能要让右相大人等待片刻了。”祁清岑说完便去简单洗漱了,而简奕澜就坐在角落的小圆凳上默默等待着,她偷瞄了几眼祁清岑,心想果然是皇室的人,这祁清岑长相随了先帝三分,随了德妃三分,简直就是集中了父母优点,实在是妖孽呀。

    祁清岑收拾妥当后,他将之前派去按照简奕澜思路去查“抽骨案”的叶合叫回来,想要听听看他们有何进展。

    “属下按照这个思路,确实查探到一些东西,其实涒州附近好多村庄都有十五六岁的孩子被抽骨失踪的事件。”叶合俯首说道,“而且属下还带人查到了一个制作骨笛的现场,可是我们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哦?已经查到了?”祁清岑和简奕澜对视一眼,他沉声说道,“带本王和右相大人去看看那现场。”

    “是,主子。”叶合颔首应道。

    叶合领着祁清岑和简奕澜三人驾马来到了一个有些年头的书馆。

    那书馆的破旧的牌匾上印着“华德书馆”四个大字,书馆的红门厚重陈旧,整个书馆透着一种古朴沧桑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