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还不快进来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4本章字数:1555字

    看着那“华德书馆”,祁清岑和简奕澜对视一眼,一行人陆续翻身下马。

    叶合走过石阶,来到书馆门口,推开了书馆厚重的红门,伴随“吱嘎”一声,书馆内渐渐展现在几人面前,站在门外望进去,书馆院内空无一人,透着种寂静与荒凉。

    简奕澜和祁清岑跟在叶合身后抬步迈了进去。书馆进门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杂草丛生,爬山虎贴着院墙肆意生长,墙面上附着点点青苔,整个书馆好像很久没有用过,唯独院中杂草中开出一条像是人踩出的小路。

    叶合带着几人顺着小路走进书馆里的一间叫“墨香堂”的屋子,进门就见屋内整齐地立着几排书架,书架上零星放着几本书,书籍破旧杂乱而且不完整,屋子又因很久没有打扫,到处附着厚厚一层灰,不过空气中却有股淡淡的墨香。

    叶合穿过几排书架来到中间一个书架前,拿起那个书架上的一本书,塞到了书架底部一个空缺处,“轰隆”一声,简奕澜身边的一面墙应声而开,她微微惊讶。

    叶合指着墙后俯首说道,“主子,右相大人,这里面就是制作人骨笛的现场了。”

    “嗯,进去看看。”祁清岑点头。

    叶合听后应道,然后拿出怀里的火折子点燃书架上放着的一个烛台,举着烛台抬步走了进去,祁清岑也抬步跟着走进。

    简奕澜看这墙后好似一个密室,她向来不喜欢这种密闭晦暗的空间,不过她犹豫一瞬也跟在了祁清岑后面。

    进入墙后,有一小段走廊,叶合在前面将墙上烛台一一点亮,三人走了片刻穿过走廊,来到了最里面的石室,石室倒不像外面一样布满灰尘,陈旧破烂,反倒整洁干净,一看就是经常爱护打扫。

    石室当中立着的架子上陈旧着几个尺寸不一的人骨笛,最大的有弱冠之年男子小腿那么长,最小的也有十五岁少年的小臂长。

    而角落的桌子上凌乱摆放着一些工具。

    整个石室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和腐烂味,叶合突然惊讶一叫,“主子。”

    只见祁清岑拿起架子上的人骨笛细细观察了起来,听到叶合的惊呼,祁清岑摆摆手低声说道,“无事。”

    祁清岑打量着手中的人骨笛,这骨笛通体光滑,关节端以动物皮包裹,另一端镶嵌以金属吹嘴,很是奇特,他看着这么人骨笛蹙眉思索。

    而简奕澜看着那些人骨笛觉得有些渗人,便走去那角落的桌边,那桌上放着些被烧得漆黑的铁丝,还有一些尺子和挖孔的小尖刀,桌边还立着一个火盆,想来是用来烧铁钻笛孔的。

    简奕澜看着这桌子上的物件,心想桌上这些恐怕是人撤离时慌乱遗弃的,突然她看到桌缝下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于是她挪开桌子,走近将地下的东西捡起,却没想到脚下踩着的一块砖突然下沉,惊得简奕澜一个趔趄,连忙扶住挪到旁边的桌子。

    祁清岑和叶合听到简奕澜的动静连忙回身查看,两人望着简奕澜的方向面露惊讶。

    简奕澜看着他们俩一直盯着自己的方向看,抬眸淡声说道,“没事……”

    话还没说完,祁清岑就向着她的方向走来,他神情认真,墨眸专注的凝视着她,简奕澜突然想起上午去找祁清岑时,他坐在床上的那幅美男起床图,耳朵有些微微发红。

    简奕澜看着祁清岑轻声说道,“秦王殿下,微臣无事。”话刚说完,就见祁清岑擦着简奕澜的肩而过,消失在她身后。

    而简奕澜尴尬的站在原地,突然她想到她身后是一堵墙啊,祁清岑怎么消失的?她细思极恐,也顾不得叶合在前面喊的“右相大人,别回头”,转身向后看去。

    这一回头就见一张扭曲到极致的人脸浮在她面前,和她对视,她惊得慌忙退后一步,心口砰砰直跳。

    简奕澜平复了一下心情,退后几步,这才看清刚才明明是一堵墙的地方现出一个暗道,她刚才踩到了打开暗道的地砖,所以暗道才打开,只不过这暗道打开没有声音,她才没有察觉到。

    而简奕澜看到的人脸是地道入口处用丝线悬挂上的,除却刚才和简奕澜对视的那张脸以外,还高度不同的悬挂着几张不明材质的人脸。

    叶合见已经看不到祁清岑,俯首拱手低声说道,“右相大人,叶合先进去了。”说完就抬步向地道里走去。

    简奕澜心中略微有些胆颤,望着暗道入口蹙眉,迟迟不进,而这时祁清岑从暗道返了回来,盯着她皱眉冷冷说道,“还不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