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人总有怕的事情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4本章字数:1628字

    简奕澜看着暗道门口挂着的人脸,又看看站在门口等着她的祁清岑,咬咬牙迈步走了进去。

    简奕澜跟在祁清岑身后进了暗道,她蹙眉抬手捂住口鼻,空气中泛着的血腥腐烂味比石室里的更加浓郁。

    暗道里并没有像石室里一样的烛台,越往里走地道越幽暗,透着股阴森诡异之感,祁清岑正向前走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拽住了他的袖子,他侧头一看原来是简奕澜。简奕澜紧紧的攥着祁清岑的衣袖,小脸煞白额头上布满冷汗,祁清岑看着简奕澜轻声嘲讽,“右相大人也有怕的事情?”

    简奕澜脸如白纸,轻声回道,“人总有怕的事情。”

    祁清岑没说话,也没拂开简奕澜的手,而是放慢脚步让她能跟上他。

    走了半刻钟,暗道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亮光,三人加快了步伐走出了暗道,简奕澜刚走出暗道就松开拽着祁清岑衣袖的手,扶着墙吐了起来,原来出了暗道就是郊外的一个山丘,山丘下堆积着还未处理的被抽了人骨的尸体,整个山丘下弥漫着尸体腐烂的气味。

    祁清岑蹙眉看着这山丘下的残忍的景象,又回身看看扶着墙吐着正凶的简奕澜,对叶合沉声说道,“将这些尸体收敛好,让他们的家人来认领。”

    “是,主子。”叶合颔首应道。

    祁清岑说完转身走到正扶着墙神情空洞的简奕澜面前,冷声说道,“右相大人,我们出去吧。”

    简奕澜感觉有人在跟她说话,却没听清说什么,她抬眸看向祁清岑,一双大眼透着迷茫无助。

    祁清岑最见不得她这样的眼神,抬手将简奕澜眼睛遮住,他回头看看正捏着鼻子整理尸体的叶合,又看看被他遮住眼睛一动不动的简奕澜,无奈叹气,然后抬手抓住简奕澜的胳膊将她拽了出去。

    过了两刻钟,祁清岑终于拽着简奕澜走出了“墨香堂”,到了“华德书馆”的院子里,祁清岑松开拽着简奕澜的手,却没想到不知何时简奕澜又抓住了他的袖子,他蹙眉心想这简奕澜怎么总喜欢拽人衣袖。

    简奕澜缓过神后就见祁清岑墨黑的眼眸幽幽的盯着她,她顺着祁清岑眼神看去,就看见自己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袖,她赶紧松手,却没想到因抓得太紧将祁清岑的衣服攥了一堆褶,眼看着祁清岑脸黑了起来,她干笑两声,伸手拂了拂她攥过的地方,又面无表情的对祁清岑低声问道,“秦王殿下,这‘墨香堂’里的人骨笛不管了吗?”

    祁清岑见她缓了过来,也没计较,负手沉声说道,“既然他们将这些人骨笛扔在这里,就说明这些人骨笛并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所以这些骨笛并没有用,不过倒也可以留下几个,找人研究一下这骨笛的做工,没准也会有线索。”

    简奕澜点点头,祁清岑见她脸色有些发白,蹙眉低声说道,“本王看右相大人如此难受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不然皇上见了还以为本王对右相大人有多苛刻。”

    简奕澜觉得自己确实不太好,俯首说道,“谢秦王殿下,那微臣就先回去了。”说完就向书馆外走去。

    她走到门口,抬起纤细的胳膊拂上沉重的红门,可能是因为刚吐完有些使不上力气,她迟迟没有推开门,祁清岑见状抬步跟了上去,他走到简奕澜身边抬手推开大门。

    简奕澜见祁清岑帮她推开门俯首轻声谢道,“多谢秦王殿下。”

    祁清岑睨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本王看,本王还是送右相大人回去吧,这世上想杀右相大人的这么多,没准哪个就趁右相大人虚弱的时候来取了右相大人的命,若是右相大人出事了,皇上恐怕要怪罪本王的。”说完也不管简奕澜答不答应,解开拴在门口的缰绳,翻身上马。

    简奕澜见这样也只好答应,她缓了缓力气,脚踏马镫,一咬牙翻上了马,祁清岑见她上马了,驾马慢慢往前走去。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驾着马缓慢走着,时不时说上两句话,走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两人终于到了简奕澜住着的客栈。

    两人刚到门口,风衍就迎了出来,简奕澜翻身下马,走到他面前,轻声问道,“风衍,你这是有何事?”

    风衍俯首恭敬说道,“回大人,草民只是来汇报一下今天的工程进度。”

    风衍刚说完,祁清岑就冷嗤一声,心中想到,这简奕澜还真是净会招惹一些小白脸,想法落下,他斜睨了一眼风衍,又盯着简奕澜沉声说道,“既然右相大人已经到了地方,本王就不打扰右相大人和别人谈公务了。”说完驾马扬长而去。

    只留下简奕澜正伸手想要说些什么,看着祁清岑的背影她蹙眉无奈,心想这秦王怎么总是不听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