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玉笛和玉佩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4本章字数:1533字

    风衍点点头拱手告辞。他出门时刚好碰到处理完店小二事情回来的袁飞,两人互相点了下头,表示打招呼,然后各自离去。

    袁飞回到简奕澜房间,将一个白色纸包放在桌面上,俯首说道,“主子,这就是小二想要下的药,属下已经证实这药是‘赤木散’,‘赤木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是从一种叫‘赤木’的植物上提取出的,而‘赤木’生长在沙漠上,大岚国内并没有这种植物,只有西域才有。”

    简奕澜蹙眉默念着,“西域?”

    袁飞接着说道,“属下看那小二并不老实,已经让人偷偷跟着那店小二了。”

    简奕澜点点头,而后突然想起早上未看到刘丰之的事,又敛眸轻声问道,“你可找到刘丰之了?”

    “回主子,找到了,刘大人正在他郊外的别院,他让管家将府中财产都清点了一番,然后都偷偷运到了别院。”袁飞低声回答。

    “这刘丰之怕是觉得形势不对,准备随时跑路吧。命都保不住了,还想着他那点钱,”简奕澜冷嗤一声,“你继续盯着他,现在还不是抓他的时候,大鱼还没上钩,小鱼就先让他快活一阵。”

    袁飞颔首应道,“是,主子。”

    简奕澜似是有些累了,她揉了揉眉心而后摆摆手,让袁飞退了下去。

    袁飞退下后,她叹了一口气,而后起身走到床边,褪下鞋子翻身靠坐在了床头。

    简奕澜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那玉通体白色,温润晶莹,上刻一个“墨”字,这是简奕澜父亲简墨生前留给她的。

    今日看到“墨香堂”暗道尽头的那山丘下血肉模糊的景象,她又想起,当年父亲被人用盒子送回大岚的人头,也是这般血肉模糊。

    她当时不过十二岁,眼见着自己父亲的人头,静静地躺在木盒子里。

    也就是那年,为了帮父亲报仇,也为了支撑住简家,她决定入朝为官。

    简奕澜摩挲那块玉佩,突然想到什么,又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玉笛,这玉笛是她昨天换衣服掉出的,昨天着急出门就没仔细看,就随手塞到了袖口里。

    这玉笛不过三寸长,比一般的短笛的一半还要短,更像是一个信物,重点是这短笛的玉质和她父亲留给她的玉佩材质相同,像是一整块玉做成的。

    简奕澜蹙眉将这玉笛来回打量了一番,突然看到玉笛隐蔽的角落里刻着个“秦”字。

    “秦?”难道是名字里带秦的?简奕澜思索,这玉笛到底是怎么来的?失忆的时候得到的?“秦”?不会跟秦王有关系吧?应该不会?前几天他还在京城。

    简奕澜叹气,为什么关键时候总是这样掉链子?这玉笛一定和父亲留下的玉佩有关系,到底是怎么得到的呢?

    她思索了许久也没想出个结果,便摇摇头,将玉佩和玉笛都收了起来,起身洗漱休息了。

    第二日清晨。

    简奕澜出了房门后就找到袁飞,沉声吩咐道,“你一会儿让人去查查这涒州所有名字里带‘秦’的人。”

    “是,主子。”袁飞颔首应道。

    简奕澜吩咐完后,就向知府府衙而去,这回她特意在厅堂等着祁清岑出来,没有再直接走进东厢房。

    不过片刻,祁清岑就来到了厅堂,简奕澜上前行礼,“参见秦王殿下。”

    “右相大人免礼。”祁清岑伸出手示意简奕澜免礼,而后又接着说道,“昨夜仵作已经检查了那些人骨笛,将它们按照年龄、性别分了一下类别,倒有了一点小发现,正想叫右相大人一同去看看。”

    “好。”简奕澜点点头,跟着祁清岑向司狱司走去。

    几人来到了司狱司的停尸房里,人骨笛正分成几份摆放在了桌台白布上,仵作见祁清岑等人进来,俯首说道,“参见秦王殿下,右相大人。”

    祁清岑点点头,俯首沉声说道,“免礼,说说吧,有什么发现?”

    仵作躬腰伸出手指着这些人骨笛恭敬说道,“回王爷,小人连夜将这些人骨笛分辨出来,总共分为了三类,第一类是成年男子,第二类是十五岁左右的男孩,第三类是成年的女子。”仵作一一指出,然后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这缺了一种人的骨笛。”

    “是十五岁左右少女的吗?”简奕澜蹙眉问道。

    “回大人,正是。”仵作俯首应道。

    简奕澜听后和祁清岑对视一眼,祁清岑蹙眉沉声说道,“这十五岁左右少女做的人骨笛恐怕就是他们所需要的了。”

    “嗯。”简奕澜敛眸点头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