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死无对证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4本章字数:1519字

    “他这就按耐不住要逃了”简奕澜冷哼一声,她又冲袁飞问道,“他现在在哪?”

    “属下让人将他押在了府衙。”袁飞俯首说道。

    简奕澜思索片刻,敛眸突然问道,“之前让你办的事,你办的如何了?”

    袁飞俯首回答,“按主子所说,属下确实在府衙找到了刘丰之贪污受贿的证据。”

    “好,既然找到了,我们现在就回府衙。”简奕澜说完,侧头向祁清岑眯着眼问道,“秦王殿下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微臣如何审案?”

    “本王自然是想见识见识,大岚朝十二岁就成为探花郎的右相大人是如何审案的。”祁清岑看着简奕澜冷声说道。

    而知府府衙内,被围在厅堂里的刘丰之正冲守在门口的侍卫怒吼,“你们没资格关着本官,就你们这样的身份你信不信,等本官出去第一个就把你们千刀万剐......”

    “本官看刘大人中气十足,面色红润,不像有照顾病重母亲的劳累呐。”赶回府衙的简奕澜看刘丰之在那里骂骂咧咧,进门便嘲讽道。

    “右相大人,您抓下官是为何呀?下官自认自律,并不曾犯错呀?”刘丰之继续装傻。

    刚迈进门的祁清岑见刘丰之这样说,冲简奕澜冷声说道,“本王还是头回见到脸皮比右相大人还厚的人。”

    简奕澜也不在意他这样说,低声说道,“秦王殿下请坐。”

    祁清岑撩袍坐在了太师椅上,简奕澜随之就坐。

    “刘丰之你可知,王禹已经放弃你了。”简奕澜敛眸沉声说道。

    刘丰之听到这话,眼神里出现一阵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俯首说道,“右相大人说的可是尚书大人,可是下官和尚书大人并无交集呀。”

    “你和他并无交集,可是他可想拿你当替罪羊呢。”简奕澜敛眸不紧不慢说道,她看刘丰之有些动摇,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并没留下任何贪污的证据?”简奕澜拿起桌上茶杯,“的确,你是没有留下,但是王禹将你所有贪污受贿,违反律法,草菅人命的证据一一都放在了你这府衙,已经在你的卧房中搜出。”

    刘丰之听后明显慌乱,不过还是在死咬着不松口,俯首说道,“下官并不懂右相大人在说什么。”

    “不懂是吗?袁飞上证据。”简奕澜将茶杯撂在桌上,冲身后的袁飞说道。

    袁飞将账本递给简奕澜,简奕澜随手接过拍在刘丰之面前,刘丰之慌乱捡起,粗略的翻阅一番,最后瘫在地上,面如土色。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简奕澜沉声问道。

    “我认罪,不过,王禹这么对我,我不能让他逍遥自在。”刘丰之愤恨说道。

    简奕澜敛眸一喜,正要听他能说些什么,刘丰之突然口中血溅半步,倒地晕厥。

    袁飞连忙上前查看,“主子,刘大人已经死了。”

    简奕澜蹙眉抿嘴,本以为能钓出大鱼,却没想到王禹早就有了防备。

    “这王禹虽然是个极贪之人,不过能混到现在都不被扳倒,也是有一定手段的,本王看右相大人还是切莫太着急。”祁清岑见刘丰之吐血而亡,起身对简奕澜冷声说道。

    简奕澜敛眸颔首,“多谢秦王殿下殿下提醒。”

    祁清岑说完就起身回了东厢房,简奕澜留下处理剩下的事。

    刘丰之虽死,但简奕澜还是想找些证据,简奕澜命袁飞再带人去调查一下刘丰之的别院,却没想到这一调查,却查出了大事。

    傍晚戌时。

    祁清岑洗漱正打算休息,就听门外封赭来报,“主子,右相大人的人在刘丰之别院下面发现了一个和‘墨香堂’密室里一样的暗室。”

    “什么!”祁清岑听后蹙眉,又问道,“右相现在在哪?”

    “右相大人应该刚赶到别院。”封赭回到。

    祁清岑听后起身穿好衣服,迈步出门,冷声说道,“我们也去看看。”

    等祁清岑赶到时,简奕澜正看着别院花园地上的地道蹙眉。

    “让人进去看了吗?”祁清岑冷声问道。

    “看了,里面没人,这密室和‘墨香堂’里密室的结构一样,不过空间却大了几倍,这里恐怕是他们的总部。”简奕澜敛眸答道。

    “这刘丰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祁清岑沉声说道。

    简奕澜低声接道,“是呀,可惜死无对证。”

    带人查探一阵后,除了这个新发现的密室外,并没找到其他线索,简奕澜命人封了这个别院,又派了几人守着,然后离开了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