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红妆血泪卿错付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525字

    满天红花飘洒,耳畔鞭炮齐鸣,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两边的宫婢满脸带笑的关上了新房的大门。

    一对红烛左右摇摆,映衬着两边的大红喜字格外鲜艳喜庆,新娘子端坐在床的一角,床上洒满了红枣、花生,果园等坚果。

    一旁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守在门外,等待新郎过来,完成交杯酒的成亲洞房仪式。

    洞房外安静的诡异,听不到一点动静,莫名的让人心情焦虑一起来。

    “夫人!世子正在敬酒,派奴婢过来传话,可能要您多等一会!”门口跑来一名侍女,跪在新房门口,怯生生的说着,目光有些慌乱。

    “没事,你先下去吧!”随着新房内的新娘子的柔声低语,小丫头很快跑了出去,一不小心将一边一会要给新人喝的交杯酒撞翻在地上,酒壶顷刻间洒了一地,惊动了房里的新娘子。

    “你个小蹄子!怎么回事!”喜娘一巴掌打在了小丫头的脸上。

    “夫人饶命!”小丫头拼命的磕头。

    “没关系,下去吧,重新准备就是了!”新娘子很快走了回去。

    喜娘愣在当场,这新婚洞房夜,交杯酒被人撞翻,这可是非常不吉利的!

    ……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守在门口的喜娘等一堆人早就靠着墙根昏睡了过去,一直到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所有人立刻慌乱的重新站好,等候在一旁。

    “世子到!”随着侍卫的通报,新房四周立刻重新点亮了烛火,顿时涌进来许多侍卫。

    一名身材颀长,一身喜袍的男子腰间挂着一把长剑,大步流星的向着新房走了过来,后面还紧紧跟随一个侍卫,手里端着圆盘。

    “世……”喜娘正要开口,却一把被门口站定的男子伸手阻止。

    两边的侍女一把推开了房门,新娘子笔直的坐在床边,盖头下的红唇微微一弯,露出一抹浅笑,直接将盖头掀开扔在了一旁,杏眼微微一斜:“你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才过来,人家等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男子微微一笑,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自然是给我的夫人准备礼物来了,你看!”

    随着男子清脆的声音,一边的侍卫立刻端着圆盘走上前来。

    “什么礼物啊!能比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还金贵?”女子娇笑着上前,一把掀开了圆盘上的盖头,蓦地立住当场!

    圆盘上放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上面的人翻着白眼,七窍流血!头发乱蓬蓬!上面还滴答着血液!

    “啊!!!!!”房子里的婆子,丫头吓得四散逃跑,却被门口的侍卫一刀刀次刺中了腹部,倒在血泊当中!

    女子震惊的望着面前血腥的一幕,眸子里渗出了血丝,还没反应过来,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剑,顷刻间跪在地上,双手握住了刺在腹部的长剑,抬眸望着面前手中握着长剑的男人:“为什么……!”

    男子勾唇一笑:“你父皇勾结梁国来对付我齐国!你又跑过来说要嫁给本世子!虽然我们曾经有过一场感情,可是你突然跑过来,谁知道你这一出是不会死包藏祸心!图谋不轨!”

    男子说完,一咬牙,直接把长剑抽了出来,一脚将面前的女子踢在了地上!

    “我是……真喜欢你!……你这个畜生……杀害我父皇!”女子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九州大路上的南朝统治中原二百年,不过到现在早就四分五裂,你南朝现在就是一个摆设,不错,你父皇,整个南朝皇城都是我灭掉的,梁国早就在你跑来齐国的时候,撕毁了和你父皇的盟约!”

    “本世子要谢谢你!不是你,我又如何轻而易举的毁掉南朝,得到南朝的封地和财宝!壮大我齐国的国威!”男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畜生!”女子的声音淹没在了男子的笑声中,无力的翻着白眼,满室一地狼藉,倒了一地的尸体,诺大的洞房变成了死人场。

    “世子,南朝公主陈凌波已经没了呼吸!”一边的侍卫小声的说着。

    “那就全都扔出去!看着碍眼!”男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大雨瓢泼,乱葬岗,一堆侍卫推着一辆车子,将一堆女子尸体直接扔了下来,当场跑路。

    电闪雷鸣,没有人注意到,黑夜里,远处跑来一路人马,马上下来几名黑衣人,

    直接在乱葬岗,一堆翻找,将刚刚咽气没多久的南朝公主陈凌波的尸首悄悄抬了出去,直接消失在雨幕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