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洞房冷烛夜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536字

    筹办了那么久的万象楼的夺娶天女大赛就这样匆匆落幕,总是给人很多的遗憾,很多人没有看够,但是也只能无奈的离开。

    但是,齐国齐王齐正宇铩羽而归却得意洋洋的面孔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梁王梁云轩和齐王齐正宇最后都是狼狈的出现在面前的赛场上,但是赢得胜利的梁云轩却还是在第一时间在九州成了所有人的笑料,有人嘲讽,有人看热闹,更多的人好奇。

    “梁云轩这个男人确实够狠,明知道所谓的天女,南宫玥不过是一个丑女,却为了得到天下,还是将她娶了回去。”回去的路上,齐正宇将茶杯重重的放在了石桌上。

    “正常人都会这么做的,放在一边冷落着就好了。”一边的侍卫齐安在旁边小心的伺候着。

    “少插嘴!”烦躁的怒斥身边的亲随,随意的将身子靠在身后的软垫上,闭眼假寐。

    ——

    此时,华丽的马车上贴着红色的喜子,除了梁国跟随的侍卫亲随士兵以外,名震九州的天女南宫玥只带了两名贴身随侍的婢女以外,只身一人踏上了回梁国的路途。

    “姑娘,这梁王虽然风光的在全天下面前将您抱上了回梁国的车子,却在之后从未露面看过您一眼,真是太不将您放在眼里了。”一边的眨巴大眼睛的小婢女月容开始为南宫玥打抱不平。

    “一个丑八怪而已,需要多看重?”一声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低调的看着手里的书本,沉静若深海,自成一景,无波无澜。

    两边的侍女也自觉的闭嘴,站在一边,照顾南宫玥的饮食起居不再说话。

    当车子在路上行走了四五日的功夫终于赶回了梁国,这个和齐国隔水相望的过度,已经成为九州中原数一数二的大国,和齐国十年交战无数次,依然维持在表面友好的状态,利益纠葛,随时撕毁表面的平和。

    十年的时间有多久,可以将一个天真无邪的稚女变成一个成熟内敛的女人,十年蛰伏,卷土重来,历经沧海桑田,多的是成熟内敛,喜怒不形于色,看淡情爱,浮沉一世,喧嚣浮躁也成为幼稚的过往,恬淡血腥的现在,是她重来一生的目标。

    一回眸,情已远,再回眸,恨意绵长,情深不悔,流年不度,只剩下一身的悲凉。

    ——

    “大王,夜已深,今晚是您和玥夫人的洞房花烛夜,还需要您回去完成交杯酒的仪式。”一边的梁平看着面前脸上已经出现倦容的梁王梁云轩,小声的提醒。

    “本王累了,更衣,今晚在大殿休息。”梁云轩说完,站起来走进了一边和书房紧紧相连的寝殿,守在大殿门口的两名侍女立刻端着面盆,毛巾进去,梁云轩净手,沐浴过后,伺候梁云轩入睡。

    当大殿的一丝星火灭掉的时候,亲随梁平也无奈的让两名侍女退了出去,一个人站在门口望着黑发呆。

    此时的深宫内院,正在举行大礼的天女南宫玥所在的重华宫,虽然宫殿内外到处都贴上了大红的喜字,但是前来伺候的人,除了南宫玥身边的两个贴身婢女以外,宫殿内一个下人的身影都看不到,漫天的红花洒落一地,除了窗外洒落的冷月,窗前燃尽的红烛,冷风吹过窗棂,将窗帘吹的微微浮动,远远望去,这里仿佛是鬼屋!

    寂静无人,一切安静的诡异,这安静的四周总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姑娘,已经四更了,天快亮了,您还是早些休息吧,这大王怕是来不了了!”一边的月影气呼呼的说着。

    “那就整理床铺吧,正好本宫也累了,对了,今晚你们两人就守夜,瞪大眼睛,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立刻通知本宫,把院子里所有的烛火全部点亮!还有把这刺目的喜字,红色的帷幔,酒水全部撤掉,看着厌恶!”

    “是!”简单齐声回答以后,月容,月影两个婢女动作凌厉的将床铺上的大红喜被,室内红色的帷幔,酒壶,大红喜字,红色的绸子全部撕扯下来,扔到院子里,一把火烧光。

    快步将从万象楼带来的被子,日用品,衣物全部重新整理铺排好,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室内焕然一新。

    摆设,装饰全部和在万象楼内的起居室一样,看到熟悉的东西,不断在脑海里闪过的红色噩梦场景才慢慢的退去,折磨了她十年的噩梦,终于开始慢慢从脑海中抽离,一直在月影点燃了安神香以后,南宫玥才换换进入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