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聪明过头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3039字

    一切发生的就像是一场梦,看着面前的一切,南宫玥几乎都感觉就像做梦,面前少女拙劣的演技,四处张望的眼珠子,分明是直接抱着已经损坏的王袍向着她的方向撞了过来,实在是可笑。

    可是现在的一幕,可是一点都不开玩笑,刚刚几天不见的何姑姑,这次大家亲临,身后跟随的竟然是梁王身边的贴身亲随,梁平,事情有的严重。

    “姑姑,奴婢冤枉,都是南宫管事故意破坏的,还请姑姑明察!”一边的小宫女吓得不住的磕头喊冤。

    “我们……我们可以……作证!”浣衣房内,平时就胆小如鼠的四五个侍女,怯懦的举起了右手,指着南宫玥的方向,开始指正。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良心不会痛吗?南宫管事,平时是怎么对待你们的!你们是谁救出来的!”月影几乎是喊了出来,指着对面的一群怯懦的少女痛斥。

    “哪里来的小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张嘴!”

    “是,姑姑!”何姑姑身边的琳儿立刻走了过来,瞪着眼珠,走到了月影面前就要张嘴,忽然一个人影直接窜到了月影面前怒喝:“好不赶快给姑姑赔罪道歉!”

    南宫玥的提醒很快让面前的月影低头认错,只见月影立刻跪了下来,向着何姑姑的方向磕头:“都是月影莽撞了,还请姑姑饶恕!”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掌嘴!”何姑姑的话音刚落,琳儿已经微微冷笑,走上前去,一巴掌上去,直接把月影打倒在地,嘴角出现了一丝血丝,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南宫管事,你辜负了老身对你的期望啊,你怎么怎么不小心,竟然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将大王的袍子划破,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看着被打的嘴角挂血丝的月影,南宫玥明明知道这里是一个是非之地,可是却又无可奈何,硬着头皮,看向面前的老狐狸女人。

    “姑姑!殿下王袍一直是贵重物品,这几日一直都未拆封,一直妥帖的保存,属下安排的井井有条,请问婢子手中的王袍到底来自和何处?且看这做工和针线,还有意料,很明显这不是大王的王袍,是赝品,有人在提供假冒的王袍!奴婢对这位婢子手里的王袍有印象,不知道这位婢子是受何人指使,竟敢拿这假冒的王袍来混淆视听,还对王袍动了手脚!”

    “还请姑姑明察!”一边的南宫玥抬起了眸子,直接诶将自己右侧的受伤变丑陋的脸颊露了出来,耳边有些碎发,可以及时将脸边的伤疤,遮挡一下。

    “你说什么?这王袍是假冒的?”一边的何姑姑顿时蒙住,看向一边跪在地上刚刚喊冤的婢子,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几乎要昏倒,一边的琳儿立刻跑了过去扶住。

    “大胆,婢子!说,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竟敢偷偷的仿冒大王的王袍!”梁平看了一眼面前的南宫玥,看向面前被揭穿的假冒的婢子,随手触摸面前的王袍,看着上面缝制的针线和绣上去图案,都仔细一一的对过,果然发现了上面的猫腻,针脚粗糙,绣样丑陋,不精致,一看就是一个冒牌货。

    “还不赶快交代你幕后的指使的人,不然现在就把你的脑袋现在斩断!”梁平的动作利落,长剑拔出来的一瞬间,小丫头立刻吓得趴在了地上,直接诶哭了出来:“是何姑姑,是她,她让奴婢连夜找出来一件衣服去诬告南宫管事,可是破坏往王袍是诛九族的大罪!奴婢打死也不敢,只能,只能去投了尚衣局里面一些没有用处的衣服偷了出来,来诬陷南宫管事,那,那几个作证的人,都是,都是被,被何姑姑威胁的,饶命啊!”

    现场的失控,让面前的何姑姑乱了针脚,但是老狐狸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立刻开始反驳:”死丫头,自己犯了大罪,竟敢还诬赖老身,来人立刻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何姑姑,没有您的牵线搭桥,一个小丫头,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婢子,是如何找到这件废旧的衣料,如何和尚衣局的人认识,能找到这样和真品类似的王袍,您是不是感觉没有尚衣局的人指认,您就可以高枕无忧?“

    “只要您被抓的消息被散发出去,王袍的事情就会不胫而走,很快散开,您说尚衣局的人会不会很快跑路,很快就把您的事情给直接说出来?和您相比,是衣服重要,还是他们的性命重要?”

    “你,你这个女人,没有证据,休想吓唬老身!”突然在黑暗中看到面前的女人,尤其是面前哪张丑陋的脸颊,何姑姑忽然吓得哇哇大叫起来,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不断的向后躲避,可是面前的南宫月似乎察觉到了何姑姑的恐惧,不断的将自己已经受伤的一张脸颊,不断的靠近面前的女人。

    “何姑姑,你信不信,属下现在就去尚衣局去把相关的人带到您的面前和您对质?”南宫玥直接站了起来,立刻向着外面走。

    “月容,去尚衣局,记说,何姑姑被抓,将擅自将假冒的王袍交给何姑姑的人,只要站出来指认何姑姑,她的罪过就可以免了!”

    “南宫玥,你这个贱人,丑八怪!就算老身今日不除掉你,日后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想要除掉你这个丑八怪的人太多!”何姑姑忽然跪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南宫玥,大声的喧哗起来。

    “把何姑姑,还有面前的小丫头全部都抓起来,关到了牢房里面去!”

    “是!”随着梁平一声令下,一边的侍卫很快都走了过来,直接将面前的两人一起押了起来,一起向着外面走去。

    “南宫玥,你这个祸水,你等着,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何姑姑的尖叫声还在外面响了起来,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耳膜。

    “南宫玥,你需要随我们走一趟!”一边的梁平拿着手里的假冒的王袍,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南宫玥,忽然说道。

    “什么?”南宫玥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立在原地。

    “你需要随同我们走一趟,现在,挺清楚了吗?”梁平大声喊道。

    不自觉的抚摸右侧脸颊上一道蛇形伤疤,忽然跪在了地上:“不知梁平侍卫,奴婢需要到那里去?不知能否告知!”

    南宫玥跪在地上,心脏不断的跳着,这种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总是让她心中有大的不适,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不是她喜欢的局面。

    “不要多问,你只管走就是了!否则,你身后两个丫头的命,现在就会被杀死,你现在没有选择,没有资格谈条件,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梁平看着面前的南宫玥的反抗,十分不悦。

    “是,那就多谢梁平侍卫的照顾!”南宫玥淡淡说了一句,站了起来,紧紧跟随着梁平的脚步,向着外面走去。

    当七拐八拐,视野越来越宽阔,景色越来越漂亮,四周的摆设越来越考究的时候,南宫玥隐隐约约知道了她要见谁!只是这种局面,真的有必要吗?不是早就把她废了?

    当走到湖边水榭凉亭的时候,梁平直接停了下来,让南宫玥直接走进去,南宫玥仔细的看着面前面色深沉,没有任何多余表情的男人,转身向着水榭凉亭走去。亭子四面轻纱飞扬,空中隐隐有琴声传来,走进了,才听到亭子里面竟然还有众多女子娇笑的声音传来,忽然几个身穿华丽锦袍的女子直接笑着跑了出来,四处躲藏,一个戴着眼罩的男子,冲出了亭子,一下子撞到了南宫玥的的身上。

    男子似乎感觉到了不一样,伸手紧紧抓住了南宫玥的肩膀,趴在了她的后背上轻轻的嗅着,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当手指一点点的摩擦上蛇形疤痕的时候,面前的女人依然一动不动,安静宛若磐石,只是就那样站着,男子似乎也对面前女子的表现满意,在蛇形疤痕上摩擦了许久,忽然说道:“香味不对,没有任何花香,只是一种淡淡的驱蚊的清香,你是谁?”

    当男子将眼罩摘下来的时候,望着面前一张放大的脸,忽然一下子将面前的南宫玥一把拖到了地上。

    砰地一声,南宫玥没有反应,直接被面前的男子毫不留情的推到了地上。

    “丑的让本王恶心,坏了游玩的心情,什么时候来不好,趁着本王心情好的时候过来,是故意的吗?”梁文轩转身回到了亭子里,两边的女子立刻将两人之间的轻纱帷幔全部放了下来,遮挡了梁王的视线,防止梁国大王再看到南宫玥的丑脸影响了好心情。

    南宫玥默默的从怀里拿出了轻纱遮盖住了脸上的蛇形伤疤,跪在地上,等着面前梁国大王的开恩,让她的事情可以解决。

    “回大王,是梁平侍卫带着奴婢过来的。”南宫玥也只能主动开口。

    “是他让你现在过来找本王的?”梁王的声音隐隐有着一阵生气,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