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忘记了自己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501字

    “被‥……刺破了秘密……很痛苦吧!”南宫玥就这样一个人睁开眸子,盯着面前的梁云轩,尽管自己的喉咙已经一片血红,衣服染上了大片的血红,但是依然在苦苦的挣扎,不断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自己收拾!”粗鲁的将一个白色的瓷瓶丢到了地上,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反而像是将心中重重的压力卸下了,手中的长剑扔在了地上,一个人随意的将身上的王袍脱掉,放在了一边的衣架上,直接就地坐了下来,全身躺在冰凉的地上,双手枕在了脑袋地下,面具撕下来的瞬间,露出来一张长期佩戴面具,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十分妖艳,比女子还俊美,比男子还英俊,柔中透着三分娇媚,媚中带着十分硬气,一双秀丽的大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痴痴地望着。

    南宫玥滑落在地上,伸出玉手直接将捡起来地上的瓷瓶,强忍着剧痛,洒出来药粉涂抹在了喉咙上,拿出匕首,从衣裙上,撕下来一张白色的布条,直接将伤口谨慎的处理包扎好。

    南宫玥看着面前男人的真容,当她仔细看的瞬间,忽然感觉整个人都处于呼吸停滞的状态,双手不自觉的攥紧,呼吸变得更加的迟钝,整个人开始晕眩,甚至开始主动往前走,靠近面前男人,当她不受控制的向着男人的面庞低下头的瞬间,忽然,正在发呆的男人,妖艳的眸子和面前南宫玥的眸子堆上的瞬间,她的心口猛地一痛,心中立刻拉响了警报!

    南宫玥感觉很不正常,当面前男人再次刻意拉近距离的时候,转身向着地面翻滚了过去,双手捂住了眼睛,大口的喘气,双手捂住眼睛过了好长的时间,呼吸才渐渐的平稳下来,头晕目眩,心脏狂跳的状态。

    “你的脸有毒!”挣扎了好长的时间,终于反应过来,南宫玥,此时刚好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人,心中猛地吃惊,这个男人现在刻意暴露出来自己的底牌,太过简单,太过轻易,没想到她也有被美色迷惑的时候,刚刚反应过来,想到这点,喉咙就火辣辣的痛,好似被人再次掐住了喉咙一样,疼痛,灼烧,撕咬,这种痛苦的感觉,不断的在蔓延,让她无所适从,难受煎熬。

    “本王的一张脸太过美艳,被母后定义为妖物,锁在暗黑的牢房十几年不见天日,没有名字,没有过去,只有数不尽的黑暗,如今依然活在另一个名字的底下,戴着别人的面具,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真的好累啊,也好,今日多了一个能说知心话的人。“

    “喉咙很难受吧!”轻轻的一句话,站起来的瞬间,男人已经将面具重新戴上,再次恢复梁云轩该有的样子,冷库,面容严峻,一丝不苟,仿佛刚才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妖艳面孔就是一场梦境。

    “知道控制你不容易,所幸就把过敏的药物参合在里面,不会致命,不会有毒,但是会对受伤的皮肤产生强烈的灼烧刺激,延缓伤口愈合的速度,就算是伤口愈合了依然会每天在特定的时辰折磨你一段时间。”男人说完,重新披上了王袍,恢复了正常君王该有的样子。

    “现在的滋味怎么样?”梁云轩站了起来,走到了面前,看着面前的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滚开!”一把将匕首抽了出来,防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伤口不但的蠕动,刺痛,痒痒的感觉,不断在伤口处蔓延,这种感觉让她生不如死,忍不住伸手去挠,可是刚刚破裂的伤口,再挠下去肯定会再次流血,止不住,喉咙太脆弱,根本经不起长长的手指甲的抓破。

    就在南宫玥感觉万分难受煎熬的时候,忽然一颗红色的药丸递了过来,她谨慎的抬头,艰难的移动身子,躲避面前男人的献殷勤。

    不给她任何拒绝反驳的机会,对面的男人直接将她的嘴巴捏开,将红色药丸逼了进去,盯着她咽下去,才松手。

    “这是解药,一天一颗解药,这种过敏的草药是本王自己发现的,多读书总是有好处的,对付你这种知道太多秘密的人,最主要的,是让你学会闭嘴,只要你多说出去一个字,你会被折磨致死。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伤口才停止了瘙痒,剧痛,火灼的感觉,现在看上去,才能到一丝丝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