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一张人皮而已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3本章字数:3005字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秘密广而告之,就算我死掉,你们梁国也会成为天下的笑柄!”南宫玥捂着自己的伤口,看着面前的男人,冷冷的说着。

    “哼!威胁本王?”南宫玥仿佛听到了好看的笑话,什么没有说,直接站了起来往外走。

    哐当一声,房门被用力的甩掉,人早就消失在房门外。

    南宫玥一个人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白色的帷幔在空中飘荡,拼命去的挣脱房门,却已经被人上了锁,窗户也被人给封上,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一夜无眠,努力撑到了天亮,一滴水,一粒米饭都未进,室内的亮光渐渐的明亮起来,随着时光的推移,南宫玥却越来越难熬,喉咙好像有火在燃烧,一点点的开始冒泡,发红发肿,不断的冒泡,开始起来一层层又一层层粉色的痘痘,伤口不断的瘙痒,就算忍着,强忍不住,张开嘴巴对着自己的手腕咬下去的南宫玥,伤口的麻痹和痛痒依然在不断扩大影响力,伤口一点点的裂开,血液开始流出来,红肿的范围不断扩大。

    “梁云轩!你给我滚出来!滚出来!”开始在地上匍匐前进的南宫玥,双手趴在地上,长长的指甲也被咔咔掰断,头发散乱,形象全无,这是南宫玥进入梁国以来形象尽毁掉的一次。

    当南宫玥再也忍不住开始伸手去抓喉咙的伤口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刺眼的光纤让南宫玥微微不适应,不得不伸手去阻挡。

    一双黑色的靴子走了过来,渐渐的梁云轩整个人慢慢蹲下身子,垂眸看着面前痛苦的躺在地上不断挣扎的南宫玥,笑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紧紧地拽住面前男人胸襟,南宫玥声音打颤,直接把梁云轩的衣衫给撕裂开,裂帛破裂的声音,在耳边格外刺耳。

    梁云轩一点也不气恼,低头去触碰南宫玥,却被面前的女子厌恶的挣脱开。

    “帮我,成为我的人,帮我做事!”南宫玥面色严肃,看着面前不断挣扎的南宫玥,声音清冷,凝固。

    “你在威胁我!”南宫玥看着面前的男人,痛的身子不断的来回翻转,全身难受的不要不要的。

    “你以为呢?本王不远千里去万象楼赴约,又是为了什么?”

    “将你放羊吃草丢到人下人堆里,又是为了什么?吃饱撑的,逗你玩?”梁云轩冷冷的笑着,狂傲,放肆,不顾一切,看起来,野心勃勃。

    “可我是个丑八怪,天天见面,会到你胃口!”南宫玥冷笑着。

    “本王的真面目更艳丽妩媚,你要看吗?”南宫玥靠近面前的女人。

    “滚!”再也无法容忍喉咙的剧痛,她已经彻底暴露自己的本性,也就没什么可掩饰的了。

    “给我解药!”南宫玥直接向着梁云轩的方向伸出了手,没有任何犹豫。

    “本王没听到你的允诺,怎么会轻易把解药给你,你主动靠近齐国,梁国,又是为了什么,本王是为了夺权,告诉我,你又是为了什么?”

    “报仇!”仿佛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嘶吼,她已经容忍了太久,当梁云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臂已经被利刃划破,被身后的南宫玥扑倒,两个人一起向着地上栽了过去。

    “把解药给我,信不信,下一刻你就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锋利的匕首贴在喉咙上,南宫玥没有一丝犹豫,紧贴近皮肤,血液很快渗透出来。

    “你可以试试。”梁云轩就这样淡定的躺在地上,也不管有一把匕首横在自己的喉咙上,就好像被劫持的人不是他一样。

    南宫玥的喉咙再次刺痛,瘙痒,手腕开始发抖,就在这个瞬间,面前没有任何反应的男人,果断拿出药丸丢到了一边的地上。

    南宫玥看到了解药,微微伸长手臂拿解药,梁云轩抓住机会从一边闪了出去,逃过一劫,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有些急躁,咽下解药的瞬间,当梁云轩再次往外走的瞬间,空中的匕首再次插到了门上。

    “你堵住我的去路,也没有用,你现在到底,想不想帮助本王,不要敷衍,要诚心诚意!”梁云轩回过身,看着面前的南宫玥,脸色平静,没有任何嘚瑟,没有任何玩笑,就这样站在原地,没有转身。

    “我答应。”虚弱的回答,仿佛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南宫玥的精力也直接耗光,晕了过去。

    转身看着面前已经晕过去的女人,梁云轩走出去的瞬间,进来了两个女子,直接扶着南宫玥走了出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独立的院落,小桥流水,亭湖水榭,一切都好像如烟似梦,刚刚过去的几天地狱式的生活,让南宫玥对面前的一切,都十分的小心,低调的观察四周,再次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姑娘!”

    “主人!”

    “月容、月影?”南宫玥看着面前两个贴身女婢,一时之间有些不明所以。

    “是大王派我们过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姑娘?”月容担忧的跑了过来,握着南宫玥的双手。

    “没事,我现在饿了,想吃点东西。”

    “可是你的喉咙,看起来好吓人!”月影是个直肠子,话说出来的瞬间,就受到了月容送过来的白眼。

    “没事,只是皮肉伤。

    “南宫玥,大王有请!”梁平的声音在外面突兀的响了起来,南宫玥回眸一看,那个幽灵一样的侍卫,已经站在外面等候。

    “你们好好地,我先出去!”南宫玥走到了梁平侍卫的面前,回过身子的时候,梁平已经走远,看着面前越来越金碧辉煌,大气恢弘的宫殿的时候,南宫玥全身开始绷紧,小心的看着左右两边来往的人.。

    当一路走到上面的时候进入大殿内的时候,随着宫门的关闭,四周陷入一片安静,看着面前巍峨的宫殿,面前不远处金灿灿的王座,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

    “想不想来坐坐?”高位上突然起来半个身子,探出来的一颗人头,很快吓了南宫玥一跳,她很快恢复神智,对着面前的男人躬身一拜:“拜见大王!”

    “以后,你就是本王的贴身侍女,如何?”

    “可是奴婢一张丑脸,会给大王惹来非议!”

    “一张人皮而已。”

    “可是。”

    “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可是!”

    “够了!再多说一句废话,你的解药本王一颗也不会给你!”

    直到关键的一句话,终于令面前的南宫玥重新抬眸审视面前的男人。

    “奴婢遵命!”

    “梁国的国情,既然你一清二楚,本王也懒得和你浪费口水,说说你的看法!”梁云轩直接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南宫玥、

    “回皇上!奴婢只是一介宫女,不懂什么军国大政!”南宫玥的话让梁云轩微微的眯着眼睛,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带着面前的南宫玥藏到了隔壁的偏殿。

    宫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进来一位前后簇拥的华贵妇人,艳丽的妆容,看上去格外精致,微微隆起来的小腹被宽大的袍子遮住,但是目前看来,已经掩藏不住,走路小心谨慎,四周的人都是全神贯注,生怕面前的妇人出现什么意外,所有人都要脑袋搬家。

    “本宫的轩儿呢?人呢,哪去啦?”一声温柔的女音问了起来,听起来十分年轻。

    “回夫人,刚刚还在,这会儿大王可能出宫了!”一边的侍卫小声的说着。

    “废物!一个大活人都能看丢了!拖出去,挖掉眼睛和耳朵!”温柔的声音刚刚落下,外面就想起了恐怖的求救声,四周的人明显的瑟缩了一下,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钻到了地下。

    “夫人,您需要吃安……药了!”一边的侍女口吃,说了半天,终于说完。

    “先回去。”随着女子声音的落下,一行人终于离开,宫殿外面的惨叫声,终于慢慢的停止,此时被凄惨声音折磨的南宫玥终于忍不住,直接吐在了梁云轩的王袍上面。

    ‘“你竟敢污染了王袍,本王可以摘了你的脑袋!”厌恶的脱掉身上的龙袍,站在一边,远离面前的南宫玥,保持安全的距离。

    “动不动就要割掉人的眼睛和耳朵,摘掉人的脑袋,大王,您和夫人真的是亲的母子关系,一家子都是变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南宫玥痛苦的跪在了地上,她的喉咙又开始痛了,该死的!

    “对!我们都是变态,所以最喜欢看人生不如死的样子,你好好的挣扎,本王站在一边慢慢的欣赏!”梁云轩靠在一边,看着南宫玥痛苦的将一条白色的丝巾靠在了喉咙上,不断的来回跑着,转移注意力。

    “你现在慢慢的煎熬,等到你求我的,时候,看看本王的心情,是否会可怜你,将解药给你!”梁云轩说完就要离开,却不料身后有茶盏丢了过来,还有匕首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