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你丑你厉害

    更新时间:2018-11-15 20:15:14本章字数:3024字

    “把解药给我!大王,每日这样的折腾人,真的会死人!”南宫玥此时,再也沉不住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怒火不断的上涨。

    “你就算杀了本王也没用,解药本王身上只有一颗,你吃了,只有等着!”梁云轩还没说完,他的脑袋就被人直接使用匕首的刀柄敲晕,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南宫玥开始搜梁云轩的身子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摸出来一颗药丸,被一个小小的盒子装着,拇指大小的盒子,打开的瞬间,竟然有毒针飞了出来,南宫玥身子向后倾倒,盒子也落到了地上,再次去捡的时候,面前的梁云轩却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的力道太小,想要拍晕本王,需要下大力气,或者你需要更谨慎!”看着手中的拇指大小的盒子,南宫玥上来抢夺的时候,梁云轩直接藏了起来,身子向后闪出去一段距离。

    “这里是密室,说话不会被外人听到,还是那句话,说说,你现在对梁国了解多少!”

    “你以为一颗药丸,就能够为所欲为,令我必须听命于你?”说话的瞬间,南宫玥已经拿出了匕首,划伤了自己的食指,血液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一滴一滴红色的斑点。

    “你在做什么?”梁云轩微微眯着眸子,看着面前女子怪异的动作。

    “你在我的伤口上下了药,瘙痒,剧痛也只是一瞬间,以毒攻毒,我划破自己的手指,伤口就会痛的更清醒一些,延缓了喉咙上的伤口,这样狰狞的伤口,也只有你这样的变态,才能制造的出来!”

    南宫玥坐在地上,不再说话,看起来,一直都靠着放血来让自己保持清醒,不再伸出利爪去抓破自己的伤口。

    “堂堂梁国的夫人,嫡子成为梁国的王,本应该安享晚年的位置,却在不到四十岁的芳龄年纪,怀有了身孕,相比传出去,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南宫玥看向面前面色已经变得铁青的男子,不断的向后退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攥住王袍。

    “你可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梁云轩睁大眸子,看着面前的南宫玥,蹲下身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很抱歉,你的母后比较花心,宠男太多,真的很难分辨到底是谁的孩子,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再过几个月,你就会有一个和你抢皇位的弟弟!”

    “滚!”恼怒的面色出卖了面前一直耍酷的梁国的王,所有的情绪都在一瞬间崩溃。

    密室的烛火被人狠狠地吹灭,南宫玥的嘴巴被人强行掰开,一颗红色得药丸送了进来,南宫玥立刻吃掉,喉咙处的瘙痒也渐渐的停止。

    “给本王做掉这个孩子,就把喉咙瘙痒剧痛的解药给你,如何?”梁云轩看着面前模糊的人影,沉声说道。

    南宫玥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愕的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肯出面对付你的母亲?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真的要绝情的对抗?”

    “只是打掉孩子而已。”梁云轩回眸看向面前的南宫玥。

    “不清楚你们梁国的人事关系,无从着手。”无奈的摆摆手,直接坐在了一边的软垫上,拿着上好的甜点吃着,刻意将脸上的纱巾摘了下来,将喉咙上的伤口遮盖住,端着一杯茶,小口的喝着,她已经饿了两天了,再不吃饭会饿死的。

    “来日方长,你慢慢看着就好了。”梁云轩说完,往外走去。

    南宫玥抓了一大块好吃的糕点,直接拿了出去,一边吃,一边拿手抹掉嘴巴上的糕点碎屑,此时的梁平下巴差点落了下来,看着面前走出来的两个人。

    “将你的嘴巴擦干净!”梁云轩回眸看向跟在身边的南宫玥。

    “是,大王!”匆忙的拿手擦,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扔过来一个白色的手帕,快手接住,抬眸看着面前走掉的梁王梁云轩,迅速擦掉了脸上的碎屑跟上了梁云轩的后面,努力做一个奴婢该有的样子。

    “大王,奴婢现在依然是浣衣房的管事,恐怕不方便伺候您!”南宫玥看着面前一直在走的梁云轩,忽然说道。

    “浣衣房的管事已经安排其他人,你不用考虑了。”

    “可是,我是一个丑八怪,不适合做大王的贴身侍女”

    “少废话,不想让脖子上的伤口复原了?”

    “不敢。”

    “那就放心做一个丑八怪!你会吓跑所有人,没人敢上来和你比丑!”

    “把解药给我!大王,每日这样的折腾人,真的会死人!”南宫玥此时,再也沉不住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怒火不断的上涨。

    “你就算杀了本王也没用,解药本王身上只有一颗,你吃了,只有等着!”梁云轩还没说完,他的脑袋就被人直接使用匕首的刀柄敲晕,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南宫玥开始搜梁云轩的身子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摸出来一颗药丸,被一个小小的盒子装着,拇指大小的盒子,打开的瞬间,竟然有毒针飞了出来,南宫玥身子向后倾倒,盒子也落到了地上,再次去捡的时候,面前的梁云轩却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的力道太小,想要拍晕本王,需要下大力气,或者你需要更谨慎!”看着手中的拇指大小的盒子,南宫玥上来抢夺的时候,梁云轩直接藏了起来,身子向后闪出去一段距离。

    “这里是密室,说话不会被外人听到,还是那句话,说说,你现在对梁国了解多少!”

    “你以为一颗药丸,就能够为所欲为,令我必须听命于你?”说话的瞬间,南宫玥已经拿出了匕首,划伤了自己的食指,血液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一滴一滴红色的斑点。

    “你在做什么?”梁云轩微微眯着眸子,看着面前女子怪异的动作。

    “你在我的伤口上下了药,瘙痒,剧痛也只是一瞬间,以毒攻毒,我划破自己的手指,伤口就会痛的更清醒一些,延缓了喉咙上的伤口,这样狰狞的伤口,也只有你这样的变态,才能制造的出来!”

    南宫玥坐在地上,不再说话,看起来,一直都靠着放血来让自己保持清醒,不再伸出利爪去抓破自己的伤口。

    “堂堂梁国的夫人,嫡子成为梁国的王,本应该安享晚年的位置,却在不到四十岁的芳龄年纪,怀有了身孕,相比传出去,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南宫玥看向面前面色已经变得铁青的男子,不断的向后退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攥住王袍。

    “你可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梁云轩睁大眸子,看着面前的南宫玥,蹲下身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很抱歉,你的母后比较花心,宠男太多,真的很难分辨到底是谁的孩子,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再过几个月,你就会有一个和你抢皇位的弟弟!”

    “滚!”恼怒的面色出卖了面前一直耍酷的梁国的王,所有的情绪都在一瞬间崩溃。

    密室的烛火被人狠狠地吹灭,南宫玥的嘴巴被人强行掰开,一颗红色得药丸送了进来,南宫玥立刻吃掉,喉咙处的瘙痒也渐渐的停止。

    “给本王做掉这个孩子,就把喉咙瘙痒剧痛的解药给你,如何?”梁云轩看着面前模糊的人影,沉声说道。

    南宫玥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愕的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肯出面对付你的母亲?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真的要绝情的对抗?”

    “只是打掉孩子而已。”梁云轩回眸看向面前的南宫玥。

    “不清楚你们梁国的人事关系,无从着手。”无奈的摆摆手,直接坐在了一边的软垫上,拿着上好的甜点吃着,刻意将脸上的纱巾摘了下来,将喉咙上的伤口遮盖住,端着一杯茶,小口的喝着,她已经饿了两天了,再不吃饭会饿死的。

    “来日方长,你慢慢看着就好了。”梁云轩说完,往外走去。

    南宫玥抓了一大块好吃的糕点,直接拿了出去,一边吃,一边拿手抹掉嘴巴上的糕点碎屑,此时的梁平下巴差点落了下来,看着面前走出来的两个人。

    “将你的嘴巴擦干净!”梁云轩回眸看向跟在身边的南宫玥。

    “是,大王!”匆忙的拿手擦,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扔过来一个白色的手帕,快手接住,抬眸看着面前走掉的梁王梁云轩,迅速擦掉了脸上的碎屑跟上了梁云轩的后面,努力做一个奴婢该有的样子。

    “大王,奴婢现在依然是浣衣房的管事,恐怕不方便伺候您!”南宫玥看着面前一直在走的梁云轩,忽然说道。

    “浣衣房的管事已经安排其他人,你不用考虑了。”

    “可是,我是一个丑八怪,不适合做大王的贴身侍女”

    “少废话,不想让脖子上的伤口复原了?”

    “不敢。”

    “那就放心做一个丑八怪!你会吓跑所有人,没人敢上来和你比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