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爷,是她吗?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4本章字数:1546字

    凤十五本睡的好好的,被冻醒后,发现并不在自己的那小破茅屋里。

    抬眸,发现面前竟坐着一个男子,乌黑的发丝用一根玉簪固定,一双眸子似星辰般闪耀,高挺的鼻梁,雕刻般的俊脸,白衣修长而简单,谪仙般的气质。

    男人抬眸,凤眸似有流光在闪烁。

    凤十五默默咽了下口水,好美的一个男子,气质样貌都是绝顶的。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抓错人了,小的不过是一个混混,根本不认识公子。”

    一言不合就抓人,来者不善,凤十五努力回忆,她确定没有惹到这个神一般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她若遇见,注定不会忘记,难道是这具身体死之前惹的男人,现在回来算账了?

    “城外石林。”君千夜缓缓开口,眼神微挑,优雅的品着茶。

    凤十五心中咯噔了一下,“公子说笑了,那石林最近闹鬼,无人敢进去,小的怎可能去过。”

    君千夜微微抬手,凤十五脖子中的玉佩就被一股无形力量给拽了出来。

    “我的玉佩还我!”凤十五欲抢,一把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脖子上。

    凤十五……

    “你的?”尾音拉长,君千夜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这玉是我家爷,落在石林的,怎就变成你的了?”冷风凉凉的开口。

    君千夜淡笑,凤十五默默抖了抖,真冷。

    “明日,带我进石林。”君千夜把玩着手中玉佩,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这位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死啊,我死了他们就没人照顾了。”

    凤十五一边哭,假装擦眼泪,将自制的烟雾弹往地上一甩。

    房间里瞬间烟雾弥漫,等烟散去,凤十五早就跑没影了。

    “爷,人跑了。”冷风看了眼还在晃动的窗户说道。

    “他跑不了,换了,脏。”君千夜将手中的茶盏放下,半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

    得!因为那不知名的烟雾,爷的洁癖又犯了,冷风将茶壶茶盏都拿出去,换新的!

    “哼!我才不要再去那个鬼地方呢。”凤十五躲了会,见没人追出来,拍了拍手,转身准备离开。

    一柄剑架在了她的脖颈上,月光下泛着冷光。

    “我家爷没让你走。”冷嗖嗖的声音,凤十五咽了下口水。

    ……

    冷风沏茶回来,就看到被逮回来的男子,看到冷风进来,拿剑的黑衣人隐于黑暗中。

    “跑,继续跑。”君千夜把玩着手中的玉,明明是在笑,却比不笑更让人害怕。

    “小的没跑,小的只是尿急,想去茅房。”凤十五陪笑。

    似乎玩的无聊了,君千夜起身,伸了个腰,随手将玉佩丢向凤十五。

    “别人碰过的东西,爷不要。”说完便离开了。

    “有钱就是任性,这么好的玉佩,竟然不要了。”凤十五将玉佩重新系好,贴在胸口,这玉佩冬暖夏凉,可是块绝世好玉,以后没银子用,当了她就是小富婆了。

    凤十五问店家要了些热水,那个男人周身环绕着冷气,在这冬日里,冻的她难受。

    褪下衣服,刚进浴桶,门突然被推开了……

    “谁!”凤十五强压着没让自己叫出来。

    将整个身体都卖在了水里,一张脸通红,也不知是因为水热,还是害羞的。

    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凤十五的面前,君千夜望着水桶中的凤十五,眉头淡淡一皱。“走错门了。”

    “那你还不快走!”凤十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打不过他,所以不能生气,要淡定。

    “爷突然觉得还是这里看着顺眼。”君千夜无视凤十五的抓狂。

    君千夜有洁癖,不干净的屋子,绝对不住。

    “那我走总可以吧,我走之前,可不可以请您老先离开?”

    就算是两个男的,也不能光明正大的甩流氓啊!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的。

    沉默……

    就在凤十五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君千夜起身离开了。

    凤十五飞快的裹好胸,穿好衣衫开门,冷风就守在门口。

    “你的房间,右拐第一间。”说完,便带着人进去打扫房间了。

    凤十五找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后,凤十五将玉佩拿出来,将玉佩对准灯芯,墙上是一个放大的凤凰的模样。

    见到玉佩的第一眼,玉佩就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所以她冒险,从那个老神经的手中骗了出来。

    后来她发现带着玉佩,灵魂和这个身体融合的更快,她就再也没有离过身。

    脑中突然闪出君千夜的模样,凤十五眨了眨眼睛,她总觉得那个男人身份非福即贵,想着想着她竟睡着了。

    ……

    “爷,是她吗?”另一边,冷风缓缓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