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戏中人

    更新时间:2018-12-19 16:15:11本章字数:1563字

    江齐宇,江式集团现任总裁,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独子江逸涵,他年轻时很是贫穷,但才智过人,全靠自己在商界摸爬滚打一手创建了华业这个在s市无人不知晓的集团,他也成为了商界的一个神话。

    江齐宇的庆寿宴就举办在本宅,那天无数家族企业的人都聚集在了这里。

    苏念穿着白色的礼服裙,显得大方优雅,江霖站在她身侧,一身黑色西服。两人看上去像是一对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好久不见啊小念,女大十八变,现在也是亭亭玉立,清水出芙蓉了。”江齐宇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哪有,倒是伯父看上去还是那么容光焕发,一点也没有变化。”苏念笑得恰到好处。

    “这位想必就是风登集团的董事长江霖先生吧,真是才貌双绝啊。”

    “江伯真是过奖了。”江霖与他握了握手,眸中流动光色。

    “这是我犬子江逸涵,你们还从未见过。”江齐宇拉过一旁白色西服的青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真是幸会。”江逸涵微微勾了勾唇角。

    有奸情!!!

    苏念在心中尖叫,这诡异的气氛已经不用掩饰了好不好!!你们的目光还能再难分难舍一点吗?!

    “今天江伯六十大寿,一会给您奉上一出精彩的表演。”苏念语气微扬,故意带上神秘感。

    “哈哈哈,那我可是很期待啊。”

    ……

    一番寒暄后苏念站在了角落处喝着香槟,她不喜热闹,从前只会躲在父亲身后,现在虽然能独当一面,却还是改不掉这喜静的性格。

    她看着客厅中央的谈笑风生,突然想起几年前那次在自家举办的宴席,自己惶恐不适,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跑去了后花园,正看见在那里赏月的云墨染,他用着淡淡的笑容,舒缓的语气,安抚了自己,两人在如水月色中倒也畅谈了许久。

    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不过是他们平淡相处中的某一次罢了。

    她摇晃着手中的酒,神色有些恍惚,金色的……苏念抬着头,看着上方的天花板,富丽堂皇,纸醉金迷,奢华糜烂。

    好难受。

    苏念放下酒杯,步伐有些摇晃,明明没有喝太多,却想觉得天旋地转,要吐。

    她几乎是跑出了大宅,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仿佛得救了一般弯腰大口喘息。

    就像是不慎落入浅滩的鱼又重新回到了水里。

    “染染?”一声熟悉略带惊讶的声音。

    苏念抬起头,在两人目光交聚的那一刻,时光仿佛倒流——

    不一样的场景,却有着一样的狼狈不堪和云淡风轻。

    你居然还在啊。

    苏念忍不住笑了出来,灌进胸膛的都是清凉的冷风。

    “怎么了?”云墨染的语气像是在面对小孩般轻柔,他身着戏服,一袭芙蓉深衣袍服,素色的礼服倍显温婉娴雅之态。上着银霓红细白梅霞影纱制成的衬衣,半透明的料子犹如第二层皮肤一般贴合,鹅黄织锦宽宽的镶了边,用上好的芙蓉色丝线绣了边,衬得肌肤莹白似雪。外套藕荷色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宽袖衫,宽大的袖口愈发显得佳人飘逸灵动,其上银线丝丝缕缕缠绕着的正是太液莲,在袖间含苞待放。

    卧槽太犯规了啊!!

    苏念呆滞。

    这是苏念第一次看到,或者说,从这个人身上,总能源源不断的挖掘出各种惊喜。

    这是一个奇妙的人。

    “没什么,里面空气太闷。”苏念恢复平静道。

    “染染,你还是那样。”云墨染笑弯眼眸,语气温和“我恰巧正在练习戏感,要不要观看?”

    “好啊。”苏念想着可以独赏一番美景,全部算得上一种殊遇,她坐在一旁的石块上。

    清风徐来,人走动起来,似有暗香浮动。但用妃色罗绸宽宽的镶了边,用了樱红丝线绣了朵朵盛开的剪霞绡,娇媚不已。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绾色的轻绡。下着滚雪细纱彤丝罗制成的衬裙,如梦似幻的轻纱使得整个人显得轻灵起来。

    美。这个简单的字足以概括现在的云墨染,苏念觉得恍惚。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那么现在她是不是身处梦境?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他骤然开口,惊艳了世界。

    浮一袭水袖,唱一出牡丹亭。声音的悠扬,昆调的婉转,入耳妙不可言,好似细雨淋漓,又似杏花扑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