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庆寿

    更新时间:2018-12-19 16:15:11本章字数:1581字

    那是很久以前。

    Queen是个莫名喜欢昆曲的人,尤其是牡丹亭,她一直是个赏戏人,却唯独在云墨染面前表演过一次,就一次,给他留下惊鸿印象。

    她喜欢教给云墨染她喜欢的东西,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这个人,所以云墨染的性格很大一部分上是受了她的熏陶,两个相似的人,相互的纠缠牵连。

    “小姐,要到表演时间了。”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苏念的梦境,她眨了眨眼,是江宅的管家,云墨染也停下来看着她,淡淡的微笑“快去吧。”

    还想着一个人独览美景啊。苏念点点头,有些不情愿。

    她突然有些后悔答应让云墨染当众表演了。

    她向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心胸宽大的人,对于喜欢的人也想要独自欣赏。

    回到大厅,温暖迷醉的感觉重新包裹着苏念,她在观赏席的第一排坐下。

    “下面是风登集团带给江老先生的六十大贺,祝他长命百岁。”负责主持的男子笑吟吟的说道,接着他退下台,灯光骤黯,集中在大厅中央。

    《牡丹亭》,被改编成各种戏曲传唱了数百年之久,在江南苏杭一带,昆曲是当年颇为流行的一种戏曲,而《牡丹亭》则一直是昆曲的保留剧目。《牡丹亭》中,最为引人入胜的当属杜丽娘与柳梦梅那亦真亦幻的爱情故事。杜丽娘萌生伤感之情,在与丫鬟一起游览了自家的后花园之后更生伤春之情,回来后竟然梦中与一手持折柳的公子在花园内有了一番云雨之情,在梦醒之后独自入后花园寻找梦里多情郎。由此,也就有了昆曲《牡丹亭》中杜丽娘"游园"、"惊梦"和"寻梦"等几段戏。

    而表演的这段,正是最为动人的“惊梦”。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随着悠扬哀啭的声音响起,几袭宽袖恍若惊鸿般掠下,一瞬间人们屏住呼吸,仿佛天地之璀灿都集中在了这里。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

    苏念突然想到这句词,心中莫名的情感都涌上心头,她深吸一口气,想要将杂念排出脑中。

    突然她感受到空中一丝若有若无的凌厉的气息,很淡,但是很强势的宣告着存在感。

    难道要出事?!

    苏念一瞬有些冒冷汗,忍不住四下张望,如果在江老爷子的六十大寿上出了事……

    就在那一瞬她的目光与了台上的云墨染相对——

    别动。

    苏念从他平静如湖水的眼眸中读取了这样的信息,接着他一个优美的转身,留给她背影和依旧的曲调。

    是要我相信他吗?

    苏念坐在原位上,咬着唇,你怎么有这样的信心呢,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你。

    “困春心,游赏倦。也不索香熏绣被眠。春吓!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

    就在她思想挣扎的时刻,随着高潮的淡去,云墨染用着无尽遗憾又带着丝丝情意的语气收上结尾。

    台上几个演员一起鞠了躬。

    整部戏落幕的十分的完美。

    就在人们还意犹未尽鸦雀无声时,云墨染却突然做了一个令人震惊而匪夷所思的动作,他居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作揖于胸前。

    先是一阵窒息的浓稠,接着所有人都惊讶的议论起来,躁动的气氛蔓延开来。

    而苏念更是震惊的僵着身体,她紧紧盯着哪个身影,竟然害怕而不知所措。

    这个男人跪了下来,他居然会下跪?!

    为什么……她最心疼的人现在居然跪在众人面前!!!

    那个一直很注重形象风度,很有自尊的人……

    云墨染微微颔首,惨白的灯光在他脸上打下晦暗不明的阴影。

    他开口,声音平静,不卑不亢——

    “祝江齐宇先生寿比南山,鹤寿千岁。”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又开始嬉笑打趣,掌声渐渐响起,江齐宇甚至亲自走了过去扶起云墨染。

    人群开始走动,苏念眼前却还是恍惚不清,她坐在坐席上,心跳的仿佛要崩溃了一般。

    她猛地清醒,突然发现大厅已经散席了,那个人也不在台上了。

    去哪里了?!

    苏念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感情,她猛地站起身,有些跌撞而着急的穿过人群,她知道该去找谁。

    “江先生!”苏念推开一个人后看到了那个身影,不禁喊了出来。

    “苏小姐?”江逸涵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一挑眉,语气温和“怎么了?”

    苏念在不远处站定,冷冷的看着他,目光凌厉而冰冷“他去哪了。”

    江逸涵并没有惊讶的表情,他竖指按在唇上,笑弯了眼眸,轻柔道“抱歉,苏小姐,借你的人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