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有关占有的想法

    更新时间:2018-12-19 16:15:12本章字数:1739字

    这是一座以砂砾演绎枯山水中的溪流,通过石灯笼、石凳、树木、植被、引水管、水钵、竹篱笆、灯笼、石子和砂硕等构成的简洁、幽静、内省的禅意园林,溪水的流动轻盈禅动,顺着水钵流下,水钵尾部击打在撞石上,发出清脆声响。

    日本有个喝茶、品茶的习惯,客人从外庭到内庭喝茶,首先要取之水洗手,洗去晦气,然后与主人喝茶,喝茶引用的水一般取之他管轻轻流下。

    阳光正好,时光荏苒。

    身穿淡紫色素雅和服的女子,有着一头柔顺的长发,精致的面容,在几个侍女的陪同下走出竹房,来到庭院,取了水钵的水洗了手,然后已有人在庭院摆上木桌和垫子,女子动作优雅缓慢的跪坐其上,一旁的人为她端上茶具。

    然而她却不急着动作,而是端坐其上,闭眼享受着古筝的优美,听起来或缠绵悲切,或泉水叮咚,或如走马摇铃。那筝音有如桥下潺潺的流水,孤鸿飞过时的几声清啼,以及易安的婉婉叹息;有如看薛涛的浣花小笺,看一朵淡淡的兰花,静静的开放在遥远的夜空;又恰似那一树紫丁香的缤纷。

    “这算是中日结合吗?”

    女子睁开眼,看着悄无声息走在自己对面坐下的男子,淡淡一笑“美景美曲罢了,何谈结合?”

    男子也不争辩什么,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

    女子微微皱了下眉,淡淡道“魅,你的性子太急了。”

    “你不过是把我在和他比。”魅托着腮,笑眯眯的说道,“Queen。”

    Queen摇了摇头“魅,我是为你好,急性子终不利于你的行动,就如同那天。”

    “我战胜了他的。”魅脸色变得阴暗。

    Queen勾勾唇角“你不了解墨。”

    一阵沉默。

    Queen微抿了口茶,道“交代你的事查清楚了吗?”

    魅不回答,只是将一叠资料放在了桌上。

    Queen接了过来,稍稍翻了几页,语气中染上笑容“那天他求我了……你知道吗,那孩子可爱的很,稍稍施加强硬,就会委屈的向你服软。”

    “你的嗜好也是奇怪啊。”魅语气慵懒的调侃道。

    Queen轻轻的抚平着纸张,就像在摩挲着什么珍贵的宝物,目光柔情“我想应该见面了真不知见面他会如何高兴。”

    “他明明避你若毒蛇。”魅毫不留情的指出。

    “……”Queen不在意的笑笑“你不明白,那孩子本性,只有我才能明白和帮助他缓解。”

    她的语气平淡,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看来日本这边的事你准备撒手不管了啊。”魅道。

    “只剩个结尾,交给分部吧。”Queen将茶碗放下,起身“我要去接我的孩子回家了。”

    Queen突然想起,那孩子墨黑色瞳孔的湿润,细致如美瓷的肌肤,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在那样一个夜晚,声音略带着哭腔的和自己说“带我回家,带我回家!”

    那样绝望而祈求的语气。

    真想再听一次。

    云墨染回到公寓时,与以往苏念在沙发上等着他不同,而是王管家。

    “王阿姨,染染呢?”他有些奇怪的问道。

    “哎…小姐生病发烧着呢。

    云墨染微微一皱眉“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去吧去吧。”

    云墨染走进苏念的房间,因为拉上了窗帘,所以光线昏暗,这是他第一次进来,虽然很是模糊不清,但可以看出整体布局简洁大方

    他花了一阵时间适应这种暗度,才逐渐看到了那个几乎缩在床边的身影。

    她像是抱着膝盖缩在一起,低着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身上的被子被她弄的乱七八糟。

    云墨染走上前,为她整理好被子,俯下身用手轻抚开她因为汗水粘在脸上的发丝,碰了碰她的额头,感觉有些发烫,“染染?”他轻轻的喊了一声。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紧闭着双眼,抱着被子不动,云墨染看着她颤抖的睫毛和急促的呼吸有些心疼,,抱住了她,云墨染才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地发着抖,现在虽然还是初春,但室内暖气充足,即使穿着单衣也不会觉得凉,她会发抖,只怕不是身体觉得冷。

    “染染。”云墨染又低低的唤了一声,抱着她有些凉的身体。

    “非……”苏念几乎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声,又往他怀里缩了一点。

    云墨染只是抱着她,轻抚着她的发丝,语气温柔“我在。”

    “你别走了。”苏念环住他的腰,感觉很温暖舒适,忍不住蹭了蹭。

    看到她难得的温顺,云墨染不禁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走的。”

    苏念烧的大脑有些不清楚,她抬起头,强撑着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却正对上他的脖颈处“好漂亮的项链……非……你什么时候买的?”

    云墨染揉了揉她的发丝,语气温柔“染染,你想要吗?”

    “嗯。”苏念就像个小孩般重重点了点头。

    云墨染将她的身体小心的放平,然后伸手将那串银色的项链摘了下来,上面挂了一个银色的月亮,他弯腰为她带了上去,这才发现苏念又陷入了熟睡,不禁有些哑然失笑,然后轻吻在她的额头处,呢喃道“你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