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过往

    更新时间:2018-12-19 16:15:12本章字数:1463字

    Queen接收“墨”这个组织时,正是二十八岁的风华年少。她的父亲,也就是“墨”最大的老板,对内残暴血腥,不得人心,还一直很器重一个软弱无能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那个人和Queen也是一直相看两不厌,一旦他即位,Queen知道自己的下场。

    所以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她带着人一直冲到了主房,在父亲惊愕惶恐的目光中,毫不犹豫的抬手,开枪。

    也多亏了他平日对属下的态度,Queen又很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这场“政变”十分轻松,她成为了“墨”的第五任老板。

    这个组织在美国扎根,一直作为一个暗杀组织存在,慢慢的扩大了自己的实力范围,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单,也不再单一的进行暗杀活动,涉足了商界,娱乐,毒品等活动。

    Queen很少会亲自教导,云墨染是她最欣赏的一个。

    在那个夜晚,她从这个十岁少年眼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不甘,那种野心,那种迷茫。

    真是有趣的存在,她甚至能隐约看到自己的影子。

    于是Queen将他带回了组织,收他做养子,并亲自培养。

    孩子终归是孩子,不论如何,当初杀了父亲是冲动怨恨之举,事实上他连刀也不敢碰。

    Queen不急,作为一个高品质杀手,只会杀人并不值得骄傲,她教了这个孩子琴棋书画,带他到处旅游看这个世界的不同,可以说这个孩子身上的那种书生气质和温柔感,是她一手创造出来的,她也享受着这种感觉,将这样一个孩子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等到云墨染十五岁时,她开始正式让他接触杀手这个概念,进行组织内部的培训。

    大概是之前文化熏陶的太好,云墨染很抵触这些,经常逃掉培训,不认真训练,开始真正向文人雅士的方向去发展,讨厌血腥暴力。

    Queen并不着急,每个孩子都会有叛逆期的时候,可以理解,而且这是树立绝对权威的最好时期,即使是自己最为疼爱的孩子,她也毫不心软。

    等那天云墨染再度醒来,他环顾了四周,周围的景象一度让他怀疑自己尚在梦中。

    直到他用力地掐捏大腿感受到疼痛之后,他才确信,他是真的清醒了。

    只是,周围一片纯白色,就像是活在天堂里,白到有些刺眼。

    他一时半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Queen想要做什么,她一直自己很是宠溺温柔。

    他开始打量自己身处的环境,他躺在一张床上,床背上有个像是扬声器的东西,还有一个记录生理状况的仪器,他带着一个护目镜,有耳机,麦克风,还带着手套。

    但是就是太白,太安静了,以至于连空气都要凝结起来,云墨染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片死气之中。

    云墨染喊了数声Queen,没有人应答。

      云墨染咬了牙,他必须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

    Queen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忽然想到,自己在被她劈晕之前,Queen说的那句话。

    “想让你成为完全变成我想要的,也不是不可能的。”

    ……

    联系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云墨染不禁冷汗直下。

    他想起之前老师教的心理学的课程。

    那是一堂非常有趣的课,那个头发花白的老教师曾向他们介绍过一个著名的“感觉剥夺实验”。

    “所谓感觉剥夺,指的是有机体与外界环境刺激处于高度隔绝的特殊状态。有机体处于这种状态,外界的声音刺激、光刺激、触觉刺激都被排除。几天后,有机体发生某些病理心理现象……”

    云墨染努力地在脑海中回忆着在那时隔久远的课堂上,老教师对这个实验的介绍。

    从病变分析到原理探讨,从变化过程到最后结果。

    印象已经非常模糊,他只能回想出个大概。

    这时,云墨染已经感到一丝害怕,

    这密闭的空间,隔绝了一切光线,只剩下无边的纯白。

    这种白色让人无法察觉到空间的界限,就随之越发让人恐惧的感觉无限地夸张着。

    虽然有充足的空气可以呼吸,但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风的流向。

    周遭过于静谧,连平日随时随处可闻的虫鸣鸟叫都没有。

    如此精心巧妙的布局,可见其并非是临时起意才搭建起来的禁闭人的场所,而是在很早以前便已经存在,是专门用来从心智上击溃他人的秘密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