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感觉剥夺实验

    更新时间:2018-12-19 16:15:12本章字数:1766字

    云墨染虽然能比其他人更淡定更坚强一些,但是,他对感觉剥夺这种东西的理解,从来都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并没有真正的经历过。

    在压抑人心的白色中,没有视觉、听觉与触觉来分散注意力,云墨染的头脑在过于密集地思考。

    他意识到,自己想得越多,病变的速度便会越快。

    但他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思想。

    他开始用一切办法消磨那过多的时间。

    于是他试过回忆一些美好的事情。其实他的过去并没有什么快乐可言,唯一的幸福是母亲的爱,是他和Queen那些最初的相处的充实美好。

    但是眷恋得越多,他就越无法在思念的沼泽中超脱。

    他开始想念母亲,这样的思念倾巢而出,无法阻挡。

    那巨大的恐慌,随着时间的静寂流逝,越发像个无底的黑洞,渐渐地蚕食,一点一滴地将一个人的理智吞噬。

    在云墨染开始分不清自己到底被关了几天的时候,他在那黑屋之中,已经呆了整整七日。

    那本就不算富庶的过去,已经被他在脑海里重复了无数遍。

    直到他的身体发出了抗议。

    当他又一次想起母亲时,他开始剧烈地呕吐起来。

    一直吐到感觉自己的脾胃与肠子都翻了出来,云墨染残喘着俯趴着,一度短暂地休克,失去了意识。

    而当他醒来,那秽物却已经被悄无声息地处理过了,连一点多余的味道都不曾留下。

    于是很快,云墨染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开始出现了一些幻觉,包括视幻觉、听幻觉和触幻觉。

    眼前出现光的闪烁;还似乎听到狗叫声、打字声、滴水声,感到有冰冷的钢板压在前额和面颊,或感到有人从身体下面把床垫抽走。他注意力涣散,不能进行明晰地思考。

    他开始想起,母亲的笑容和怀抱;父亲的凶神恶极;那天晚上的怨恨的感情和手上的动作。

    ……

    “啊——”

    云墨染抱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呜咽出声。

    他知道自己彻底崩溃了。他的意识,正不自觉地记起杀死父亲那天晚上,心中无限的恨,开始抑制不住被掩埋在心底的那种黑暗,开始想念着Queen。

    他的头脑,正在逼他开始遗忘那些美好。

    脑海中的一切东西似乎都在被打乱,有些被抛弃,有些被重组。

    终于有一天,那白色的屋子终于出现了轻微的动响,白色的门变得透明,在云墨染猛地抬头的瞬间,他看见了Queen。

    但她只是隔着门远远地看着床上的云墨染一眼,什么话都不说,在门外停留了不到一刻钟。

    云墨染一度以为,眼前出现的人又是自己的幻觉。

    他挣扎着狼狈着,他只是想走过去确认一下,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真实存在着的,但是关上的门不会给他任何靠近的机会。

    所以,Queen还是走了。

    云墨染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他渴望光芒,他渴望听到声音,他渴望见人类,只要是活的,什么都好!

    于是云墨染由原来的回忆与幻想,变成了期待。他开始期待着Queen的出现。他从来没有发觉,自己是如此地渴望着一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果然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Queen又出现了。

    云墨染看到他,便像发了疯般地叫喊着她的名字。

    Queen只是站在门口,她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听着云墨染声嘶力竭的叫着,没有反应,也不靠近。

    在十数天后,云墨染隔着那扇门,哭着求Queen能多留一会儿,或者能对他说一句话。

    什么话都好。

    但是每一次,Queen都是无动于衷。

    于是云墨染的整个生命,似乎只剩下了一件事——期盼Queen的出现。

    他觉得自己的主心骨已经全部被抽离了,只有Queen,能填充他的生命。

    又过了几日,云墨染感觉自己已经不存在了,他已经没有了什么欲望,没有思想,没有自我。而这一次,门被打开了,Queen走近了他,两人的距离近到了连心跳声,甚至连呼吸的声音,云墨染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Queen站在自己身边,伸手可及。此时的云墨染多想去触碰眼前站着的人,但他却害怕这一切只是幻影,他怕他一动,那个人就又消失不见了。

    似乎过去了很久,他听到Queen的一声叹息,看到她转过身去。

    “不要,你不要走!Queen!!Queen!!”

    云墨染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把抱住了Queen。

    他的双臂勒得很紧很紧,以至于他自己都觉得疼痛难忍,但他无法放手,即使他抱着的这个人,就是将他囚禁在这个房间的罪魁祸首。

    Queen终于说话了,声音带着一丝疲惫“墨,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强的多,你可知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云墨染紧紧的抱着她,像是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一般,没有反应。

    “一个半月,整整一个半月。”

    Queen看着他呆滞的表情,最后叹了口气——“来,我最亲爱的墨,亲口告诉我。”

    “告诉我,说你明白了。”

    那温柔的嗓音就像参杂着剧毒的甜美水酒,明知道喝下会要人命,但却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云墨染地看着Queen的脸半天,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都在沉沦,沉进了无尽的黑暗。

    然后,他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