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不想她穿你的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922字

    “还能够有谁?”白苏苏,房间里面除了他们,就只剩下那衣冠不整的女人了。

    黑前临海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贸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之内,就算是这里,也不行,这里算是黑前临海的临时住所。但是,黑前临海的眼神极度的冰冷,盯着那女人。

    刚刚看了一眼,就被白苏苏拦住了,那嫩白的小手,踮起的脚尖,就算是根本够不到黑前临海的双眼,也是努力的拦住黑前临海的眼神。

    “叔叔……”

    女人,先是一愣,然后,这个表情也是僵了,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先生,不是我的错……我……”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黑前临海这声音像是一巴掌一样的摔在女人的脸上。

    “对……对不起……”女人适时的低头认错,确实是会让别人产生怜香惜玉之感,而黑前临海却只剩下阴冷无比,这女人拙劣的表演,显得更加让黑前临海厌恶。

    “拙劣的演技,劣质的香水,还有这假意的犯错……”黑前临海的眼神一直盯着这个放肆的女人,他见过她,现在楼下ceo的秘书。

    黑前临海一步步紧逼,然后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吓得瘫倒在地上,黑前临海居高临下的质问。

    “不……不是的……”女人极力的摇头。似乎也被黑前临海的气势给吓的缴械投降了。

    “呵呵呵……”白苏苏笑出了声音。心中得意的不行,自家的叔叔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味道,连调查都没有就想着上位,还真的是难为这个女人了。

    虽然,不道德笑了出来,但是,黑前临海并没有说什么。

    “不是?不是什么?穿着我的浴袍,站在我的房间,难道不是我想的?”黑前临海这话音突然一变。

    “齐峰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男人的威压太强了,女人的额头还有背后都出汗了,掌心更加是紧紧的攥着,低着的头都不敢抬起来。

    “……”女人的颤抖,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黑前临海的不怒自威,实在是让眼前的女人,字不成句,只能,使劲的摇头。

    “嗯,那就是明知故犯了……”这边黑前临海,连在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了。这一句话就像是盖棺定论一般。

    黑前临海的声音很轻柔,白苏苏的脸上微微一动,心中肚明。这是她家叔叔发火前的前兆。这显然说的就是那女的了。黑前临海余光撇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的女人,突然冷笑一下。

    “过来,领走你的人……”黑前临海的手机已经收了起来,打电话的对象应该是齐峰了。

    齐峰接到电话也表示一头雾水,可是,这边,想来想去,也只觉得上面的人,似乎语气不太好。这边,按了电梯上去,却看到了自己的秘书,出现在了,黑前的房间当中。

    楼上一直都是很少人进去的,上面如今,暂时住着的就是一位重要人物。

    直到上去之后,黑前临海才看到自己的秘书居然穿着一身浴袍,旁边站的不止是黑前临海,还有白苏苏这尊大佛,这让齐峰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黑前先生……这个……”

    “是我的失误,人我先带走……”齐峰的脸色绝对是难堪的不行,这女人也是一样。

    “总裁,我……”女人本想要说几句话,却被齐峰呵斥了。

    “闭上你的嘴巴,滚回去。”齐峰的脾气也不见得多少的好,特别是在黑前面前丢了脸,之后,更加的生气,看到白苏苏姐的那一眼就知道了。别说,黑前临海看不上自己的秘书,就是看上了,这白苏苏大小姐也有本事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齐峰,我以为,你管得好自己的人,现在,我要重新评估一下你的能力了。”一个行政ceo,上任不上任都是一句话而已,所以,这么看着也不用说了,只是,居然已经到了,怀疑齐峰用人能力的地步了,看来这个女人果然是惹出事情来了。

    齐峰深深一个鞠躬说道:“实在抱歉,在日本境内,您和小姐绝不会看见,这个人……”有了这个话,那女人的表情也是极为的古怪,而齐峰这个决定,至少是能够让白小姐消气一些。

    “齐峰,这点事情,我需要你来领人吗?”这声音显然是抑扬顿挫的,似乎有些嘲讽,确实,黑前临海想要一个人不出现在日本,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

    “是……我知道了。”反手就是一个巴掌:“啪……”

    这个巴掌落在那个女人脸上,极为的响亮,白苏苏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是一个秘书,居然敢上来这里,简直就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跪着滚出去……”齐峰的当机立断以及这等魄力,怪不得黑前临海身边这么多的人,唯独就是这个齐峰能够坐上s集团的ceo。

    “对……对不起……”那个女人吓得魂都不见了,果然,她惹上了最不好惹的人。眼泪本来应该是一个女人取得男人怜惜的利器,可是,如今,却成为了求饶的怜悯。跪在地上,求饶。

    支支吾吾的哭泣声,实在是,不怎么好听的,黑前临海转而捂住了白苏苏的双耳。“难听死了,出去……”这句话,齐峰听到后也是如同大赦,立马拖着这个女人的脖子,打算离开。

    “等等……”白苏苏的声音响起来。

    “苏苏,还没有消气吗?”黑前临海以为是这个原因,所以说了一句:“那就……”

    “叔叔,我只是不想要她穿着你的浴袍……”更加不想要她身上有你的味道,只是,这句话,白苏苏没有说出口。白苏苏指着她领口的这个‘lh’字符就全身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