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小白兔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0:12本章字数:1852字

    白苏苏这边,刚刚来到中华地区,就被这里的人,给迷住了,百世的总部在sh所以,sh作为东方之都的明珠,自然是,有些热闹的,不同的人都有,sh很多人都是出来过夜生活的。

    白苏苏这边拖着一个行李箱的,倒也没有打扰多少人,不过,现在倒是看到了这些人,似乎带着一些小姑娘开着豪车的富二代。

    正是她们挥金如土的时候,这个生活才是她们这些纸醉金迷的生活。但是,白苏苏来到一家叫做“金图”得夜店,里面的人,穿的品味都不错,看起来都是一些富二代,还有一些可能是官二代。白苏苏这来了没有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女孩儿,这个女孩儿画着烟熏妆,叼着一款Davidoff(大卫杜夫)得香烟,这种烟白苏苏见很多外国的女孩儿抽过。

    属于轻奢的香烟。是混合烟中劲力较大的,因而有推波助澜之效。纤秀型大卫杜夫的烟盒细长,略泛金黄,在女孩儿手指尖,加上光线的称托极具美感。

    “Tiffany中华风限量款,嘿,项链不错啊……”看着这个少女吞云吐雾的瞬间,也识别出来了白苏苏颈部的项链了。果然,也是一个富二代么。

    白苏苏不是没有逛过美国的夜店,但是,总觉得太过成熟,中华的夜店倒是第一次,这边的空气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多少还是有身份的人进来的,根据陈珂给的消息,这边应该是能够结实一些人的。所以白苏苏就来了。

    不过,这边这个女孩儿一样就能够看出了这款项链,果然是,鱼儿上钩了?“你果然识货,不过,听说这里应该是很多富二代,不知道你是?”对方打量白苏苏的同时,白苏苏也在打量她。“富二代?”女孩儿似乎是嗤笑了一下。

    “也是,看你年纪也不大,不过,没事,这里有我花姐罩着,好好玩儿,遇到事情了找我……”虽然,白苏苏觉得花姐这个名字,似乎有些……有些奇怪了,不过,讲真这个花姐,在金图里面,似乎别人都不敢碰。虽然,白苏苏见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些微醺了,似乎站起来都是东倒西歪了。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名牌。

    这里的男人似乎也多……真的是……“诶,你怎么了?”白苏苏扶了她一把,花姐倒在白苏苏的肩头,笑一下:“小丫头,醉酒的人,最好别用你的善心……”

    “什么?”白苏苏听到花姐在耳边的这个声音,也是一愣,可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嗯,算了,你一个小白兔,坐我身边吧……”花姐一把拉住白苏苏,将白苏苏放在自己的身边,然后,看了白苏苏数眼,白苏苏心中暗自淡定。

    “花姐的身份不凡,这边的人,都不敢惹你,我一个刚刚回国的小丫头,还真的是多谢花姐了。”白苏苏虽然觉得这边的人都没有进来的,这点有违她想要搭上几个朋友的初衷,但是,花姐如今,却也更加的适合她现在的处境。

    “够圆滑啊,果然,我花姐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你这个丫头我也喜欢。说吧,来这里做什么,向你这样的丫头都是想要做什么的吧。”花姐的直言不讳,倒是让白苏苏觉得这个人更加的深不可测了,不过,现在倒是踌伫了,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

    “怎么,不想要说?”花姐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这做派绝不是新手看起来像是一个在场子里面的人。

    “我只是来找人。”白苏苏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找人,嗯,也对,这里的人,哪个不是来找人呢。”花姐的说法,看起来是不满意白苏苏的回答。“花姐,这里难道不是人家想要开心的地方吗?”下面都是轰炸耳朵的音乐,喝着不知道多贵的酒,但是,外面开着的豪车,各种限量款的兰博基尼,也不知道,都是来找开心的么。

    “嗯,未必,你看……”花姐搂着白苏苏的肩头,然后,带着白苏苏看楼下的人,那边左侧的女孩儿,你看她穿的是什么?

    “?LouisVuitton?的冬季限量款,不过是旧款,去年的款式……你在看,她坐在那里一直都没有人与她交谈,可是,她酒杯当中的酒还没有喝掉一半,在那里坐了至少有……一个小时了,你知道为什么吗?”花姐眯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然后,转头问了一下白苏苏。

    “为什么?难道是在等人?”白苏苏说完。

    “哒……”花姐打了一个响舌。“说的对,就是在等人,每天都在等金龟婿,一个能够看重她的男人,这种人呢,叫做小姐……运气好的被人包yǎng,运气不好的,那就是……”

    “就是什么?”白苏苏倒是来了兴趣。

    “一yè情啊……小丫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说完,花姐又跌坐在了沙发上面,然后,拿起一杯酒,放在自己的鼻尖嗅了嗅。最后一饮而尽。

    “可是,并不一定大家都是这样的不是么?”白苏苏转身,靠在栏杆上反问。

    “嗯,确实是,就如你这个丫头一样,你上来的时候,就一直在看人,虽然,样子没有什么欲望,也是第一次见。不过,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这里不少男人都在看你这个小白兔,要不是我出手,你早就被拖走了。”花姐的表情也是平淡无奇,不过,白苏苏上下看了一下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