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螳螂,捕蝉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2本章字数:1015字

    管家跟鸳鸯两人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允俟的那张脸,只能生生的咽下,王爷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

    很快,就有家丁上前,将初音按倒在地,不由分说板子就落了下来,女子的性子本就倔强,强忍着痛楚,一声不吭。

    鸳鸯终究是于心不忍,并不是她多么同情初音,只是觉得这样做未必是好事,她这才进府一天,为了一个花魁责打了幕僚,这传出去公子的名声肯定是要受影响的。想着鸳鸯决心提醒允俟,可一抬头看着他的脸色,只能叹了口气。

    板子打完了,初音已经昏了过去,允俟只是吩咐管家将人抬走,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等到所有人离开,面前的女子这才跪了下去:“王爷,此事不妥啊。”

    刚才站在门口,听到初音说的话,允俟承认,他很生气。要说起十年前的事情,白凤如何有今天的身份地位,他心知肚明。

    “你不必为她求情,做错了事,就要惩罚。正巧我也有一事要知会你,明日我将启程南下,幕僚白凤会陪六王爷出行,你懂我的意思。”

    鸳鸯惊讶不已,还没来不及多说,允俟已经转身离去。跪在地上的人只觉得后背发凉,大脑高速运转,初音刚才受了杖刑,半个月内都无法移动,而他刚才所言的话语,想到这里,女子长舒一口气,原来如此。

    十年了,要是还猜不透他的心思,那还真是枉费了他的苦心了。

    六王允俟深夜将怡红楼花魁抬回府的消息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接着就有新的八卦传出,说是那六王府上的幕僚,倾慕花魁的容貌,趁着王爷进宫之时,偷溜进后院,预谋不轨。不巧被早早回来的允俟撞破,大怒之余打了半死。

    一传十,十传百,这消息越传越玄乎,各种版本横出,大家对这位怡红楼的花魁,似乎更感兴趣了。

    皇宫。

    众人离去,永帝如释重负,吩咐身边的宦官将自己扶进了寝宫,沉沉睡去。迷迷糊糊被耳边的声音吵醒,睁眼就看见个华衣女子坐在床边,看见自己醒来,满脸笑意。

    “皇上你醒了,臣妾参见皇上。”华衣女子连忙起身行礼。

    “起来吧。”永帝起身,旁人眼尖的忙去伺候:“贵妃怎么来了?”

    “皇上,臣妾听说今日您在御书房大发雷霆,那些孩子们不懂事,惹得您不愉快,臣妾亲自炖了些燕窝雪梨,送来给皇上尝尝鲜。”说着,忙朝着身后人招手:“杏儿,还不将东西呈上来。”

    “咳咳。”永帝忍不住咳嗽,脸上却是难掩的笑意:“贵妃有心了,那,朕就尝尝。”

    华衣女子高兴至极,亲自盛了一碗,端给永帝,伺候他吃下去。

    “近日瞧着皇上的气色好了许多,臣妾放心多了。要说这儿孙啊,自有儿孙的福气,那怡红楼的花魁桃红姑娘,想来是个清倌呢,老六也喜欢的紧,深夜把人抬回家不说,还杖责了府中的幕僚,皇上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