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局势改变,未雨绸缪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2130字

    要说允俟,此时的状态也十分不好,将自己关在房间谁也不想理会。可以说,今日的他是成功的,那些功夫没有白做,太子在永帝面前已经威信全失,很快的朝堂之中就会有新的局面,而他也终究可以明目张胆的扩充自己的势力,但为何他没有喜悦。

    是因为那红衣女子离去的背影太过凄凉,是因为那双眼神太过空洞,仿佛失去了所有希望。越想越觉得烦躁,允俟痛苦的闭上眼。

    太多太多东西,他都没有算计在内。

    一夜之间,太子被皇上处罚,六王允俟将怡红楼头牌送进宫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六宫都收到了消息,而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的,不是因为鸳鸯进了宫,而是因为那张脸,后宫朝堂本是一体,原本动荡的越国似乎摇晃的更加剧烈了番。

    九王府内。

    允景一大早醒来,外公神甫已经在前厅等候了许久,得到消息,他匆匆而来,神甫今日一身便装,可神色却有几分沉重。

    “外公,你来了。这一大早的,也让人早点通知孙儿一声,怠慢您了。”

    “阿景,外公今日来是有正事找你。”神甫脸色紧张,允景也是担心,连忙回过神来。

    “劳烦外公移步,我们去书房。”

    爷孙两人进了书房,三层门紧闭,与外面完全隔绝,里面全然是另一场景。

    “不,这不可能,外公,我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的。”书房内,允景满脸的急躁,朝着面前人奋力解释,对面的人也是一脸的无奈,频频摇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哎。”

    看着自家外公那张脸,允景有些愧疚,但心中的想法还是不曾改变,终究是耐着性子解释:“外公,那位置有什么好的,母妃走的早,我是您一手带大,什么性子您最了解,那位置不适合我!”

    神甫这次来,不是因为别的事,昨夜朝堂局面已经发生变动,想来今日那些人心中有了计较,他来此询问允景,对那帝位可有心思,只要他孙儿愿意,他就算是豁出这条老命,也会帮他完成心愿,但允景的性子,哎,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阿景,外公知道你不喜欢,但身在其位,多的是身不由己,你若是不要,那位置就是别人的。你瞧着你那几个兄弟,哪个不时盯着那位置,太子不成气候,三王爷的性子跟你一样,老五性子暴虐,昨日一出那老六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是外公唯一的孙儿,我可不希望你送了性命。”

    “外公。”允景想着昨夜的画面,太子被罚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外公,我本就不喜欢允承占着那位置,换做是别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允南跟允承两人蛇鼠一窝,更不适合。三哥的性子你也了解,这皇子之中,也就真的只有六哥合适。”

      昨夜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可是事后一想,允景还是能明白的,或许这样的允俟才让人看着真实一些,又或者他这个人真的太有城府,重要的是,如今这个位置,或许只有他更加合适罢了。

    神甫看着允景,允景也看着他,那些没说的话,爷孙俩已经明白过来,最终还是中年男子做出了妥协:“罢了,你若不喜欢,我强求也无用,你说的没错,目前也许真就只有他合适。我们只能冒险去赌一把了,阿景,六王那边外公会帮忙打点,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之时,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你还是跟他们都保持距离吧。”

    “多谢外公提醒,阿景明白。”

    爷孙俩就别的事情进行了讨论,待到傍晚时分,神甫才回了自己府中。

    皇宫。

    鸳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因为尞日的那个举动,她破天荒的失眠了,天快亮的时候,终究是架不住眼皮的困意,沉沉睡去。这一觉睡的是真踏实。

    醒来的时候床边站满了人,二话不说上前就伺候,鸳鸯不习惯这么多人在身边,索性就留下一人,其余的人都打发下去。等到梳洗完毕,用过膳,鸳鸯便在宫中待着。

    自打她回到允俟身边,已经越来越不像个杀手了,不管是在六王府,还是在皇宫,日子都是这般无趣,她忽然有些向往,从前那般打打杀杀的日子。

    永帝将鸳鸯安置在宫中,倒像是忘了这个人,不过却做出了一件让朝堂震惊的事情,允俟破天荒的,被招进了御书房,御书房内的宫人全都被赶了出去,大门紧闭,整整两个时辰之后,御书房的门才开启,这一消息瞬间传遍了后宫跟朝堂。

    至于这父子俩之间到底讨论了什么,无人知晓,正是因为如此,各路人心蠢蠢欲动。

    六王府,白凤发现鸳鸯不在府中,已经是午时了。彼时的她正在燕京客栈,心情郁闷不愿待在府中,允俟进了宫,她怕自己忍不住冲去那鸾凤阁再次大闹一场,尽管心中气愤不已,可理智还是告诫她不能如此。

    客栈内,她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消息,鸳鸯以小桃红的身份被留在了宫中,有那么瞬间她就明白过来,打心底觉得高兴,允俟那个性子,断然是不能对她动了心思,原来都是这般目地。

    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她终于明白昨日的允俟为何那般高兴了,原来如此。若不是此刻身在客栈,白凤都要大笑出声了。允俟啊允俟,你更狠,亏得那人对你一片痴心,你最后竟用这种方式残忍对待。

    鸳鸯,你真可怜。

    高兴之余,白凤很快就冷静下来,据她了解,陈国太子苏裕现在就在燕京,她可不介意跟这位太子做笔交易。择日不如撞日,此刻的时机更好。

    匆匆结了账,白凤起身,朝着驿馆的方向走去。

    驿馆内,苏裕闲来无事,跟尞日之间毕竟已经撕破脸面,简单的打了招呼,便带着那黑衣首领朝着燕京最热闹的集市赶去,他可没有心思去逛街,只是想来今日的朝廷怕是变了天,不会有人理会他们,他巴不得这里面更乱,越乱他就越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主仆两人出了门,阿勤立刻让吴国的影卫悄悄跟上,陈国太子苏裕狡诈,不得不防。

    苏裕跟黑衣首领出驿馆的时候,白凤正巧撞见,便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