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允俟的野心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2064字

    凤栖瞬间就冷静下来,从开始到达汴城,从百姓口中听到县令不接案子,就已经十分可疑。现在衙门的仵作死亡,她总觉的事情没有想象中简单。于是乎,看着苏裕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苏裕放下茶杯,他能够感受到来自上方那人的目光,犀利而又带着几分审视,让人倍感压力。

    “我且再问你一句,这案子你当真要管?”

    反反复复就这么一句,凤栖心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承诺的事情必然办到。大人,不管这其中有何弯弯道道,或是难以启齿。但一方县令,即是一方父母官,食民粮食,就当为民请命。若为官者,身居其位,而不谋其职,倒不如将这位置让给有用之人。”

    “王兄弟!”刘师爷连忙开口阻止,苏裕就算在昏庸无能,也不能她来批判,虽然她说的也很有道理。

    “好,说得好。”苏裕忍不住鼓掌,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师爷,你跟老邢先下去,这大堂五里之内不得有人靠近,若是违背了本官的意思,立刻就地打死。”

    “是。”苏裕突如起来的改变,让所有人始料未及。两人也不多留,转身离去。偌大的地方,就只有他们两人。

    抬手指了指桌上的卷宗:“你看完了?是不是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对。”的确是太不可思议,用正常的思路全然推理不通。

    “齐李氏,汴城富商李大福的女儿,嫁于齐家三年,夫妻恩爱,七日之前死于非命。仵作老秦,五十年纪,祖上单传,痴迷于尸体研究,终身未娶。齐李氏死后,仵作老秦前去验尸。由于是子时报的案子,差人去赶往老秦家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果然,果然跟自己推测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齐李氏出事的那晚,仵作也出事了,所以没有记录。他是怎么死的?”

    “饮酒过量,心悸而死。”

    “不可能。”苏裕的话刚落,凤栖立马开口,那急切的样子倒把他逗笑了。

    “你说的没错,那的确不可能,因为整个汴城都知道,仵作老秦滴酒不沾,而且那老家伙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义装,怎么可能会在家中被人发现。更何况,心悸而死的人,怎么可能是那副神色。”

    说到这里,苏裕面色很是痛苦,这是他刚刚上任的一个月,衙门里的人就这般死了,可笑的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你懂医道?”

    “略知一二。”

    凤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隐约已经明白了什么:“齐李氏跟老秦,未免太过巧合。所以你,假借调查一事,传了几个证人,做了些审问,便草草了之。整个汴城人都知道老秦的死不对,所以你偏偏不接这个案子,然后流言四起,正好惊动京城的人?”

    苏裕看着凤栖,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怎么会知道:“你说的对,但也不全对。若你真能破了这个案子,我便告诉你,我的真相。”

    “好,一言为定。尸体在哪,你吩咐人带上老秦的东西,送我过去!”凤栖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你要看尸体?”

    “是,去看看他们,要告诉我们什么。”

    义庄。

    凤栖、苏裕两人,身后跟着衙役,拿着老秦的那套工具,声势浩大到了义庄,这动静自然就引起了汴城百姓的围观。

    为了维持现场秩序,凤栖让衙役将百姓隔绝在三里开外,进入义庄的,只有刘师爷、苏裕与她三人。

    打开那包工具,凤栖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虽然比不上现代的设备,这套家伙也足够她用了。拿出面纱包裹自己的脸,顺道给了旁边两人。三人准备就绪,这就走了进去。

    苏裕一直跟着凤栖的脚步,总觉得到了这个地方,她就像变了个人,一言一行,让人忍不住跟着她的指令行动,那种与生俱来的领导风范,就连他都要甘拜下风。

    思索间,那人已经走到了尸体旁,扬手将遮在上面的白布打开,神情很是专注。

    所以,这小子分明就是个仵作。

      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偏偏挑这个活!

    与之有相同想法的,还有刘师爷,不过嘛他可没有空闲去考虑这些,因为那扑面而来的臭味已经足够让他恶心,再也忍不住收起纸笔快速跑了出去,扶住门框狂吐。

      相比刘师爷,苏裕状况要好许多,他很明智的没有上前,浓烈的尸臭味还是让他忍不住后退几步。

    反观尸体面前的人,淡定自若。

    “死者男,年龄四十五到五十岁之间,尸体腐烂严重,肌肉松弛,局部可见虫卵,死亡时间超过三天。”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检查。

    “下颌肌肉僵硬,口唇微张,表现典型‘巨人观’。”

    所谓‘巨人观’,就是指尸体腐败严重,面目全非,与生前状态判若两人,目前这个状态,想要在死者皮肤表面获得线索,已经不太可能。

    从前遇见这种情况,他们一般都会选择解剖尸体,现在情况特殊,她还是要征求下意见才好。

    女子抬起头,才发现四周早已空空如也,苏裕站在不远处,即使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能感觉到他的怨气,门外的刘师爷,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有些尴尬的笑了,她怎么就忘了,他们都不是专业人士,铁定受不了。

    “那个,大人。如今天气是五月天,温度回神。虽然义庄内温度比较低下,但尸体也很难完整保存,现在这个状况你也瞧见了。所以,能不能动手。。”

    “准了。”苏裕知道她的意思,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好。”凤栖又重新回到尸体旁,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他:“大人,等下的场面可能会更加难以接受,若是两位不习惯,先去外面等等吧,有消息我会告诉你们。”

    说完,再也不理会身后人,从箱子里面拿出道具,朝着尸体腹部走去。

    那白晃晃的刀子在阳光下格外刺眼,苏裕一皱眉,再看看这场面,最终还是抬脚走了出去。

    偌大的义庄内,只剩下女子一人,专注的忙着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