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永帝的心意变了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1579字

    凤栖的话刚落,公堂之上表情可是精彩极了。邢捕头已经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恨不得离她远远的。

    站在门外的百姓,却大笑起来,接着更加尴尬的话语从身后传来。

    “完了,这小乞儿时惨了,怎么就承认了!”

    “皇榜那东西,是他能接的吗?真是不要命了。”

    “哎,我听说有人已经去通知知府跟奉天府尹了,不出半个时刻,这乞儿的就要一命呜呼了。”

    “可怜,真是可怜。”

    身后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百姓们,公堂之上的苏裕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他这个县令不作为,可从来也没有想过草菅人命,更何况还是这么个没脑子的乞丐。大脑高速运转,想办法圆了这桩事。

    “大胆,本官再问一次,这皇榜可是你捡来的。”惊堂木再次响起。

    凤栖忍不住抬头,心中对这个县太爷无语极了,只能将刚才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县太爷,这黄纸是草民从墙上不小心扯下来的。”

    我的天哪,苏裕快疯了,就差将手中的惊堂木扔到那人脑袋上,真想大声问一句,你是不是傻,听不懂本官想放你一条生路么!

    这家伙,真是太不识趣了,越想越举得生气,苏裕干脆豁出去了,那就不要怪本官无情了:“来人,乞丐王二私自毁坏皇榜,按律当斩,念在其年少无知,重责二十大板,流放出城,不得有误。”

    令字木牌扔了下来,立马就有人上前就欲按住凤栖行刑。

    一看这架势,凤栖立马急了,大声叫喊:“等等,县太爷等等,草民有话要说。”

    还想说什么,赶紧闭嘴吧,再说下去,你这条命就保不住了。苏裕根本不理会她的话,挥手示意衙役继续。

    快要被杖刑的女子终于忍不住了,趁着衙役还没过来,赶紧站起身来:“县太爷,这皇榜是我揭的,可是罪不至死,更何况谁说我就不能破案子了!”

    凤栖的话,成功的让场面安静下来,大家看着她的目光,夹杂了太多的意味。女子能够感受到这些不友善的目光,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焦虑,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总比挨板子强。

    “好,有魄力。”身后有掌声传来,众人的目光连忙朝后看去,苏裕的神色变得难看,瞬间又变了回来,起身朝着那人走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奉天府尹跟汴城知府,两人的脚程还是蛮快的。

    “知府大人,林大人。”苏裕来到堂下,向来人见礼,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正巧将凤栖整个身子遮住。

    林大人的目光并不看他,而是注视着男子身后的凤栖:“这案子你,当真能破?”

    “林大人,市井小儿,井底之蛙,怎会有这般奇艺,这般糊弄公堂,还是让卑职赶出城的好。”不等凤栖有所回答,苏裕接话。

    这个时候苏裕的话一点作用都没有,府尹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凤栖,到底是在这位置上坐久了,那目光太过渗人,凤栖很不习惯。

    几步上前,越过面前男子,恭敬的行礼:“府尹大人,这案子草民可以破,但是有一件事,还望大人同意。”

    “哦。何事?”

    “破案期间,所有人员皆由我调动,包括知府跟县官大人。”

    “准。不过么,三日之内,若你破不了这案子嘛~”

    陈国国律,皇榜如圣旨,毁坏皇家物品者,与极刑,五马分尸。

    汴城,衙门。

    苏裕此刻正悠闲的坐在县太爷的宝椅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稻草,毫无一个县太爷该有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师爷头痛的抚额,若不是顶着皇上册封的官印,他早就将这不知好歹的东西赶出衙门了,当初县太爷走的时候,新官上任,他还以为会来个清廉的好官,却没想到等了半月有余,等来这个二世祖,汴城的百姓交到他手中,真是可怜了。

    “大人,这是在公堂之上。”师爷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开口提醒,皮笑肉不笑,难看极了。

      椅子上的人头也不回,只是简单的摆摆手,示意他安心,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师爷,这公堂如今不是没人么,莫规矩,莫规矩。”

    旁边的男子忍住想要上前揍死他的冲动。

    就在这时,苏裕忽然坐直了去,一本正经的拉拉官袍,两眼目视前方。师爷还真纳闷,就见一群衙役走了进来,还多了个人。

    来了,那个揭皇榜的人被带来了。

    衙差的身后,是慕名赶来观看的汴城百姓。

    凤栖几乎是被这些人架到衙门的,嘈杂间来不及看清周围的人,为首的那位藏蓝朝服的官员,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