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见不得光的交易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2072字

     这么一句,才成功让黑衣男子打消了警戒,把剑放了下来,白凤连忙伸手去摸了摸,一手的粘液,不用想就知道是血。

    黑衣首领也不多说,收了剑朝着某个方向走去,白凤紧跟在身后,两人七拐八拐走进了个废弃的房屋,苏裕早在里面等候多时,黑衣首领很自觉的站在门外,并没有进去。

    “跟了这么久,倒是辛苦你了。”苏裕的话中带着几分嘲笑,尽管白凤心中很是不悦,也耐着性子说到。

    “传言陈国太子不好接触,如今看来传言不假。此番前来只为跟太子做笔生意,不知太子可否感兴趣?”

    “生意,我对生意并不感兴趣。”

    “我还以为陈国国君的头颅价值千金,没想到竟是这般分文不值。”

    苏裕的脸色很难看,若不是看到白凤脖子上正流着血,他就动手杀了眼前人,竟然还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越国杀手鸳鸯,本宫有的是办法,你算什么东西,配跟我谈条件?”

    “太子的本事我自然清楚,太子的野心我更清楚,陈国有什么好玩的,一统天下这个交易如何?”

    白凤的话落,非但没有得到苏裕的支持,反倒是落得一阵嘲讽,无情的看着对面的人,只是瞧着瞧着,他突然发现了不对。眼前这人,衣着不简单,那种沉稳的气度,即使被自己讽刺到这般田地,还是不改自己的态度。这人是谁?

    “说出你的身份,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在下六王幕僚白凤,见过太子殿下。”

    六王府,苏裕脑海中不由想到昨夜宴会上那人。

    “是六王派你来跟我交易?”

    “不是,是白凤自己。”见到苏裕的态度转变,白凤感觉到了希望。

    对面的男子疑惑的看着他,白凤解释:“白凤跟太子的想法一样,那杀手鸳鸯也是我的死敌,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她的头颅。至于好处嘛,身为六王府中幕僚,这个身份可够的上跟太子交易?”

    苏裕盯着白凤看了许久,最终是选择相信她的话,但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不愿意的样子。

    “想跟我合作,不是你一句话就可以的事,我要看你的诚意。”

    最终,白凤跟苏裕的谈判,以没有结果而告终,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苏裕这般无非就是想要在自己这边获得些好处,她给就是了。至于允俟那边,必须瞒着,否则她的后果不堪设想,要是为了这件事导致她跟允俟之间出现了隔阂,那才是真的不划算呢。

    短短半天时间,燕京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尽管如此时间仍然不会停止自己的脚步,转眼就到了夜晚。

    鸳鸯本打算草草的吃顿饭,没想到不断有宫人端着吃食走进来,她一时疑惑,隐约有不好的预感,等到最后一道菜上来的时候,那个身穿宦官服侍的男子走上前来。

    “姑娘,这是今晚的膳食,稍等片刻,皇上马上就来。”

     永安十年,日子不详。

    凤栖只晓得这是自己穿越过来的第十天了。说到穿越这件事,怕是没有人比她更倒霉了。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穿越女主,各个都好命,她倒好莫名其妙就穿了不说,穿到了个待嫁新娘身上,没有洞房花烛夜,只有她倒在河边,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半条命都没有。

    凤栖,刑警队对长,警局破案率年年第一,超强的逻辑分析能力,没有什么她破不了的案子,被称为“犯罪分子的头号杀手”,但比这可怕的,不是她的逻辑分析,而是对于尸体疯狂的痴迷,警校毕业,法医与警校双硕士学位,传言能让尸体开口的神之手。

    谁也想不到,她能够有穿越这么一天。

    十天前。

    凤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发冷,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身子,触及手臂的那一刻,多年来警察的习惯让她立刻恢复了意识,等等,这不是她的手。

    被这个念头吓到,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河边,全身上下湿漉漉的,衣服都黏在身上,这感觉太不舒服,低头的瞬间,她看清自己现在的样子。

    凤冠霞帔,这明明是古代人嫁娶的婚服,怎么会穿到自己身上,古色古香的风格,全然陌生。一双葱白玉手,皮肤白的可怕,但这明显不是自己的手。因为常年握枪,她的掌骨要比别的女子更加大一些,手掌也有些茧子,但这双手没有一个特征是自己的。

    抬头,面前是山环水绕,空气质量清新到PM2.5为负的环境,愣是让这位接受了二十多年的马克思主义科学观,再大脑卡壳三分钟后意识到了一件悲催的事情。

    天那,她穿越了!

    地啊,她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一概不知!

    天地啊,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生存!

    凤栖只能无语凝噎。

    十天后。

    这位21世纪混得风生水起的大警官,在这完全陌生的时代,生存技能下降到零,万幸的是,她坚强的活了十天。半路偷了一件衣服,勉强食能裹腹,等到达汴城的时候,已经是活脱脱一个乞丐模样,怕是亲妈站在她面前,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到了汴城,第一件事就是填饱自己的肚子,看到又香又热的包子,只能咽口水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凤栖站在街边,那样子十分滑稽。

    思来想去一定要去找份工作,挣点小钱,至少不要这般饥肠辘辘,露宿街头。想到这里,人生又有了希望,忍痛割爱收回了目光,女子深吸一口气,朝着汴城最大的客栈走去。

    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有饭吃的地方就会有工作,凤栖的认知定位还是很正确的。

    眼看着酒楼就在不远处,无奈却被面前的人群阻挡了前路,凤栖本打算换个方向,耳边响起的声音,倒让她停住了脚步。

    “奇了怪了,这案子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奉天府府尹可在咱们知府的大宅坐镇呢,都过去五天了,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有。”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可听说咱们的县太爷根本不接手这案子呢。”

    天底下还有县令不接的案子,未免也太奇怪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