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改名凤栖,还要封妃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1932字

     鸳鸯只觉得咯噔一声,她原以为那人不会来,没想到不仅来了,还挑这个时辰过来,难道他打算晚上就待在这里,不,不行绝对不行,她虽然答应留在宫中,可并没有答应要成为这宫中的女人。

    越想越觉得可怕,回过神的时候,永帝已经来到她面前。

    “在想什么呢,一脸苦相,莫不是这些饭菜不合胃口?”

    鸳鸯慌张抬起头,看着眼前人有些惊恐,那目光落在永帝眼中,带着几分玩味。挥手将宫人全部遣散了出去,偌大房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来尝尝,这是朕吩咐御膳房做的,时辰不早了,早点用完膳,早点歇息。”

    鸳鸯的脸一瞬间白了,却还强装镇定,永帝的话格外刺耳,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永帝脸上的笑意更甚,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看来允俟说的没错,你们之间真的只是萍水之交。那孩子,我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你情有独钟了,换做是我的话,怕也是会如此吧。你们啊实在是太像了,不说话的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

      萍水相逢,原来允俟就是这般形容他们两人之间,永帝每说一句,鸳鸯只觉得彻骨的寒冷。

    “你愿意留在宫中,朕很高兴。小桃红这名字不适合你,配不上你的气质,朕给你改个名字好不好!”

    鸳鸯端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脑海中不断回放着永帝刚才的话语。

    “叫你凤栖可好,你天生就是个凤凰命,如今总算找到栖息的地方,你放心,朕断然不会让你再颠沛流离下去。过几日朕就封你为妃,将这宫殿赐给你可好。”

    永帝很高兴,全然不顾鸳鸯的想法,自顾自的说着。

    鸳鸯看着他,心却跟着凉了一大片,原来他将自己送进宫来,就是为了让她成为这个人的女人,长亭外的承诺,他是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对不对,那如此,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执着下去。

    “皇上,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宫中女子众多,实在不缺小桃红一人,若是皇上真心喜欢奴家,奴家愿意陪在皇上身边,封妃与否,并不重要。”

    鸳鸯的声音格外好听,就像黄鹂一般,哄得永帝心花怒放:“好好好,只要你开心,什么都依你。”

    两人也再没有多说什么,很是平静的吃完饭,当然最后,永帝并没有留宿在鸳鸯宫中,不过改名这件事还是传旨了下去。

    怡红楼的花魁小桃红,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宫中的金屋藏娇的凤栖凤姑娘。

    旁边人群八卦的讨论,成功的吸引了凤栖的注意力。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县令的官位似乎只是个正七品,从四品的知府等级可是在他位置之上,再加上还有个三品的奉天府尹在此,这县令还真是胆大不怕死,相比这些无聊的政治等级,她更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案子。

    于是,原本饿的奄奄一息的凤栖忽然来了精神,顺着人群朝里走去,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鬼。

    忘了交代,此时此刻她正处在城门三里内的告示墙边。

    凤栖奋力的朝着人群挤去,耳边八卦声还在不断的响起。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说起咱们这县太爷啊,来头可大着呢,父亲是九门提督巡捕五营统领,姐姐更是皇上的宠妃,三品的奉天府尹又算什么。”

    “难怪,搞了半天是皇亲国戚啊。”

    “那好端端的放着京城的官位不要,来汴城这破地方作甚。”

    周围的人八卦的热情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七嘴八舌的讨论起这位县太爷来历,反倒忘了案子这件事。这些话语一字不差的落入凤栖耳中,女子嘲讽的笑了笑,原来是关系户啊,还真是浪费了七品县令职位了。

    说起来,凤栖这人脾气有些执拗,从小就是佼佼者,对于那些靠关系上位的人,一向都是不屑一顾,听到这里瞬间对那位素未蒙面的县令,印象大打折扣。

    人群还在激烈的讨论着,凤栖只闷着头往里挤。要说这人啊,运气来了可真是挡也挡不住,当然霉运也是如此。女子只顾着自己往里挤,眼看着就要出了人群,也不知道背后是谁一个使劲,整个人毫无征兆的朝着墙边扑去,出于本能意识,凤栖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救命稻草。

    撕拉一声,仓促之间也不知道扯掉了什么,只听着那声音快速响起,身后的议论声跟着停止了,原本还在八卦的人群,就这么安静下来。

    “京城那些达官贵人的心思,可不是我们小老百姓应该关心的,我可更期待的是,这悬挂了三天的皇榜,会被哪个倒霉蛋给揭了。”

    “说的也是,这皇榜呀。。”

    站稳身子的时候,凤栖才看清自己手中的东西,是个金黄的纸张,瞧着倒像个告示单,她也没多想,就要将那纸张扔掉,转身手中的动作停住,一脸狐疑,怎么大家都用那般恐怖的眼神看着自己。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迎面走来一群身穿红色衙服的人。

    “让开,都让开,是谁揭了皇榜,站出来。”

    看见凤栖的时候,那群人同时愣住,身后一人有些为难,悄悄朝着为首的人说道:“头儿,怎么是个乞丐啊。”

    为首的男子也没想到是这个局面,目光在凤栖身上打量了番,最终大手一挥:“县太爷说了,不管是谁揭了这皇榜,一律带回衙门,来啊,将人带走。”

    别说是乞丐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带回去啊。

    话落,一群人上前毫不客气的架起凤栖,朝着县衙的方向走去。

    待到所有人离去,围观的人还在指指点点,大家的脸上都是一副惋惜的神色。

    凤栖,原来你就是那个倒霉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