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吴国太子尞日求亲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2116字

     朝堂风向变了,跟在身后的那些人也纷纷站队,最难受的便是丞相、御史等太子一党,允俟老六接手,必定会挖出一些不利于他们的东西,太子此番人在东宫,这外面的池水被允俟搅成什么鬼样子,都无能为力。而皇上能够启用允俟等人,就已经是十分危险的信号了,他们必须要小心。、

    太子允承素来做事都比较嚣张,怕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刻,那些被允承得罪的人,开始朝着允俟这边站去,原本清净的六王府,如今成了门庭若市。允俟却吩咐上关上了府上大门,将来者全部拒之门外。允俟如此,允南也不是傻子,自然也学着他,将前来拜访的人全都挡在门外,他们两人这是要向永帝证明,他们绝无跟结党营私的想法,这一消息传到永帝耳中,自然很是满意。

    驿馆。

    距离鸳鸯进宫已经过去了三天,越国朝堂的局势已经越来?紧张,驿馆内,倒是安静得很。尞日跟苏裕两人,无事便在燕京闹市转悠,感受着越国的风土文化,可始终没有人说出自己来此的目的,竟然无人开口,永帝也乐得装作什么都不知,倒是每日都要去鸳鸯宫里坐坐,陪她用膳,说说话,很多时候鸳鸯都是沉默的坐在那里,当一个倾听者,也是如此,她才了解到了身居高位的人会有多寂寞。

    尞日近日来心情不佳,外出活动的很少,那日跟踪苏裕的影卫传回消息,他也是吃惊不已,但更多是担心,那白凤是允俟的人,私下找苏裕,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要是苏裕知道鸳鸯背后的金主就是允俟的话,那两人断然是不会合作的,如果达成协议,那么最后牺牲的人必然就是鸳鸯了,允俟那样心机深重的人,定然是可以做出这般事情来得。

    尞日担心鸳鸯,阿勤也担心他,生怕自家主子为了那个花魁也走上条不归路,而忘记他们来越国的目的,于是想了又想,他还是决定上前来打扰主子沉思的时刻。

    “太子殿下,臣有一事相求。”不是从前的主子,少爷称谓,而直接是太子殿下,阿勤这举动让尞日很是意外。

    “阿勤,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开口就是。”

    “太子殿下,臣已经将和亲的人选斟酌好了,特地前来告知太子。”

    阿勤的话让尞日愣住,良久反应过来:“哦,那真是太好了,是哪家的姑娘,说出来我看看。”

    “是越国将军神甫的女儿,神萘。”

    阿勤的话刚落,尞日一脸的诧异:“为什么会是她?据我了解,神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可能远嫁我吴国,阿勤,不该是这样的。”

    “太子殿下,现在越国适龄的女子并不多,越国公主都太小,根本不到成亲的年纪。唯一到年纪的,放眼燕京不过是四五余人,其中三人都是太子一党,我们若是将她们其中一人娶回去,岂不是卷到了越国的朝堂斗争之中。算来算去,只有神家的姑娘最合适。”

    阿勤的吩咐,一点都没差错。

    汴城,衙门。

    苏裕此刻正悠闲的坐在县太爷的宝椅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稻草,毫无一个县太爷该有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师爷头痛的抚额,若不是顶着皇上册封的官印,他早就将这不知好歹的东西赶出衙门了,当初县太爷走的时候,新官上任,他还以为会来个清廉的好官,却没想到等了半月有余,等来这个二世祖,汴城的百姓交到他手中,真是可怜了。

    “大人,这是在公堂之上。”师爷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开口提醒,皮笑肉不笑,难看极了。

      椅子上的人头也不回,只是简单的摆摆手,示意他安心,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师爷,这公堂如今不是没人么,莫规矩,莫规矩。”

    旁边的男子忍住想要上前揍死他的冲动。

    就在这时,苏裕忽然坐直了去,一本正经的拉拉官袍,两眼目视前方。师爷还真纳闷,就见一群衙役走了进来,还多了个人。

    来了,那个揭皇榜的人被带来了。

    衙差的身后,是慕名赶来观看的汴城百姓。

    凤栖几乎是被这些人架到衙门的,嘈杂间来不及看清周围的人,为首的那位藏蓝朝服的官员,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皮肤白皙,长相上乘,年纪瞧着也不大,这要放在现在,是个标准的小鲜肉。汴城的县太爷这般年轻,竟然不是四十多岁的老头子,凤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年轻好啊,年轻没有代沟。

    苏裕看着衙役架上来的人,若不是后面还有众多百姓在此,他早就要跳起来了,这地上的一坨是什么鬼,好端端的怎么带来个乞丐,正要开口让人将凤栖轰出去,旁边的师爷抢先开口。

    “老邢,这是怎么回事?”

    “启禀大人,人已带到。”从刚才进来,县太爷的表情他看得是一清二楚,可这不能怪他啊,皇榜的确就是这家伙揭下的,老邢始终低着头,不与苏裕对视。

    皇榜悬出去了五天,就等来这么一个乞丐,师爷也是相当的意外,抬头看了看站在门口观望的百姓,又回头看着已经完全傻眼的县太爷,再次无奈的上前提醒。

    “大人。”

    苏裕没有反应。

    “大人。”语气加重了几分。

    男子这才回过神来,将那惊堂木重重的一拍:“升堂!”

    衙役们立即各回各位,只留下凤栖一人站在中央,不知如何是好。

    “威武~”是板子触地还有衙役的声响,震耳欲聋,吓得凤栖忍不住哆嗦了下。

    “大胆刁民,见着本官还不跪下。”这乞丐,怎么这般目无王法,苏裕很是不悦。

    良久,凤栖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了下去,虽然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但入乡随俗的道理还是懂的,那些历史剧也没有白看:“草民,草民王二,叩见县太爷。”

    “皇榜可是你揭的?”苏裕不耐烦的询问,心里却想着,这家伙最好不要承认,然后就可以按照意外将他打发走。却不曾想,咱们的凤栖可体会不到县太爷的一番苦心。

    “是草民揭的!”皇榜,低头看着手中明黄的纸张,凤栖很是认真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