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事情远超出意料之外

    更新时间:2018-12-19 16:25:24本章字数:1958字

    杨昌云最后的耐性消失不见,这秦芳华根本今日就是故意刁难自己,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秦姑娘,这招下马威已经不错了,老夫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来此,我们都是明白人,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的条件是什么?”

    “原来杨丞相求人的态度是这般,我秦芳华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杨相素来都善于谋划,不知可否料到有今日的下场。”杨昌云的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芳华也不必再装下去,悠懒的从榻上起身,眼含笑意看着面前的人。

    杨昌云只觉得那笑容十分的讽刺,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说吧,你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你们杨家杀了我父亲,我想要的,莫不过于一命抵一命。”芳华起身朝着前方走了几步,眼神一直紧盯着面前的人。

    这句话已经说得十分明显,杨昌云已经知晓了她的目的。

    看见面前的人沉默,芳华继续开口:“丞相的命如今还不是时候,杨文山跟杨文秀,不知道丞相要怎么选择?”

    “秦芳华,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是又如何,丞相难道不愿意选择么!”芳华的话语中全是嘲讽,杨家一脉单传跟当朝皇后,杨昌云怎么选择的,她自然已经知晓,以为她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那就错了,杨昌云这才是刚刚开始。

    杨昌云不说话,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其实自己来到府中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她的目的,这秦芳华不过是用自己儿子来要挟自己,真正目的是为了杨文秀。思考了良久,芳华也不逼迫,索性几步上前来到耶律齐面前,为自己倒了杯茶,细细的品尝。

    “什么时候让皇后娘娘来此?”

    芳华拿着茶杯的手愣住,果真跟自己想的一样:“丞相什么时候能请皇后出宫,杨公子就何日能回到府上。”

    “好,我这就去办。”杨昌云紧握双手,内心虽然气愤不已,但现在自己完全处在被动之中,根本就没有选择。若是猜的没有错,这秦芳华根本就是蓄谋已久,他说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如果要牺牲一人的话,他会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毕竟她跟杨文山比起来,杨家日后的家业,还是需要靠他来继承。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昌云转身离开了此处,等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府中之后,耶律齐才开口:“看来我们想的不错,杨昌云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

    “杨文秀本来就是杨昌云用来巩固杨家利益的工具,相比杨文山,肯定是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他能那日为了陷害我,让杨文秀受了那么重的伤,就足以见得,杨文秀不过是枚棋子,当初太后再世,还会维护着她,如今太后已死,按照杨昌云的性子,定是不会重视她。更何况当初杨家三人刺杀宇文无极之时,太后曾亲口说过,自己是杨家的交易工具,想必杨家的女子全部都是政治下的交易工具。”

    听了芳华说完这些话,耶律齐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惋惜:“太后被杨家人利用,看到跟自己同样命运的杨文秀自然疼惜,但杨昌云眼中只有利益,那杨文秀也实在是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怪只怪那杨文秀看不透真相,甘愿被利用。身为杨家的女儿,也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就算今日我们不这么做,杨家迟早都会牺牲她,让她看清自己父亲的真面目,也没什么不好。不过,那杨文山对自己这个妹妹倒是疼惜,也不知道看到自己父亲为了救他,舍弃了妹妹,心中会是何感受,很期待他们父子感情破裂的时候。”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芳华嘴角的笑容扩大,杨昌云你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看着眼前完全跟过去不一样的人,耶律齐说不觉得可惜是假的,若是可以他还是希望华儿能像以前那般,自由快乐的活着。不过那句话说的对,人总是会变得,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他倒愿意接受如今的芳华,至少不会再被人欺负。

    “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杨家父女来此了。”

    “恩。”芳华点了点头,不再开口,拿起耶律齐放在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后周境内。时间已经过去了两日,从淳于焱收到秦桓离世的消息之后,就连忙朝着后周奔来,如今已经在后周奔波了两日,距离扬州城只有一日的距离,淳于焱此番任何护卫都没有带,但是曾经离开之时,为芳华身边留下了几名高手,现在他进了后周,已经想办法跟他们取得联系。

    宇文晟沉浸在芳华离开的事中不能自拔,整日烂醉在御书房之中,谁也劝不醒。淳于焱进入后周的事情,芳华等人都不知晓,对于杨文山行刺的事情,也更是不得而知。皇上已经几日不上朝,朝中的大臣都是十分担心,大将军跟丞相已经跪在门口两日,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到底有没有劝出皇上。

    杨昌云从芳华府上乘马车离开的时候,从府中的墙角拐出来一男子,看着杨府的马车朝着前方离去,那眸子间的表情,耐人寻味。

    马车之上,杨昌云在心中谋划着,自己要怎样将文秀从宫中神不知鬼不觉带出来,女儿醒来的事情,他是知晓的,马车之上的人盘算着怎样将女儿弄出宫,却不知道另一个方向,已经有人发现了不对。

    那出现在芳华府墙角之人,在杨府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中时,那人也消失不见,不过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的。那人几个轻功跳跃之后,人出现在蒋家内院,而从公众股回来的蒋仁杰,似乎已经等候多时。只见那人进了内院,径直跪在将军身后。

    “主子,杨昌云去了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