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余母的责备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5本章字数:1552字

    余锋被毛苑欣这么一说,一时间竟无法反驳。司机似乎对这对夫妻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认真地开着车。

    过了片刻,毛苑欣缓缓地靠到车椅上,余哼了一声,解释道:“刚刚那位是陈氏集团的少东家,你后天不是要去陈氏谈合作么。”话已至此,毛苑欣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她这个是在为这个丈夫的事业着想,反倒是余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余锋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一路无话。

    回到家中,毛苑欣在心里叹了口气,若说自己每天最不喜欢的时候,就是每天晚上,明明和余锋无话可说,却偏偏还要在一个房间里面待着。还好余锋家的房间比寻常人家的要大上好几倍,否则自己一定要被逼疯不可。

    推开家门,毛苑欣意外地看到余锋的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见二人走进来的声音,她转过头看着毛苑欣的眼神里,毫不掩饰地充满了嫌弃。

    “妈。”毛苑欣低声唤了声,就想跟着余锋的步伐上楼,却被身后的声音拦了下来:“苑欣你等一下。”

    毛苑欣有些莫名,却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乖乖地坐到了沙发上。余锋却对这一切置若罔闻,自顾自地上了楼。

    余锋的母亲见他上了楼,也没多说什么,径直将一本杂志甩在了毛苑欣的面前,杂志封面上,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正挽着一个男人步入一家珠宝店内。虽然只有个背影,但毛苑欣一下就认出了这男人正是自己的丈夫余锋,而那个女人想必就是今晚当着她的面做苟且之事还不脸红的名模姜可了吧。

    封面上“余家少爷婚内出轨名模姜可”的标题红得直扎毛苑欣的眼睛。见毛苑欣一声不吭,妈余哼一下:“呵,你看看你自己,连个男人都看不牢。”丝毫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正是她自己的儿子。

    “妈,这无非就是些记者捕风捉影罢了,名流圈里这种乱七八糟的传闻从来都不会少的。”毛苑欣淡淡的开口,面无表情仿佛这件事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捕风捉影?你还好意思说?”婆婆仿佛被刺中了什么痛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个度:“这件事是真是假你不清楚吗?锋这孩子,的确是爱玩了一些。不过还不至于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如果不是你自己不争气,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会这任由这篇报道出来吗!”

    毛苑欣低头不语,她知道,自己嫁过来的另一个作用就是为余家延续香火。可是结婚几年,虽然夫妻之间没有感情,但责任还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肚子就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自己好好看着办吧!如果今年你再怀不上!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婆婆的无情了!”余锋的母亲最后甩下一句话,就转身回房间去了。

    毛苑欣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客厅明亮的灯光笼罩着她,却透出着如黑夜般无尽的伤悲。

    “叮叮叮……”一早,毛苑欣就被电话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枕边早已没有了温度,不过7点,余锋却好像已经离开了很久的样子。

    无视心里的失落感,毛苑欣清了清嗓子,接起了电话。

    “苑欣!”电话那一头热情而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有没有想我呀?”

    毛苑欣难得地失笑了一下:“你个疯丫头,一大早的扰人清梦。”

    “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卢静在电话那头佯装生气的咒骂道,“姑奶奶我今天北京时间凌晨3点起床坐的飞机,在空中飞了好久,跨越了14个小时的时差!一落地就给你打电话!你倒好,睡得很香甜嘛!”

    毛苑欣笑着坐了起来,卢静是她初中时候的同桌,也是最好的闺蜜。三年前因为家族企业的关系,卢静被送到国外念书,连自己的婚礼都没有回来参加。不过,这种婚礼有没有参加都无所谓吧,毛苑欣心里想。

    “喂喂喂?不会我骂了你几句你就不理我了吧?”卢静在电话那头张牙舞爪地道,“我一会回家收拾一下,可想你了。我下午就过去看看你,方便吗?”

    “好呀好呀!当然方便了!”毛苑欣欣喜地点点头,全没有了平时的陈余模样。

    这个卢静的性格和毛苑欣是大相径庭的。如果是毛苑欣就像那天上清余的明月,那卢静就是旁边调皮可爱的星星。如果不是因为初中同桌的缘分使然,毛苑欣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和这样热情的人做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