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只是因为合作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5本章字数:1408字

    余宅里。

    余母面色铁青地握着手机。刚刚医院里的熟人已经给她来过电话,告诉她自己的媳妇因为身体里寒气太重,所以短时间内是不能够怀孕的。至于以后能不能怀孕,还要看后期的调理。

    门吱呀地一声打开了,余锋站在玄关处却听见母亲一声暴怒的声音:“你这个女人居然还有脸回到我余家来!”余锋眉头一皱,毛苑欣还没有回家?

    一边莫名其妙地想着,他一边走进客厅:“妈,是我,苑欣她怎么招惹你了。”

    余母看见是自己的儿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站起身来,对着儿子说道:“你知不知道毛苑欣这个女人不能怀孕?”

    不能怀孕?余锋的嘴角微微一挑,早知道她不能怀孕,自己就不费那么多功夫了。

    余锋的沉默看在余母的眼里,更是急火攻心,自己的妻子不能怀孕,他居然还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离婚,你必须跟毛苑欣离婚!”

    余锋看着母亲生气的模样,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想法,走到母亲身边,安抚道:“妈,我跟毛苑欣不能离婚。”

    “为什么?”余母转身直勾勾地盯着余锋,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我跟毛苑欣结婚,本来就是因为余家跟毛家有着不可分割的合作关系。如果我跟毛苑欣离婚了,我两家之间的合作就破裂了,所以我和她不能离婚。”

    “那难道你要留着一只不会下蛋的母亲在家里吗!”余母气急,把手边的茶杯一下甩落在地,茶杯应声而碎,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屋子里的气氛似乎被火点着了一般。

    余锋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自己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的决定从来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反驳,哪怕是自己的母亲也不行。

    他猛地一下站起身来:“我说过了,我跟毛苑欣不可能也不会离婚,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想抱孙子的话,还是想想别的法子吧。”说着他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去,嘴里喊着保姆:“刘妈,刚刚我妈把杯子打碎了,去收拾一下。”

    保姆刘妈一听到客厅里的战争暂时的停止了,也急匆匆地从厨房里出来,整理那个破碎的杯子。见余母无奈地靠在沙发上,拿自己的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奈何心中的怒火还是在不断燃烧,紧紧握住的拳头上青筋暴起。

    刘妈见状于心不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夫人,这医院里的人不是说了嘛,这少夫人只是短时间内不能怀孕,又不是永远都不能怀了。要我说,只要好好调理,少爷和少夫人他们年纪轻轻的,干柴烈火,有什么不能生的?”

    余母听刘妈这么一说,感觉自己的孙子还有希望,眼睛腾地一亮,高兴地拉过刘妈:“刘妈,你见多识广,孩子又多,有没有什么偏方可以助孕啊。”

    刘妈被这么一问,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夫人,这乡下的偏方,我还是有几个的。”

    “快说快说……”

    余锋回房之后,想着自己不肯离婚,母亲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便收拾了几样随身的东西,一下楼却见母亲和刘妈正说着什么,一副高兴的样子。

    “妈,我最近工作上有些事情,我住自己的房子里,就不回别墅住了。”余锋说着,转身,却看见毛苑欣正站在门口。

    余锋看了一眼毛苑欣,却见女人的眼底仿佛结了一层冰一般,神情也比平日更要冷漠几分,回来的正好,省的自己还要另外支会她一声。

    不给余母半点反应的时间,余锋迈出了大门,“碰”地一声,毛苑欣打了个机灵,屋里明明开着暖气,自己却仿若置身在腊月的寒冬飞雪之中。

    破碎的玻璃杯碎片还在地上躺着 ,反射着灯光,明晃晃地十分刺眼。看样子刚刚婆婆已经动过怒了,毛苑欣紧紧地握住手里的病历单,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转身走上了楼,不给婆婆一点留住自己的机会。

    一连一个月,余锋都没有回家。少去了一个冷着脸的男人,毛苑欣觉得松了口气,日子过得也算不错——如果,能够忽略心底的那一抹失落和难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