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恩爱是假象?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5本章字数:1468字

    只是,她的忍让恐怕让对方已然忘记,自己是A市毛家的千金,虽然算不上一只金凤凰,但也是一只向来骄傲的孔雀,不是他们余家的工具。这个家,不,应该说是这个房子,毛苑欣是怎么也不愿意再待下去了。

    毛苑欣看着屋里,自己也没带来什么东西,她拿起手机钱包,一声不吭地走出了余锋家里的大门。

    余锋听见客厅的大门被人狠狠的关上,连忙到隔壁的房间查看,却见一地的碎纸片,显然是毛苑欣撕毁了离婚协议书。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在心里因为这碎纸片暗自松了一口气。

    毛苑欣走出大门,一时间竟有些迷茫,天地之大,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余家老宅是万万不可能回去了。夜这么深了,卢静家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算了,就去附近的酒店先睡一晚,明早还要上班,总不能就这样露宿街头吧。

    毛苑欣叹了口气,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全然不知,在房子的不远处,一辆神秘的面包车上有人正用摄像机偷偷地对准了自己。

    毛苑欣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自己和余锋的这一场战争,会在天一亮就公诸于世。

    报纸杂志各类报道铺天盖地而来,用火红的字眼写着“余氏夫妻不和,恩爱是假象?”“余氏少夫人深夜宿酒店,婚姻另有隐情?”一字字刺痛人的眼睛。

    毛苑欣昨晚可以说是一夜无眠,偏偏一大早又被记者打爆电话,难受得头疼,只能一手按压着太阳穴,无力地倚靠在办公桌上。

    “毛副总,你还好吧?”毛苑欣的秘书小汪一进门就看毛苑欣脸色苍白的模样,不由得关切地问了一句,毛副总平时为人冷漠,处理起公事来也是雷厉风行,是个十足的女强人。她和余总虽然平时在公司的交流见面不多,但人前人后总是恩爱有加,难道真的是演戏?

    毛苑欣挥了挥手,问道:“那群记者还在楼下吗?”

    小汪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刚刚她不过想出公司买点东西,差点就被那群记者堵死在门口了,乌压压的一片实在是太吓人了。

    毛苑欣又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自己不过是过倦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日子,想和余锋离婚罢了,如今怎么闹成这样,越想头越疼,她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嘶哑:“小汪,你去找个人扮成我的样子吸引记者的注意,我从后门到车库里去。我这头疼的越发厉害了。”

    “好的。”

    费了一番周折,毛苑欣总算是摆脱了一群的记者回到了酒店,现在这群人真是越来越可怕了,连别人的家里事都要管,也是不明白,一个女人和自己的丈夫感情和不和睦,离不离婚关这群人什么事情啊!

    这时候的毛苑欣只觉得头疼欲裂,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怀疑这件事情为何扩散得如此之快,影响如此之大。

    她刚睡下不过半个小时,便听见传来猛烈的敲门声,一个女人在门口极力地喊着:“毛苑欣,你开门,不要装不在,快点给我开门!”

    这分明就是余锋母亲的声音呀,这是怎么了,毛苑欣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起床开了门。却见婆婆猛一下冲了进来,“啪”一声,房间门被狠狠地关上,这一声响天动地,把还有些迷糊的毛苑欣也震得无比清醒。

    “妈,你怎么来了,有……”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来了?你瞧瞧你自己干的好事!”余母不等毛苑欣把话说完,直接把一堆报纸杂志狠狠地甩到了地上,封面上分明就是毛苑欣进入酒店,登记入住,而余锋一个人从家里出门的照片。

    “你说!你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出来住酒店,我昨天让你去找锋,你到底找了没有!”

    毛苑欣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解释道:“我昨天已经去找过锋了。只是锋根本不爱我,我跟他待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想离婚他不肯,于是我就只能到外面住了。”

    “离婚?你居然还想离婚!”余母恶狠狠地盯着毛苑欣,仿佛这个女人杀了她的宝贝儿子一般:“毛苑欣,你嫁进了我们余家,既讨不到锋的欢心,又怀不上孩子,你说你作为一个女人还有什么颜面?你还想离婚!你以为你们毛家利用完我们你就可以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