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母亲来相缠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4本章字数:1421字

    我拼着劲终于缩回我的手时,满姑端详着我,轻轻笑着说:“女儿呀!你是不是想妈了?”

    “我想我妈?我没想呀!”我出生三个多月,我母亲阮丽江就自行走了,难道我母亲托了满姑的替身帅哥的身了?我一时给吓住了,慌乱中回了她一句。

    “你不想?还是那个没良心的不让你想我?”满姑这时不再唱戏文,而是直接问我话,而且,她拿眼睛瞪着我身后的周茂才,她所说的没良心的是指我父亲。

    因为我母亲阮丽江是我父亲买来的异国新娘,他们结婚时,我父亲连个戒指都没有送给阮丽江,而且回了老家偷偷摸摸的结婚,更不敢向民政部门登记结婚,不久,阮丽江生下我三个多月,她就走了。我看着我父亲周茂才,周茂才对我眨眼,我急忙补充说,“我想呀!”

    “你真想妈了?嘿,你真不愧是我丽江的女儿,那你到妈身边来吧!给妈做个伴。”满姑一时笑逐颜开,惊喜异常,再次拉起我的手,我立即就扑到了满姑的怀里。

    众人一片惊讶,而我父亲这时听明白了,他从七叔公身后冲上来,拉起我就走。

    “周茂才,你怎么抢我女儿?阿紫是我的。”阮丽江借满姑的嘴,表达她的不满,要与我父亲周茂才论理。七叔公急忙用身体挡住了满姑。

    周茂才带着我,落荒而逃。

    在回程的路上,我对周茂才说满姑的手是凉的。周茂才有些不相信。

    我说是真的,满姑的手象冰雪一样,凉透了我的心。

    七叔公因此认为我母亲阮丽江真的走了十六年了,不可能是她本人诈死逃婚。还说我父亲当年没有给阮丽江招魂入祠,这才招至阮丽江的鬼魂找我索命来了。

    “丽江她是从医院太平房失踪的,除了某人盗尸,配阴婚,她一定还活着。”周茂才在我还小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找寻过我母亲阮丽江。

    阮丽江当年吊胫而死,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据邻居说她那时的舌头伸得老长,绝无活的可能。我父亲和邻居送阮丽江去医院抢救,没能救活她,她被送进了医院的太平间。

    第二天,我父亲准备给阮丽江办火化手续时,她尸体却不见了。

    有人说阮丽江一定被盗尸,配阴婚了。我父亲对此也非常相信,因为别人偷她尸体,那必定是为了配阴婚。也就是说,阮丽江后来另“嫁”他人了,周家是不能给她招魂的。

    但是这一趟找满姑问话,我父亲说他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我得的梦游症,肯定跟阮丽江的死有关。七叔公认为我父亲当年应当给阮丽江招魂,如此一来,她就还是周家的亡媳。她进了周家的祠堂的话,自然就不会找我索命了。

    “但是,满姑今天没说阮丽江是否被偷尸配阴婚呢,她就这么找阿紫索命,那也得先找我呀?那怕她给我托个梦什么的。如果她真给配了阴婚,入了别人家的祠,我们还能招她回魂吗?十六年了,怕是不行的。”

    周茂才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如果阮丽江死后被人为配了阴婚,那么她也等于死后改嫁他家了,周家是无法再将她招魂入祠,以求平安的。

    “那你说怎么办?上次我让你找何六祖问话,你说何六祖要价太高,也未必起什么作用。”七叔公埋怨我父亲当初不听他的话,给阮丽江招魂,也埋怨我父亲不找何六祖问话。

    在七叔公看来,如果我的梦游症是因为阮丽江索命所致,找满姑问话,还不如找何六祖想办法。因为何六祖的通阴术要高于满姑,满姑当年找何六祖拜师,何六祖还不收呢。

    “那我们就找何六祖问一次话好了,看他是怎么说的,再定这事。”我父亲的话,就这么让我搭上了鬼王和他的付身何六祖。

    何六祖还有一个名字叫何再清,但是人们只知道“江湖”上的何六祖,而不知道何再清是谁?但我知道,何六祖是人,不是神。

    求神的保佑的人,才会毕恭毕敬的献上贡品或礼品。可我父亲带我去见鬼王的转世托身何六祖问话时,他还是带上了不少礼品,还有六千元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