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鬼王下聘礼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4本章字数:1498字

    “鬼王我是没见过,但是鬼王说的话,你不也听到过?还有,他抱过你、亲过你,还下了聘礼,你不嫁给鬼王也得嫁,总之,你这个女儿,我得象泼水似的泼出去,不然,你哪一天活不成了,你爸我也不想活了。”

    “爸,鬼王他是抱过我,亲过我,可是他什么时候下过聘礼了?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

    周茂才收拾停当,对我说,“他真下过聘礼,而且不止一次。”

    “他什么时候下的?你怎么不跟我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周茂才居然不告诉我他私下收下鬼王的聘礼的事?是何六祖替鬼王下的吗?鬼王的事,总是离不开何六祖,我担心我和周茂才都让何六祖给骗了。

    “我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的?总之,他的聘礼是对你下的,你跟我说了吗?”周茂才反而问我。我听得一头雾水,真是见了鬼了。

    “他对我下了聘礼?是人民币?还是冥币?”我说完不可抑制地笑了几声。

    周茂才也一片惊讶,说:“你是人,不是鬼,他对你下的聘礼当然是人民币了?你不正花着吗?你以为你花的钱,全是你爸我给你的?”

    “不是了,爸,那是你给我的钱呀?怎么就变成鬼王下的聘礼了?你别诓我。”我的银行卡是定期收到一笔笔生活费的,有时八百,有时一千几,有时是好几千的。

    “你爸我的工资是公司里的最低工资,我自己不要活了?平时能给你多少钱,你自己不会算吗?亏你还是个名校大学生?聘礼的事,你问我,我找谁问哟?何六祖说是鬼王下给你的聘礼,你就认命吧!”周茂才要我认命。

    “我认命?我怎么认?他聘礼下了?我就必须嫁给他了?”

    如果鬼王这次又付了何六祖的身,我必须问清楚这事,也好找机会退了这笔聘礼,在我看来,不经我同意就对我下聘礼,这无异于逼迫我就范,我岂能从了何六祖所说?

    一定是何六祖算计我了,何六祖也不拿镜子照照他自己,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寻思着娶我这个女大学生?鬼王付身就可以这么任性,说娶就娶吗?

    “如果聘礼真是鬼王下的,那你必须嫁给鬼王。”周茂才将我的行李箱拖到门口。

    “如果是鬼王的付身何六祖下的呢?我必须跟何六祖结婚吗?”我最不满的事是周茂才让我嫁给鬼王的付身何六祖。如果真是鬼王要娶我,我倒无话可说,反而想见识一下鬼王,那怕他是个面目狰狞的鬼魂。

    “我说了,鬼王是鬼王,何六祖是何六祖,你怎么就听不明白?何六祖只是被付身而己,他这么大年纪,他怎么可能娶你?你担心这个,我们就不担心了?”周茂才推我出门说,“走吧!七叔在纸人屋等着我们,他肯定到了。”

    “还要去纸人屋?”我随周茂才出门,锁上了门。

    “是呀!趁何六祖身体还好,得让他给你赎出童身,不然,你怎么嫁得了鬼王?”周茂才替我拉行李箱,嫁衣都装在箱子里了。看来,这个暑假,我得嫁给鬼王了。

    到了纸人屋,七叔公果然等在了那里,他一见我真回来了,嘴都合不了。缺了上下门牙的他,这次镶了金光闪闪的假牙了,说话不象过去那样有些漏气了。

    七叔公替我扎了一个纸人儿,模样有些象我,但他没有跟我解释他为何要扎这样一个的纸人儿。带上他备好的各种纸钱和“黄银珠宝”,和我们去路边拦的士。

    周茂才看着我,忽然有些舍不得我,走近我说:“阿紫,爸这次就不陪你去大岭山了,凡事有七叔公,你得听七叔公的话,嫁给鬼王的事,你先听何六祖是怎么说的,不要乱说什么不嫁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刚才出门时,周茂才跟我说鬼王对我下了聘礼了,现在想来,这事或许是真的,但也不排除是何六祖从中耍了什么妖术,我得问问何六祖,鬼王的聘礼是如何下的?怎么就到了我的银行卡上?

    鬼就是鬼,鬼也谙人道,还会用柜员机转帐?这事打死我也不能信。

    是鬼借人之手办的?还是人假“鬼手”办的?见了何六祖,我也许能寻到一些线索,但今天,我和七叔公一起上大岭山的任务是赎回我的真身。如果赎不了,我嫁给鬼王的事,也许就会无疾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