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六祖非垂色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4本章字数:1453字

    何六祖捻须而笑说:“要娶你的对象是鬼王,不是我本人,也不是付了我身的鬼王,因为鬼王现在不付我身了。也因了你的缘故,我以后即使再通阴,也无法通到人家的六世上去了,换句话说,我的通阴术因为鬼王不再托身而退化了,这是我的报应。”

    “我听明白了。”但是,我这次上山,除了配合何六祖和七叔,赎出我的童身,我还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未来谁娶我?我于是半开玩笑问:“六祖师傅,我去京城读书这些年,你是否做了跟你身份不适当的事,才遭到如此结局?”

    何六祖也听明白我的话了,他呵呵笑了两声说:“阿紫,你干脆说我六祖是否自己想娶你更恰当。”为了我能嫁给鬼王,也为了何六祖本人的来世,他最近两年里,他已经没有再为哪一户人家通过阴了,而且天天在修炼。

    我向何六祖做鬼脸,笑着说:“鬼王付了你身,你替鬼王娶我不也正常?”想想我的那几个同学垂恋我的美貌时,他们的笑容不也跟何六祖一样?是男人,都会垂恋女人的美色的。何六祖假借鬼王付身而娶我,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

    “嘿,我不是鬼王,而只是鬼王之后,鬼王曾经的一个付身,但是鬼王现在不付我身了,我现在是何六祖,也可以说是何再清。真的,鬼王也许找别的人去了,所以,趁我现在身体还好,我替你赎回你的童女身,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施法了,你愿意赎回你的童女身吗?”

    “那我为什么会是童女身呢?你能先告诉我原因吗?”打从口头答应给鬼王做老婆之后,我这些年几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控制着。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当年我考大学时,一些似懂非懂的题,我全答对了,成了当年高雷市的理科状元。

    “嘿,你问我这事,还不如问你妈阮丽江呢,是她生了你,因为是她生你的日子和时辰决定了你的童女命,我是改变不了的,但是,我可以替你赎回你的真身。”

    何六祖这时再次坐到太师椅上,茶几上的水烧开了,七叔公过来给我和何六祖泡茶。

    “我妈她已经走了二十年了,童女命的事,也许谁都改变不了,可你为什么要帮我赎身呢?我就这么嫁给鬼王不行吗?”我忽然想起怡春院里的风月女人,她们从良之前,不就因为被某个男人看上,才给赎了身?当然,我这身跟她们的身是不同的。

    我是童女身,一生都不曾有过男女之事,但凡男人都希望得到,即使是鬼王,与我人鬼殊途,他不也希望我赎了身,再以人的身躯对他付出?

    何六祖听后看着我说:“我给你赎身,一是为了我父亲,也就是为了鬼王,二是为了我母亲,当然也少不了为我本人,但是将来娶你的对象真是鬼王。”何六祖的话,表达了几层意思,一是他何六祖的鬼王父亲,二是他母亲的前世,三是何六祖或者何再清本人。

    “你这么说,我听明白了。”我忽然倒着想了何六祖的一番话。何六祖的三个目的如果是真的,将来真娶我的人肯定不是何六祖或者何再清本人,而是鬼王新的付身。

    至于这个新的托身人是谁?何六祖本人也许知道。我希望何六祖能告诉我,哪怕他给我指明一条路,也比我自己盲目寻找这个未来的托生人要好得多。

    “你听明白什么了?”何六祖一时皱了眉,仿佛没听清楚我刚才所说。

    我歪着脑袋,看着何六祖笑着说:“是呀!我听明白了。”何六祖不垂我的美色,他仅用几句话就阐释清楚了他的目的,他的综合思维是清晰的。

    “你明白什么了?”何六祖又问了一次。

    “你是怀疑我的慧根呢?还是怀疑我的本性?”我再次对何六祖笑了。何六祖不替他人通阴时,他就是一个慈祥的老者,跟我的七叔公无异。

    我来“六祖居士”居之前,的确有些过份猜想他对我的企图心了,是十足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何六祖原名何再清,可他出生几个月后硬说自己是何六祖,清光绪九年生人,他父亲何药清也就从了他的意思,从始,芸芸众生中再无何再清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