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鬼眼可通天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4本章字数:1134字

    肖萍挂电话后,我回我房间,先给我父亲周茂才打电话。

    周茂才问我说:“阿紫,你怎么样了?六祖都跟你说什么了?鬼王还托他的身吗?”

    “鬼王现在不托他身了,直接找我了。”我跟周茂才实话实说。

    如果鬼王就在我身边,他能听到我说的话吗?诶,一个能听懂人话的鬼,他怎么就想着非我不娶呢?还是因为我前世就与他有缘?我不嫁给他的话,我就得想办法摆脱他。我只有两种选择,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摆脱他,相反,我得表态爱他,才能稳住他。

    “他直接找你了?他怎么找你哟?”周茂才有些不相信我的话。

    “哎呀!这事我怎么说呢?反正他真的直接找我了,还同意找个年轻人托生。”鬼王刚才真同意我的想法了,还用“亲”我的方式,“告诉”了我,我得信他。

    “那他找到那个年轻人了吗?”周茂才问。

    这个年轻人,我更想知道会是谁?毕竟,现实上,我是嫁给他的,他和我,还有鬼王,两人一鬼必须“合拍”,我嫁给鬼王的事才会变成现实。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当然,经过二十一天斋戒,何六祖替我赎回真身之后,如果我母亲阮丽江不再缠着我,要拿我的命去为她顶债,我再设法说服鬼王放弃娶我,我才能真正摆脱鬼王。

    “呃,这事我还没问他,你就不要这么急嘛!我得在山上呆二十一天,也不知道七叔公这二十一天里能否下山,你最好给我和七叔公备一些吃的,过几天就送上来。”七叔公来前准备得太少了,只够这三天吃用。

    “送上去?七叔公没跟你说吗?这事我不能去,得七叔公回来拿,我会给你们备好的。”

    我父亲周茂才的近亲太少了,从我祖爷爷开始,已经三代单传。我出生后体弱多病,也是命不夕保,五岁多还不会说话,所以我得了一个“哑巴”的小名。

    “为什么?你送过来有多难?就两、三个钟而己。”对此,我非常不理解。

    原来,何六祖给我赎回童女身,是不能由我父亲参与赎身的。通常的做法,一是舅舅相“救”,二是叔叔相“赎”。可是我母亲阮丽江是周茂才买来的新娘,还没联系上娘家,她就自行了断了,故而我没有舅舅,只有一个七叔公,周茂才只能劳烦七叔公出面替我赎身了。

    周茂才挂电话后,我的心情变得有些灰暗,打开书本,根本就看不进去,房内又无别的娱乐,那怕是电视。这二十一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怎么打发这二十一天呢?

    诶!还是先“审审”鬼王吧!看鬼王是怎么说我和他的婚事的。

    上了床,我轻声问鬼王:“你在吗?”

    我得证实鬼王是否在我身边才好问他。

    鬼王在的话,他会马上“亲”我的。可是等上一会,鬼王并没有出现。

    看来,鬼王这会可能到别处去了。这个鬼,来无影,去无踪,我嫁给他,根本就不现实。现在想来,周茂才当初真是病急乱投医了,居然找了一个鬼给我当保护神,还许诺他可以娶我,而他保过我吗?

    这些年来,鬼王也许给我当过保镖,也许他真能鬼眼通了天,可知别人无法知道的事,不然,我无法解释,我大学考试时会有那种超凡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