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一夜白了头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5本章字数:1151字

    “我不知道你在写什么?谁是星星?谁是月亮?”

    鬼王写道:星星是你的邻居,月亮是明的,他照着你,自然也就照着我。

    虽然,鬼王和周姑娘的这次相亲不欢而散,但是这本书里的故事,却让我想起了我生活中的两个熟人。一个叫李鑫,他是我的邻居,父亲是高雷化工集团的一个权柄人物。一个叫桂明,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他们俩都曾经“追”过我。

    不,真正追我的人是桂明,李鑫简直就是个恶棍无赖。

    我记得我上初三的时候,李鑫有一次爬墙偷看我洗澡,让我父亲周茂才追了他两条街。周茂才因此落下轻度残疾,被迫转岗当了集团公司宿舍区的看门人。

    中午,我还没做好午餐的时候,七叔公回到城里后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他今天晚上肯定回不了大岭山了,要我晚上注意安全,有事就叫鬼王。

    我说我知道了,要他明天回程时也要注意安全。

    做好午餐,何六祖从后山回来了。我立时惊呆,瞪着他,简直就不敢相信,昨晚还一头黑发的何六祖,这会竟全白了头,仿佛伍子胥逃难时一夜间愁白了头。

    等走近一瞧,我更加不可思议起来,问他说:“六祖师傅,你怎么回事?”

    “我?老了呗。”何六祖捻须而笑,看上去神情自若,可他脸上的沟沟壑壑,却清晰地印证着他是真老了,仿佛有一百三十多岁。

    我给何六祖端上清茶,请他坐到他的太师椅上。

    何六祖端坐上去后,他正儿八经地对我说:“阿紫,从今往后,这‘六祖居士’居再无何六祖,而只有何再清了。”

    我惊问何六祖:“为什么?你不做何六祖了?怎么回事?”

    “我是何六祖的时候,我就是鬼王和鬼王之后,但是自从你昨晚到了这里,鬼王和何六祖都决定真离开我了,我只能做回何药清的儿子何再清了。难道你就没听说过我五个月就会说话的事?其实是我从那时起,就替何六祖和鬼王说话了,前些年,何六祖和鬼王跟我还是一个人时,年纪是我的,可命根却是何六祖的。”

    “所以你一夜之间变老了?”我一下子记起来了。何六祖是光绪九年生人,如果他真活到现在,他就一百三十多岁了呀?何六祖是借何再清的真身“活”到现在的。

    “对,你领悟得真快。我这些年练功,其实就是为了守着鬼王和何六祖他们,做他们的托身。”何六祖喝了一口我端上的清茶说,“但是不管我如何练功,我都守不了了,我只能做回何再清,让何六祖,还有鬼王都脱壳而去。”

    “这么说,从今往后,你半点通阴术都没有了?”我一片惊讶,眼前的何再清象个长寿翁似的,手上只欠一只王母娘娘赐的寿桃了。

    “对,但是,给你赎身的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鬼王昨晚跟你在一起,对吗?”何再清反过来向我打听鬼王的事,因为何六祖和鬼王从昨晚开始都从他身上脱壳而去了。

    “鬼王昨晚的确跟我在一起,你想知道什么?”我一边给何再清摆饭,一边回他问话。

    “鬼王有说你是真童身,还是假童身吗?”何再清计划在我斋戒二十一天后给我赎身,他得弄清楚这个,不然,他无法给我赎身。

    “这个事跟你给我赎身有关系吗?”我反问何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