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赎身何其难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5本章字数:1238字

    在何再清失去通阴术之后,我对他给我赎身的事得更加慎重。

    “当然有关系了,如果你是真童身,我怕是请回何六祖和鬼王,都无法给你赎身。”何再清忽然变得不象过去通阴时那么从容淡定了。

    “为什么?”我急问道。

    “因为如果你是真童身,你极可能是犯了天条、被贬职人间的仙童,你的身份比我和何六祖都高了呀!我在你面前做法是无效的。”何六祖接着说,“如果你是假童身,我就能替你赎身。这样一来,你就真的可以做回凡身,跟我何再清一样了,你嫁谁都不存在问题。”

    何再清的一番说辞,让我眼前一片光明,可我却担心我母亲阮丽江仍然缠着我的凡身。

    “你担心阮丽江对你不利,对吗?”何再清见我不开腔,又问了一句。

    “对。”在我看来,他现在是何再清了,他通不了阴了,因为何六祖和鬼王都脱壳而去了,何再清行吗?当然,我还有鬼王,何惧阮丽江的鬼魂?

    “其实,你不用担心阮丽江的。”何再清给我介绍了假童身的赎法。

    假童身就是寺院道观里的童子、童女,托了童命的凡胎斋戒过后,用一个假的纸人相赎就行了。七叔公就是为赎我凡胎而来的。我做回凡人,就用不着非鬼王才嫁了,这对我可是个喜讯,可问题是,鬼王和他的前世都对我这个童女念念不忘的话,他们愿意放过我吗?

    完了,他们不愿意的话,我即使是个假童身,何再清也未必能赎回我真身呀?

    一切难题,忽然集中到鬼王和他前世的身上,而鬼王和何六祖都脱壳而去了,鬼王如果不在我身边,我到哪里找鬼王去?我说:“要是鬼王不托你身了,我还是担心阮丽江的。”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真童、还是假童呢。”凡身何再清看着我问。

    “我不知道呀!鬼王又没跟我说这些。”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鬼王昨晚跟我说过,他的前世是个诗人,他的前世恋上了道观里的一个童女,那么这个童女身应当是假的。可是鬼王非我不娶,他是恋着我的真童身呀!我其实是让鬼王和他的前世缠上了,说白了,我身上有两个鬼相缠。

    “你再想想,鬼王昨晚都跟你说什么了。”何再清一再求证我的童身真假。

    我停下筷子,想了一会才说:“鬼王说他前世遇到一个童女,他的前世恋上那个女童了。”

    “诶,鬼王的前世太执着了,比凡间的痴男怨女还执着。”何再清忽然感慨说,“鬼王的前世要是活到现在,他该有两百多岁了,两百多年也不过奈何桥投胎,这都什么鬼哟?这么执着,做鬼也非得娶那个童女,真不愧为鬼王呀!”

    何再清此时还不知道,我身上其实缠着两个鬼。

    “可不是,鬼王他前世真是太执着了。”我忽然不想跟何再清说太多鬼王和他前世的事了。毕竟,鬼王的前世是因为前缘未了才缠着我的假童身的。但是,如果我真是天上的仙童被贬人间,何再清不仅赎不了我,反而因此害了何再清。

    何再清不再问鬼王和他前世的事,他吃过午餐,要回房休息时,他对我说,“阿紫,给你赎身的事,一时急不来,鬼王要是愿意跟你透露你的童身真假,你得记好这事,等你叔公来了,咱们再商议,还有二十天呢,这段时间,你得守住这份清闲,别想太多事。”

    “我知道了,再清师傅。”我从始得叫他“再清”师傅了。

    何再清为我赎身不成,反而让何六祖和鬼王都脱壳而去,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