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真身无法分

    更新时间:2018-11-15 20:25:12本章字数:1130字

    第二天,何再清一起床,他就发现我无精打采的,仿佛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问我昨晚睡那么早,是不是做了梦了?才显得没精没神的?我小声对他说:“昨晚,鬼王回来了。”

    “鬼王他真回来了?他上了你身,跟你说话了?”何再清眼睛一亮,大喜而笑。

    “呃,他的确回来了,他受伤了,你的判断是准确的,他一个晚上都不敢再出去,就藏在我身边。”我是后半夜起风后醒过来的,但现在,我相信鬼王一早就抱着我睡了。

    “他跟你睡一张床上?还是上了你身?”何再清想知道得更多。

    我不知道鬼王过去是如何上了何再清的身的。如果说何六祖也是存在的,那么何再清过去那么多年,他是一身三命的,不仅鬼王托了他的身,而且何六祖也托了他的身。

    “呃,这个有区别吗?”我不想对何再清说出我跟鬼王是睡在一张床上,还是他上了我的身、跟我说话,毕竟,这是我跟鬼王的事,道破天机的话,鬼王以后也许就不找我了。我好不容易等来鬼王,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当然有区别了。”何再清瞪着我,解释说,“如果鬼王上了你的身跟你说话,这说明你的童身是假的,未来他托身某人娶你就成为夫妻了,我得恭贺你不久就有夫君。如果鬼王只是跟你睡在一张床上,这说明鬼王有某些不明的顾虑,你跟鬼王的事,得你跟鬼王了结,我再清即使替你赎身,也只是尽鬼事,摆平阮丽江而己。”

    “呃,再清师傅,你不要那么悲观嘛!鬼王他真的跟我说话了,他又抱又亲的,哎呀!你干吗要知道这些?我要是跟鬼王成了亲,你不也希望吗?”我有些恼怒何再清非得打破沙锅,问得一清二楚。

    “好,好,我不问你这个了,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多云却不下雨,我得给你采萱草,晚上你得好好泡上两个时辰,更要睡好,不许想东想西的。”何再清说完,丢下我,去叫了我七叔公陪他去后山作业。

    早餐过后,我有了一些精神,就在院子里看书,鬼王再次过来抱我,我能感觉到他是从背后楼住了我的,不仅亲我后胫,还绕到面前,亲了我的嘴唇。

    我对鬼王说:“再清师傅他明天就给我赎身了,你可记好了,你不许出来捣乱,就让再清师傅得尝所愿。对了,六祖师傅他投胎去了,对吗?”

    鬼王没有亲我,我说:“我问你话呢,要是六祖师傅脱壳去投胎了,你得亲一下我右脸。”

    一阵风吹来,落在我的脸上,继而停在了右脸上,我确信,何六祖真的投胎转世去了。而鬼王和他的前世是恋着我的真假童身,才不肯过奈何桥的,我说,“六祖师傅都这么做了,你和你的前世,这是为何呢?我的童身就那么值得你们滞留人间?”

    鬼王吹了我一脸冷风,继而钻进了我的胸口,一会才将我抱了起来。

    这是鬼王在对我的真童身示爱呢?还是鬼王的前世在对我的假童身示爱?我知道鬼王的前世不忍离开我的假童身半步,而刚才抱我的鬼,可能是鬼王,也可能是他的前世诗人。

    “你是我的王呢?还是路过道观的诗人?”我让鬼王亲我的左右脸,以确定是谁在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