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父女起矛盾

    更新时间:2018-11-15 20:25:12本章字数:1169字

    我遵照何再清和七叔公的吩咐,下午三点多到家后就将鬼头刀挂在了我的房间内。

    恰好周茂才回家找烟抽,他一瞧我这架势,说什么也不接受,还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更何况我请的是一个鬼呢?神仙都保不了他,我却带一个鬼回家供着,指不定那一天服待不周,这个鬼就会兴风作浪,让我们全家都不得安宁。

    “但是鬼王,我已经请回来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周茂才的话是有道理的,可这事我答应何再清了,七叔公也认可,才反复叮嘱我做好这事,我哪能半途而废呢?

    “那你自己供它好了,我没有这个闲钱。”供神请鬼得有供品,周茂才舍不得花这点钱。

    “也就初一、十五供一供而己,买点肉,最后还不成了你的下酒菜?”我就不明了这事了,周茂才过去那么信鬼,将我许配给鬼王,他居然不同意这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买点肉就不用花钱了?那你知道我这些天拿什么下酒吗?”周茂才十天前就因为在岗喝酒一点事,他让高雷化工集团的物业服务公司给辞退了,已经摆了一个星期地摊了。

    “我哪里知道你拿什么下酒?”我在大岭山呆了二十四天了,这个月就剩一个星期了。我去厨房看个究竟,厨房里只剩一点米了,其他的食物都一概缺着,冰箱也是空的。

    我问周茂才:“你怎么回事?没下酒菜,那你干脆戒酒好了。”

    从周茂才的角度看,我今天一点都不体凉他,但我知道,是他将我养大成人的,尤其是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周茂才既当爸,又当妈的,现在又要供我读大学,非常不容易的。

    “我怎么回事?你爸我下岗了,这回一点收入都没有了。”周茂才几乎冲我吼了。

    “下岗了?”我是万万也没想到,周茂才之所以下岗,是因为我在大岭山斋戒时得罪了侵犯我的李鑫。李鑫为了得到我,他从大岭山回来后买通物业公司经理,先给周茂才下了套,然后借故将周茂才辞退了,才补两个月生活费,不到三千元。

    “对,下岗了,爸在大门口外面摆了个地摊,你回来时没看到?”周茂才以为我知道了这事。其实,我回家时坐了的士,没注意大门口外面。

    “我没看到呀!你卖什么了?”摆地摊算什么?早些年,京城里的教授还摆地摊卖鸡蛋呢。我没有告诉周茂才,我有时其实也用周末时间练摊的。

    “修单车。”周茂才说完红了脸,他一定觉得这事很丢人的。

    “修单车?现在还有人骑单车、修单车吗?”周茂才这脑子,他怎么赚钱养我?我也头痛,心想他要是有钱,也不罢弄这个营生了。

    “有,当然还有了,只是你学费,爸现在只有两千元在手。”周茂才想做维修电力车的生意,可是不够本钱,还有就是我下个学年的学费还没有着落,这事愁死他了。

    “我去看看银行卡。”我忽然想起鬼王给我下聘礼的事。要是银行卡里又有了钱,何须周茂才担心这点事?我掏了钱包,拿了仅有的一百元给周茂才,让他买供品,今天必须将鬼头刀给供起来再说。

    “我又没钱给你,你去看银行卡,银行卡就有钱了?”周茂才有些迷惘地看着我,在他看来,我卡上的钱都是他给的,我不找他要钱,是我平时是省吃俭用,将书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