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为争存钱罐

    更新时间:2018-11-15 20:25:12本章字数:1125字

    我笑了笑说:“我去瞧瞧嘛!没有的话,我就在家干一个月。”这个暑假还有三十五天。

    “你别干傻事哟!”周茂才的话意,我听出来了。

    我怎么会贱卖我自己呢?我说:“你才干傻事呢,我先去瞧瞧银行卡,你去买个鸡回来。”

    “你还真要供鬼王呀?”周茂才又跟我拧起来了。

    “我们必须供,马上去买,二、三十块而己。”我说完飞身出门。

    到了银行柜员机那里排队,我心里忽然变得惴惴不安,如果没有钱,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除了先借钱和赚职,我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前面取钱、存钱的人走后,我将银行卡插入,一查,银行卡上多了八千元整,加上过去的余额,是八千一百三十元。奇了怪了,难不成,鬼王真对我下聘礼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虽然这笔钱还不够我下个学年的费用,但是,我足可以喘过这口气了。

    我从卡上取出一百元,心想这八千块钱正是我下个学年的学费呀!现在就差住宿费和我的生活费了,谁打给了我这笔钱呢?鬼王给我下的聘礼,这可能么?绝无可能。

    进大学时,由于手续不全,我的助学费一分钱也没能办下来。如果这三年的学费都不是我爸给的,这些学费一共是两万四千块,除此之外,哪些钱是周茂才给我的呢?

    我急匆匆回家,想问个究竟,可周茂才出去了,也许去买鸡了。

    于是我再次下楼,去我四年前住过的那间平房,想寻回我过去的那个存钱罐。但是平房已经由高雷化工集团物业公司出租给别人了,正好女主人也在,我说明来意,要求进去瞧瞧。

    “都四年多了?这里还有你的存钱罐?你骗谁呢?”女主人不让我进去。

    我家从这间平房搬到十五幢的单身公寓时,我得的梦游症刚好不久。我现在才想起来,存钱罐里应当有两、三百元的,如果能找到,就够我和周茂才这个星期的生活费了。

    “你不相信?那你看着我嘛?我跟你说,我不乱动你家的东西的,就找我的存钱罐,它是猪红色。”我给租赁户女主人介绍了一下。

    “那也不行,我家正好也有一个锗红色存钱罐,你想讹我吗?”那女主人用话拦我,我一时傻了眼,我想我进去找到的话,两人也说不清呀?我的举动勾起了女主人的贪念。

    “我说的是真的。”我心想我真嘴笨,怎么就先说存钱罐是猪红色的呢。

    “让她进去找吧!我来替你们作证。”这时来了我的老邻居许琴阿姨。

    许琴和她的儿子林海扬一直住在这间平房的隔壁,过去与我是邻居,大家管她儿子叫阿扬,而我管她儿子林海扬叫阿扬哥哥。我读初中时,曾经好几次坐了阿扬哥哥的单车去上学。那时阿扬哥哥上高中,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退学了,出去打工了。

    “你作证?谁要你作证了?我家的存钱罐就是猪红色的。”女主人瞪了许琴一眼,不接受这个建议。这时,女主人的老公回来了,问我们是怎么回事?

    那女主人一一说了,男主人反而说他们家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存钱罐,让我进去找。

    “你疯了?老杨头,我们家明明就有个猪红色存钱罐,你居然让一个外人来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