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永不放过你

    更新时间:2018-11-15 19:25:10本章字数:1608字

    夜色浓重,些许的薄雾飘散至整个城市中,开遍整个角落的栀子花似乎是开成了一张巨大的织网,密密麻麻的似乎将整个城市都缠绕在了一起。

    淡淡的花香聚集在一起,让满满的整座花园尽是栀子花的气息。

    “嘭!”的一声!

    悠的,一道枪声打破了这寂静的夜晚,惊醒了无数的保镖。

    训练有素的保镖,迅速的集合在了一起,寻着枪声跑去!

    栀子花园最深处,瘦弱的女孩正拿着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抵住了少年的脖子下面,而左手背到了自己的身后。

    女孩的身后,那只左手上面正拿着一把手枪,手枪口处还冒着些许的白烟,证明它刚刚被使用不久。

    她要挟着少年,一步一步的往后面后退着。

    保镖跟着脚步一步接着一步的接近着女孩子。

    女孩再一步接着一步的后退,已然被逼到了角落里面,再也没有半点后退的机会了。

    女孩挺直了自己腰板,面对着这些人。

    “来啊!谁敢靠近着一步!”

    或许是因为寒冷,也或许是因为初次的做着这种事情,她浑身上下都忍不住的颤抖着。

    尽管这个样子但是那双腥红的双眼中带着满满的倔强和坚定!

    以及一股同归于尽的决绝!

    用着最为尖锐的水果刀头,对着少年的喉结,仿佛她只要稍微的一个用力,少年就会立即的当场毙命!

    “小姐!您这个何必呢?明天就是你和少爷的订婚典礼,你这个样子威胁着少爷的话,又是何必呢?”

    保镖有些无奈的将眼神看向了“人质”。

    “人质”脸上竟然没有采取一丁点反抗的意思,就这样一直的被女孩用水果刀威胁着。

    眼睛里面带着不可思议的镇静!

    那样的反应似乎是很放心女孩不会对着自己做出那些事情!

    “没有什么订婚典礼!我告诉你们明天没有什么订婚典礼的!”

    女孩子有些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那头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的贴在自己的脸颊上面,苍白的嘴唇上面也因为缺水泛起了白边。

    保镖有些为难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只是奉命保护着这位未来少奶奶,可是只是稍微打盹的一个功夫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是让老爷知道的话,恐怕他们一个个都要辞职来负责!

    就在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被当做的“人质”的少年悠的张开了嘴巴,不急不缓的说着:

    “心心,你看看你又胡说八道了。请帖已经发出去了,你胡闹也要有个度才行。”

    那低沉的如同琴弦划过大提琴的声音,却带着些许警告的意味。

    “王俊凯!我告诉过你了,没有婚礼的!”

    女孩咬住了自己的牙齿,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人给狠狠地咬死!

    一次次的竟然把自己当做一个傻子一样的玩弄于鼓掌之间!

    怎么自己看起来就那么的好笑吗?!

    就活该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被你们这个样子的玩弄着吗?!

    女孩子的情绪十分的激动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拿着的水果刀有些锋利,轻轻地真的只是轻轻地,不小心的划过了少年那修长如瓷器的脖颈,立即的鲜血顺着他的脖子留淌了下来,一不小心的滴落在了那白色的衬衫上面,犹如一张好看的山水泼墨画被人粘上了污渍!

    鲜红的鲜血滴落在白色的衬衫上面。

    “滴答!滴答!”

    一滴接着一滴,在她那白色的衬衫上面迅速的晕染了开来。

    瞬间的演变为大片大片的血迹!

    少年的脸色瞬间的一变!

    “哐当!”

    女孩子手上面的水果刀,从她的手上面滚落了下来,滚落在地面上面。

    女孩子重心不稳的跌坐在地上。

    胃里面一阵翻涌着。

    血!血!

    好多血!

    好多恶心的血液!

    “闭眼!”

    少年几乎是一个反手的就捂住了女孩子的眼睛。

    黑暗挡住了女孩子的视线,一阵淡淡的薄荷味道笼罩住了女孩子,为她挡住了那浓重的鲜血!

    这个笨蛋!

    晕血!

    “少爷,你的伤口!”

    保安惊呼!

    少年用另外一只手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夜再次的变为安静,安静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悠的!

    一股湿热从少年的手中传来,少年来不及诧异,直直的将自己的视线看着女孩子。

    “就不能够放过我吗?”

    那卑微的语气里面满满的都是哀求!

    她在求着这个人,求着这个人能不能够就这个样子的放过自己!

    “放过你是吗?”

    少年的嘴角上扬起一个笑容,反手的直接的将女孩子拉起,直接的拥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立即的那股薄荷味道更加强烈的笼罩着自己。

    少年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着:

    “永,不,放,过,你!”

    那几个字带着强烈的占有欲!

    一滴清冷的眼泪从她的眼中掉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