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男人所求

    更新时间:2018-12-20 16:45:11本章字数:998字

    韩嬷嬷说到这里,红红的眼圈里既愤又羞,脸上的神色交错复杂,似有万语千言,却双唇紧闭再不肯多吐一个字。

    可话已至此,即便再无解释,顾梓璐也已明了顾婉秋的娘亲后来发生些什么了。这世上但凡男人所求,不过权、财、色三字罢了。

    顾婉秋的娘亲既是失势的顾家主母,自没有什么权可被旁人图谋,所以她才会搭上最后的嫁妆银子来买通奴才保女儿的性命。可即便花了大笔的银子,她依然不甚放心,那除了钱她还能拿什么来买那奴才的忠心自是可想而知了。

    当家主母,竟被奴才要挟凌辱,且这样的事情出了一次,她就有短处拿在那奴才手里了,以后还不知那奴才要怎样的没完没了呢。至此,顾梓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她原以为这个顾婉秋真如旁人所言在顾家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奴才都能欺上三分的空头嫡小姐。却不想顾婉秋的背后竟还有这样为她忍辱负重的娘亲。只是可惜了,顾婉秋的娘亲把自己的什么都搭上了,却终究也没能还回女儿的一命。

    想到这些,顾梓璐也是心下一叹,再看韩嬷嬷极力隐忍克制的样子,一时也不忍继续追问下去了,便缓声道:

    “韩嬷嬷,娘亲为我所做的,我都记在心下了。我定是不会辜负娘亲的一片苦心。你且等着看,这萧府之内我顾婉秋定要立出一片天地。他日待我有了保身的能力,那些欺辱过娘亲和我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此仇此怨,此生必报。”

    “小姐... ….小姐.... ...老奴... ...老奴替... ...替夫人.... ...谢... ...谢过小姐了... ...呜呜呜... 呜呜呜... ...”

    韩嬷嬷从没想过自家软弱无主的小姐有一日竟也会立下如此冷辣狠绝的毒誓,虽这样的小姐再不是夫人一直喜欢的乖巧贤淑的样子,但韩嬷嬷却觉得如今这般才是对了。韩嬷嬷更以为小姐能大彻大悟,全是因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看明白了世事所至。因而她对这样的小姐,是既欣慰又是心疼。悲感交加下,除了俯地恸哭磕头韩嬷嬷竟再找不出别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韩嬷嬷其实是顾婉秋的母亲韩秀玉带去顾家的陪嫁丫头。因韩秀玉对她最为放心,才在生下顾婉秋后专门把丧夫丧子的她招回做顾婉秋的乳母。是以韩嬷嬷对顾婉秋母女都有很深的感恩之情,眼瞅着顾婉秋母女在顾家过的十年生不如死,对顾家的三等的下人都要处处低眉顺目,韩嬷嬷心下也是压了十年的苦。如今在顾梓璐面前一朝道出,竟是哭的如江河破裂般再不能控。

    可顾梓璐看着这样的韩嬷嬷,眼底却是一片清冷。她从不相信眼泪能解决什么,自父亲过世后她就再也没流过眼泪。如今见到韩嬷嬷这般痛哭流涕,她除了安静地等待韩嬷嬷慢慢自己收拾自己的感情,别的一句话也不多说。